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国 ⊙ 天空是个秃子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战胜祁国/默 默

◎祁国





  今天,诗坛战国鼎立,烽烟弥漫,据可靠情报,许多鬼头鬼脑的诸侯们图划着先冒犯祁国,然后吞并祁国,继而战胜祁国,最后征服祁国。
  经过多年的处心积虑,他们已经侦察到祁国的国情:硕大的头颅是祁国的首都;飘逸的长发是拱卫首都的禁卫军,无比忠诚;1.86米身高辽阔的疆域,是他取之不竭的诗库;绵绵不绝盛产诗篇的是他肥沃的手掌。

  冒犯祁国?用什么冒犯?用我们那些枯燥乏味的诗作,去冒犯祁国那些幽默出众的诗章猛将?那是不堪一击的,祁国是冒犯不得的。
    “作爱做到一半/突然懒得动/就趴在上面看起了报纸/看报纸其实也没什么意思/只是想找找上面的错别字。”
  这样的诗篇,你冒犯冒犯看?

  吞并祁国?用什么吞并?用我们那些故作深沉的诗作,去
吞并祁国那些潇洒自如的诗章剑客?那是痴人说梦,祁国是吞并不了的。  
“这一天/各个国家都空无一人/都出国去了。”
  这样的诗篇,你吞并吞并看?

  战胜祁国?用什么战胜?用我们那些卿卿我我令人呕心的诗作,去战胜祁国那些天籁般的精兵?那是蚍蜉撼大树,祁国是战胜不了的。
  “油条排在油后面/法律排在强奸后面。”
  这样的诗篇,你战胜战胜看?

  征服祁国?用什么征服?用我们那些视野促狭的诗作,去征服祁国那些深得汉语要领的诗章僧军?那是自取其辱,祁国是征服不了的。
  “一个人玩着吊环/一个人梦到了杨玉环/一个人戴上了耳环/一个人被安装了一只节育环。”
  这样的诗篇,你战胜战胜看?

  经仔细考察,祁国的众诗敌后来发现一个惊人的秘密:祁国诗歌的题材,宛如燕国的众胡杂居,和谐又生机勃勃;祁国诗歌的情调,宛如秦国的国土,弥漫着骨子里的苍凉;祁国诗歌的瞬间激情,宛如楚国长江中游的激流;祁国诗歌的精神深度,宛如鲁国肃穆的泰山;祁国诗歌的语调,宛如吴国江南的三月,流畅练达。

  多少人不愿接受这个秘密呀:博大的祁国就是原来整个战国。现状已经不用再预言,谁企图操刀持戟迎战祁国,等待他的一定是不战而败的结局。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8月

 

©2000-2023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