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乐 ⊙ 我们暂住在地球上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电影里的青春和爱情》 1

◎天乐



《电影里的青春和爱情》 1

天乐/文

  《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里的配角滑头,经历了一场小规模的腥风血雨,人生开始转折,有了质变,青春也随之散场,散场的,还有主角小明小四。小明更搭上自己一条命。滑头的原型后来考上幼校,并觉得真正的教育对象是少年,毕业后成为一名青年教育工作者,他写这样的文字:我叫华光复。在杨德昌的电影中我叫“滑头”,我泡过小翠和小明。我的家在牯岭街,我在这里工作和居住。民国五十年夏天,我们的好兄弟小四,在这里刺死了他的马子……

  导演杨德昌在另一部电影《麻将》里说:“这世上很多人都不知道自己需要什么,就等着你去告诉他需要什么他才真的需要什么。”是如此强悍,也借此话,纪念这位理科出身计算机硕士软件高手的大导演杨德昌,他的《一一》我认为是电影的一种完美。

  《夏日遗失的27个吻》。“有时我真想杀了你。” “那其它时候呢?” “其它时候我只想永远爱你。” 这发生在两个14岁少年的中间。女孩因为爱看月亮,被她的爸爸称为“从月亮上掉下来的女孩”,她叫西贝拉。青春期的米奇,发现父亲和他认为是自己女朋友的西贝拉,有亲密行为,米奇拿起猎枪,对准父亲,一声枪响,西贝拉的夏日生活也结束了。军官用大炮在轰远处的一棵树,树下有他的妻子和别人作爱,炮永远是打不准的,匆忙的红裙子,和另一个白白的男性屁股在逃跑,镜头拉近:军官醉醺醺的大笑。这一切开始,源于镇上即将放映一部被禁的知名情色电影《艾曼妞》。

  大岛渚说过,青春是极其伤身的。

  《洛丽塔》,多少人的洛丽塔。“洛丽塔,我的生命之光,我欲念之火,我的罪恶,我的灵魂。洛-丽-塔:舌尖向上,分三步,从上颚往下轻轻落在牙齿上。洛。丽。塔。”这段像魔鬼一样的文字,依附在中年男子亨伯特的身上,他要为恋情复仇,何尝不是青春的范畴,他完全做到了,并且引起全世界道德家们的恐慌,其实爱情发生在任何一个星球上,更何况年龄和称谓间,洛丽塔来到中国,被翻译成《一树梨花压海棠》,美妙的事物无论走到那里,都轻盈无比。

  波兰斯基的《苦月亮》注定是两个人的电影。如果月亮代表爱情,那爱情就是苦的。苦月亮里,我们都喜欢报复,挖空心思,用肉体和心灵最残忍的方式相互折磨。但最后相互结束生命,并不能给观众带来什么,或许导演也只是想给观众一个交代。至于要交代什么,似乎已不是他的事了。

  不能不提《巴黎野玫瑰》。据说是许多人的最爱。爱情的一切,在这里都是那么疯狂狂热、纯粹又纯洁、极端又极致,渴望完美的心在现实中不断撞击,自残成了唯一的选择,我们的女主角贝蒂疯了,结束是解脱,她执爱的管道工人佐尔,让她停止呼吸的瞬间,佐尔同学有没有写作才华,小说有没有出版,已经微不足道。当爱情遇上无邪的人,尤其女人,那绝对是一场难以想象的灾难和梦幻。

  《御法度》是惊人的。处处弥漫着死亡的味道,这味道像一粒药片,裹着一层薄薄的甜味,这甜味,就是青春的残忍和杀戮。觉得《御法度》只是在讲同性恋故事,那你被迷惑了,“御法度”是“戒律”之意,反之是青春无戒律的,压抑和诡异,才是着魔美少年加纳的青春佐证,美貌永远是爱情最初的催化剂。

   这个地球上,很多导演都是属蜘蛛的,大导演罗伯特·奥特曼就是典型的一位。他的电影经常同时展示多个对话,有意让其交叉、重叠。这部电影,不是很青春爱情,但他们的行为方式如此雷同。

    《银色性男女》又名《银色,性,男女》,这就好象画家达利,又名达利食品一样。公论讲,《银色性男女》不算罗伯特·奥特曼的主要作品,187分钟,我分两天,看了两遍,《银色性男女》是一部必须看两遍的电影,里面有温暖的地方,如被车撞了的小孩回答的问题,偷情的警察爸爸回心转意给孩子找会小狗,糟糕的老男人获得了老女人的爱情;也有不温暖的地方,如家庭主妇一边做家务一边做电话应招,三个钓鱼人面对女尸的讨论,也有惊艳的地方,那女孩在游泳池边脱掉衣服跳下去,女画家在接受老公盘问三年前出轨事情衣服不小心弄湿后脱掉后完美的弧线及完美的体毛,要是我倒演,就加上一段内衣在前戏的有效用途及感观功能的讨论等。一只母蜘蛛的一生,得意之处肯定不在于为公蜘蛛生了多少孩子,而是自己的裁缝手艺,编织了一个完美的网,片子结尾那一场有惊无险的地震,就是网的中心点,生活和该片一样,真实、松散、感动和欺骗并存。
                                            待续 。未经..请勿. 谢谢。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