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沙 ⊙ 落荒而逃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像风一样轻

◎沙沙



《像风一样轻》

像风一样轻,转瞬间
眼前的事物,消失无踪
明天替代了今天,新年
刷新着旧年,当你脱下
棉袍,裹在病体里的繁花
一片片零落,春天已经远去
梦,此时像一个迟钝的怀旧者
在追忆的夜路上,数着一颗颗星辰
坠落:本不是我所愿,生活使我木然
仿佛皱纹增生,风吹出满湖涟漪
在你的身体里繁衍,蹑手蹑脚的
时光,宛若幸灾乐祸的小丑
看着你沉迷于虚无的远眺,掩口失笑
听着你用慢走改变爱的频率,颔首称许
你站在汹涌的河岸,却不能够接受
洋流的引领,‘土地让我忍住泪水’
你借用小丑的口吻。天,灰朦中透着
一丝蓝意,风撕扯蕴满积雪的彤云
你深入暮年——像风一样轻

2008/1/11/


《我的2007》

我的2007,正在消失
像一块移动的黑色星体、一节断裂的
枯枝,一片能喂养我的面包,慢慢地
雾化了、走远了、离开了,我还什么都
没有做,还没有为该记住的
找到纯净的笔墨,为该抛下的选定
深沉的墓穴,我的2007就要成为
数字组合的称谓,丢弃在角落里的
明星台历,冰冷的长短句
分行排列,没有韵脚和规律
——一条铁石心肠的
河流,此时看不到它的来路和归途
冲刷又弥合礁石的凸起、伤痕、疼痛、悲喜
让经历平淡为记忆,而未来
是必须踏入的迷途——

2007/12/20/


《冬眠》

霜冻之后,黑云遮挡住的
天空,被大风撕扯着蒙在
高山上、河流上、干黄的草叶上
树叶坠地时,有了流星般的
闪光和轰响,你蜷起身体
仔细地掩藏着你脆弱的胸膛
贪婪的眼睛,还有你的

头颅——这个椭圆型的器物里
有那么多你无法辨认、不能丢弃的
怪东西:一团淡紫色的迷雾,你说
那是希望,一节深红色的
冰柱,是你蜿蜒走过的道路
‘红尘有你’好像是你
曾经唱过的歌,封堵在远方

还有,还有些什么?在你渐渐变冷
的身体里鼓荡着、诉说着、奔突着
你按捺住自己的脉息,减少心跳的次数
冻结那些蠢动着的痴心和妄想,最后
让你周身的皮肤包裹上厚厚的鳞甲

终于可以抵御大风雪的严冷了,你关闭
眼睛和嘴唇。安详、孤寂如垂暮的老人

2007/12/10/


《在深夜》

在深夜,你没有
可以依靠的肩膀,灯光
一盏盏熄灭,花朵渐渐地
褪色,树叶的喧响
只能靠冷风的尖啸
分辨坠落的方向,你听着
聚拢的人们,纷纷离席
像结束了一场盛宴,在冬天
寒号鸟裹紧自己的羽毛
血管封冻之后,谁还能
再把屋檐下悬垂的冰凌,揣进
怀里捂热?生活是被七彩浓雾
涂抹着的灰色岩石,大雪
过境,你才能看清
它的阴冷、尖利、遍布泥尘
你所能抱住的,永远都是
瑟缩着的你自己,仿佛
枯树抱住了风——

2007/12/3/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