巫嘎 ⊙ 宾至如归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一首主题先行的诗

◎巫嘎





有时我提醒自已:你很久没有写一首新诗了
朋友们也给我留言:期待你的新作
(有太多的诗,太多了,
但仍然少了一首诗,一行诗)

还有,窗外的雾霭、雨雪与阳光
交替,混杂,界限不明
几公里之外,黄河岸边的白杨树
是雾中风景

对北方的若干不适,对南方的模糊思念
不具体的思念(这是一种矫情?)
瞬间是天黑,你一身黑衣
静坐于对面
我将开口,你又突然消失
——如同爱情,有时是你我互换角色

12月,在石家庄,从出租车里看到飘雪
“高中时在走廊上看见它
像来自深渊的精灵,
又兴奋,又害怕”
自由的雪粒,街上骑单车的人群
翻滚着前赴后继,生生不息

济南,一夜之间雪铺在地上
高矮不一人民的屋顶上
而朵渔在天津,拍下了
窗外警察局的雪
那雪将永不准融化

吞下它,一团又一团
直至真相大白——
那统一的粉刷一新的墙壁
我这样才能对你说得清
廖梦君之死吗?

有时我夜不成寐,有时我酣睡在山东省
有时我在抽烟
正午短暂
因而避免写下一个警句——

大时代里一个三流的业务员
他的梦想是回家种水稻
(我父亲的职业,正当、人道,
在北方是种玉米和棉花)
他每天都在与自已搏斗
(有一种叫双手互搏的武功)
而,日日起床似乎丝毫未损

现在是岁末年初,是写一首诗的好时机
写一首主题先行的诗
无尊严中表达尊严的诗
而它最后将是一首无主题的诗
无力的诗
2007、1、1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