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江 ⊙ 我从不正眼看人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我荣幸地登上了“庸诗”排行榜

◎徐江




              我荣幸地登上了“庸诗”排行榜
                                    ——《文化人的“百慕大”》之二

                                                      徐 江

本来想在《文化人的“百慕大”》的第二篇里,谈谈文化人在诗歌话题前的尴尬与理念矛盾,但忽然有一点为难:既谈尴尬和“矛盾”,肯定要举两极评价都很悬殊的作品为例,提出一首诗好的评价还好办,提负面的,许多人会不愿意。恰在此时,网上出大事了:以南京几个文人为首评选的“2007庸诗榜”发布的消息,本人一首诗荣幸地当选为年度亚军。这么一来,恰好解决了我的难题。

中国的诗歌传统源远流长,千百年来,文人们无论是否写诗,话题中必定有极大一块跟诗歌夹缠不清。古代还好,文人谈诗,虽有天分、境界、诗艺上的区别,总还有大抵相近的美学趣味罩着。可到了上世纪“新诗”出现,一切都不一样了。“新诗”不想再引经据点,想尽可能地再贴近一点当时的日常生活和喜怒哀乐,也想在语言中能更自由地发挥作者的想象力。这后一点,是跟古诗的美学追求根本不同的。

但“新诗”在追求诗歌解放的同时,也带来了思维混乱,因为诗人们所借助的那些洋师傅,时代不一、美学追求各异,有的甚至相互矛盾,再加上当时的资讯匮乏、放在世界性视野下的诗歌史教育基本为零,这就给诗歌读者在“古典—新诗”的鸿沟之外,又增设了新诗内部不同美学理想间的鸿沟。所以一百年来的诗歌,从自由诗、新格律、民歌体、广场体、朦胧诗、第三代、泛学院、民间写作、现代诗(许多人误称为“口语诗”),几乎每一波潮流兴起,都折射了社会和历史的巨大变迁、人文趣味的激变,都包含了对上一代诗歌的修正和颠覆。诗歌的美学种类越来越细分,但一线诗人受到的责难、误解甚至敌视、恶搞,却也就越来越多。以本人赢得亚军的“庸诗”为例,这首诗只有四行,分两节——

《杂事诗•抢自〈花火集〉》

邻居大办丧事
和尚唱了一夜

头一次这么近
领受佛乐熏陶

字面看带点自嘲和反讽:一个人,被邻居家办丧事时吹打的佛乐打扰了一宿。深层的意义则有两层:一、国人目前所普遍存在的,在处理自己的私欲时,对他人生活的不尊重与侵犯。二、哀悼死者的佛乐,本来寄托了生者对逝者的缅怀和去彼岸的祝愿,但这缅怀和祝愿,此刻却伤害着我们此岸的生活。这里面,藏了我的一点惋叹。

诗的题目说明一下:《杂事诗》和《花火集》是我近年陆续在写的两部巨型诗集。前者是以一种自由的方式,描写诗人跟生活乃至整个世界的微妙关系。后者所收的则都是两行体短诗,上面这首诗本来是作成两行,但后来发现写成两节,放到《杂事诗》里能表达得更充分。一本诗集抢了另一本诗集的素材,这有点像武侠里的左右互搏,让我觉得好玩,于是就用了“互文”的技法起了此题。这样一首诗,在我看来,无论如何是“不庸”的。现在竟然成了“不不庸”,正可以用来证明我上面说的,诗歌理念的进化差异所导致阅读中敌视、恶搞的可能。

关于这首《杂事诗》,有两个题外话:一、每次我敲“庸诗”这个词,电脑里先冲出来的词是:“勇士”。二、我在一年前撰文批评过那个“庸诗榜”对李伟的一首好诗进行恶搞的行径。况且在我看来,无论是他们去年评选的“诗性人物”萨达姆和王菲,还是今年的汤唯等,都与诗歌没什么关系,属于文人的媚俗与扯淡。

(注:本人为特约专栏,如有想选用者,请于四天后再用。否则作者保留追究权利,谢谢配合)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