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驼 ⊙ 我的心不再是一颗诗人的心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我们谈起了B.C.……

◎骆驼






——我们谈起了B.C.
又一个年终
还在赴会的路上,地铁车厢
我已经希望写出一首古诗

我知道我无从完成创作
我只是在按键上机械地进展着
就像一缕微光感染了获释的囚徒
我的写作散出干瘪的烟盒那枯燥的芬芳

尖厉的刹车
半轮明月,冬天的一束神经
我回不到那里
我们不再指称的时日

你出现了
这一寒夜,北风中
是一杯酒的尽头
一杯酒所能念响的最真澈的音符

一杯酒来到血管的终点
在心底,回忆的组曲
你在那里
没有继续衰减


苦海滩上,安乐曲……
虽然夜深了
在昆虫长眠的硬土表面刮过的风
带起了一阵呼啸

我怀念你,B.C.
虽然我们的友谊在时间的切削下
变成了废墟
找寻它们的努力已如此无力

凭借逼迫在头顶的星云
我确信
我们都还确信
——


夜深了
在我们悄然衰老的途中
在羊群躺卧的大地
在缠裹着神的指引的迷津之上

不通过虚拟的世界
我们也将重逢
就在那里,在逻各斯取代的
心灵的渺小之内


而我们今天谈论的B.C.,
他的无效生活
以及我们更多的无效
依照的法则,遵从的命题

世上的一切。
在我无所针对的笔下
都将暂停片刻
在我们被运送的线路穿破的时瞬

只是
我们不能叫夜更深
不能叫头更白
不能让朋友长留灯下


                                             2007-12-30
                                                   子夜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