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杰 ⊙ 我是个兴许去过南方的上海女人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婴儿脸酒吧里的女人

◎沈杰



都会是些什么人物什么角色来到这儿
东歪、西倒,身份不明,往几个钟点里
茫茫然地加入金粉和乙醇

她们司空见惯,直接从金属幕墙里
迸出,腋下掖着张着火的海报,操着
坏人的语言、漆黑的语言;她们若有所失
已经各自跳进灯光的湖里,扭动
半小时,眼睛乜斜像刚刚哭过
嘴巴猩红,像刚刚吻过

空前的嚣张、空前的热烈、空前的撩人
特别是我们这几个女人长着四肢和脑袋
神秘尤物,年龄:三十,职业:体面
迎风屹立,被耀眼的元素充满
高脚凳下一片萦绕纠缠的沙漠曲线
玻璃杯子里,悬空的热带风光

骰子晃动,哗哗,在杯底停住,五点
输者认罚“嘿衰哥,再来一瓶芝华士”
午夜前所有人都不稳了,如此
魅力的心碎的夜晚,又如此密集的
人类,真是无懈可击——亚马逊河
鳄鱼一口下去,满是轻浮或俏皮
丝袜和胸罩重重叠叠,排队
洗手池像营队里的马槽

相互,她们都无法辨认她们各自
刚刚穿着进来的服装了
她们的眉毛高扬,她们的脸
慑魂夺魄形同欢场女子,她们的
心弯曲、膨胀,贴近了高跟鞋
和古老布艺沙发角落的黑暗,贴进了
小保安用对讲机诉说的那种危险的关系
一只黑天鹅伏在栏杆上,短裙下
腿笔直白皙,呕吐物喷洒

只是在灯光渐渐暗下来的时分,有人
无声地啜泣并妆扮一个婴儿的脸
浦江水像以往那样流动,对岸的光柱扫过
初夏和东方明珠塔的大小圆球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10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