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生 ⊙ 远方,火车,红杜鹃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再见,二零零七!

◎玉生



六点时刻的凌晨
我从密密麻麻的写字楼里走出
穿过商场冰雕的圣诞老人
冷风扑面而来
独自一人 我走在杂乱的大街
又熟悉地穿越天桥
回到栖息的角落
在黎明来临之前 我选择沉眠

二零零七年冬天
最后的沉钟就要敲响
这座城市 是这个国家的心脏
黑鸦鸦的人群,来到这里
黑鸦鸦的人带着失落和忧伤离开
黑鸦鸦的人在这里不断辗转和迁徙
闭上双眼 你能否分辨出祖国的东西南北
火车昼夜开动 穿过万仞山河

昨夜我又在梦中见到你
渐渐苍白的发髻那么逼真
让我想起年轻时候的你
一切意念里就是一瞬间
让我徒然悲伤并怀念死去的姐姐
怀念家乡山岗盛开的野菊花
从某个角度 俯瞰村庄的安详

时针的转盘飞速
从二零零七到二零零八
仅是一辆火车穿过两个省界的瞬间
一声刺耳的汽笛
一阵冲锋陷阵的哨声
把我从梦中唤醒

2008年1月12日修改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