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生 ⊙ 远方,火车,红杜鹃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天象论

◎玉生



    你就像黑暗中的一只飞虫,注定飞入这片稀落的领域,我的平静为你而破。

    亚里士多德说过,生命自从诞生,即为最后的目的而奔其前程,直到它灭亡而后已。万物在发展之初,总是显著于物质的表现,而隐藏着式因与极因。生物如一草一木或一禽一兽,须待到成熟阶段,它们的形式(本因)才被认识,必须抵达临终的时刻,它们所以生世的目的(极因)才得昭明。

    或许我不该对他人有任何过多的要求,表达自己的观点,应尽量用平静的心情对待。穿过繁华的闹市回到住所,一个人,回想很多过往的人和事,我心里想告诉每一位远方的朋友,很多人已经渐渐失去了联系,但是我心里会常常想你们,我爱你们。

    一年又将过去,远方的游子会有突然之间想念家乡冲动吗?买一机票吧,明天穿过高空蓝天白云,飞回去吧,当你抵达脚下的大地,那是多么幸福的事啊。

    又一次,登上了家乡的山岗。阳光灿烂,山茶花洁白如雪敞开,仿佛打开了童年的记忆。野菊花开满了山坡、坟茔旁,一个人静静地默哀,静静地离去。

    生活,已经把我们青春的菱角磨平了。此刻,正好小妹从家乡发来短信:“哥,生日快乐!H  appyBirthday!”,恍然醒悟,今天是12月6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