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执浩 ⊙ 荡漾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6首近作

◎张执浩




长篇构思

我准备这样开始写这部长篇:
“如果一只狗开口说话,你会有什么反应?打它,落荒而逃,抑或洗耳恭听?事实上,你是寂寞的,而它常常有一副高谈阔论的表情:抬起头来,摇着尾,眼睛里荡漾着交流的汁液。很长一段时间,我不敢与它长久地对视,尽管我曾经这样假设过若干次:一旦它开口,我不会让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白白失去;我甚至将打过若干遍的腹稿抄写在纸上,我甚至在内心深处将这样的对话演练过若干回,我甚至悄悄模仿过它的表情,以便我们的交谈不会有任何顾虑……可我还是担心想象变成现实。”
我准备这样讲述这个故事:
“一个贤惠的男人,一个日常生活中的烈士,一个把绝望当作今生唯一希望的丈夫、父亲和情人,他的每一天都可能成为传奇。”
我准备这样生:
在写之前,先像他一样活一遍。
如此传记,不着一字,一文不名。
                                      2007-12-6


无题

我正在拉开与故乡的距离,越来越像
一个死无葬身之地的人
越来越像
手边的这把钢卷尺
你们看不见我身心分离之苦
拉锯般的刻度
在黑暗中,冰凉的,以毫米计的
生死时速
你们能看见的
是我回来了,带着被酒精浸泡过的舌头
蜷在你们的目光下
越来越像
回了家
                      2007-12-19


今年的最后一首诗

你问我在干什么
告诉你,我在揪羊毛衫上的小毛球
你问我在干什么
告诉你,我在和自己过不去
我在难过
为这堆杂碎而活
为这双裸露在寒夜里的赤脚而
找鞋子
我梦见过柏油路、羊肠道
却从来没有梦见过
这样一双鞋子——
大于脚,等于脚,仿佛
你赤裸的怀抱
                2007-12-21

乒乓

你从来不打乒乓球,但喜欢听
乒乓的声音:“乒,乓”、“乒乒,乓乓……”
夜深人静,一个人
在两个世界里弹跳
不是太高了,就是太低

每次你都反驳了自己,每次
你都这样说:“生活空虚,生活到底!”
一个人的游戏变成了两个人的
而乒乓球只有一个

有时候,命运会显形
在几乎已经趋于停顿的心跳声中
在你摸到心窝的那一刹那

乒乓球被高高抛起
药丸溶解,缓缓地,消弭于
生活这杯白开水
耳光响亮
你的爱好全是杂音
                       2008-1-2


木马颂

我的电脑坏了,木马横行
这是我自找的。我需要
暂时断绝与外界的联系
专注于微苦的舌尖
久违了,眉头紧锁的苦行僧!
现在我才意识到
每一具身体都近似河豚
我和你的差别仅仅在于
我早已开肠剖肚
而你依然完好,保持着
百毒不侵的样子,这样子
真好
木马在我的世界驰骋
永远和你没有关系
永远是这样:舌头伸出去
打湿了自己的嘴唇
                  2008-1-11
虚拟的晚宴

我的温度降下来了
现在,和你持平,不再存芥蒂
瓜果新鲜,莲藕干脆
鱼从冰箱里出来
肠胃空如大海
现在,我们拿起刀叉,会心一笑
像一对夫妻,越来越像
被命运过早摁在餐桌边的那两个人
小心地拨弄鱼刺
“当心!”“当心!”
我的膝盖在桌空下遇到了你的腿
其实,那也是我的腿
我步行到此,与时光保持着
前所未有的一致
                    2008-1-1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8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