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树大人 ⊙ 鸟国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哪里的玉米熟了

◎小树大人



1

早晨十一点才醒过来。像是被时光遗忘了。日光在玻璃窗上明晃晃的。
一直晕晕的梦着,有一丛士兵在院子里扔催泪弹。对面的杀手,拿着一把曲尺,站在砖混楼旁,蒙着左脸,他手上有一枚银钻,很漂亮。

在这之前,我还做过许多梦,许多都不是那么漂亮。
在醒来与入梦之间,我又做了许多事,以至一些年过后,许多记忆深刻的梦就成了一场经历,而某些想被遗忘的事件却被判给了梦乡。比如那个杀手,我记得已经梦见他好几次了,让我怀疑他是否就在我的周围,在我的生活里踏实的存在着。虽然看不清他的样子,但我熟悉他的味道,他使用的枪,口径的大小,以及它远远的望着我的眉毛。我感觉自己的头像一枚樱桃,随时可能被一柄百米之外的弓刺成一朵粉红的笑。

我的确不大清楚,第一次梦见他是什么时候了,应该是更早以前。那天夜里我住在一家旅馆里,接到一个匿名的电话,告密说他要来杀我了。接着我背对着月亮翻出了天窗,但却离谱的想换一家旅馆继续睡觉。那是一个奇妙开始的梦,他一直没有把子弹送出膛外,而我一直在路上,我觉得那种逃逸的感觉很美。梦的两边是幽深无边的玉米林,月亮下面泛着绿色的光。我像一只受惊的马达,在逃跑的时候还一直想着,哪里的玉米熟了。

2

我想我一定在梦里曾经想过,玉米地里是适合做爱的。一定是玉米的形状,给了我暧昧的幻想。
它们成熟之后,就会脱开衣裳跳出来,叶子向两边生长,像唐朝仕女穿过的宫装。某些玉米,也一定是愿意扮演男性的,所以下面长出了更长,也更为神秘的绒毛,长长的茎杆在风里摇摇晃晃,影子也随之一起叠叠合合,轻轻撞撞。

我在月亮地里看见它们的时候,模样光滑无比,像蛇刚从他们的青衣上爬过一样。我想我也一定曾在梦里停下来过,想象着一条蛇从自己裸体上爬过的感伤,它的皮肤凉飕飕的,但我却悄悄的勃起了。如果后面没有人追我,我想我或许会和那条蛇一起睡觉。是的,就睡在那片风过不留痕的玉米林里,天顶是一弯银红色的弓,它的箭是温柔而近视的,给了我一个瞄不准的夜,用足够的时间去想明白,到底自己做错了些什么。

我曾经在梦里真的那么干过,和一条蛇躺在绿叶上,用一种瓢虫的眼神试图让月光数清我的点数,证明我并非害虫。后来我又睡着了,又在梦的梦里梦见了那个杀手,他又追了上来,于是我又逃走了。

3

我不尽知道庄子的梦里曾梦见过些什么,但他有一个梦还是很出名的。
在公元前三百年的某一个夜晚,他在梦里化成了一只悠然自得的蝴蝶,醒来之后,才发现自己躺在榻上,于是他一直揣测着,到底是自己做梦化成了蝴蝶,还是蝴蝶做梦化成了自己。

在梦里逃走的路上,我有时会试图想象,那只宋的蝴蝶曾真的在公元前的某个夜里来过梦里,又做了一个梦想成真的梦,从此变成了逍遥的庄周。在梦的国度里,时间从来都不是用尺来测量的,它所依据的,仅仅是梦的历法。假若我遇见那只蝴蝶,一定会在它入梦之前先做一个梦,梦见自己化成那只蝴蝶,再在它的梦里偷梁换柱,化成庄周。

但当我像庄子一样惆怅的醒来,我还是在这里。两千年的差别是,在梦里我一直没有梦见蝴蝶,或许,这条路上的人,也从未梦见过。我的面前,只有一条渐渐由青到黄的路,我依旧一直在梦的中间问,哪里的玉米熟了。


    2006.1.25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1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