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杰 ⊙ 我是个兴许去过南方的上海女人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情色•卢浮水鸟

◎沈杰




初冬,薄云层,不成形状的人流
玻璃金字塔发出三面盾牌的暗光

我花十分钟看完一只落地的水鸟
看它如何向虚空打开粉红稚嫩的口腔,喉结
曲曲伸伸,配合着
五线谱上一段干冰烟雾般的节拍
直至把巨物安全吞进

这其间,我面前陆续飘过几个巴黎女人
香烟从她们的嘴唇荡回大腿外侧,这时
水鸟饱食后栖于花岗岩台阶,跳
两格,再跌三格

我爱她们的满不在乎和大步流星,假如
我长在她们的国度,我会走得蹒跚或更好吗?
嬉皮、新浪潮、癔症、女权,这些词汇
从上世纪源源流来又流去,偶尔
被硬物阻滞一小会

从一本有大量插图的书中,我注意到我爱过的
所有的人现在都成了别人的:丈夫或父亲
移居于这个城市的几处普通公寓
螺旋式楼梯,他咕哝了声“对不起”

他摆弄偶人,煤气灶上搁着梨形眼睛的女人
而煞费苦心装扮的情侣在身边走动
还有他,鼻尖正对着早报,用几乎滤光了
上海口音的法语,停顿,手指摩擦
纸张,嗓音仍然好听

水鸟腾起,它之右,卢浮宫顶部一个人面雕塑
远远的我感到了他长须之中的五官
摩西在西乃山上就是那种神情,那雷电
残留在我的肌肤上,就只是黑白格羊毛围巾往脖子后
甩过时掀起的那点儿风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10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