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匡政 ⊙ 叶匡政的城市手记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小说馆(6首)

◎叶匡政



小说馆(6首)

■ 1951年,丑儿送粪

太阳辣点,你活该
没半个人影儿
你活该
脚走得生疼,你活该

丑儿敞开坎肩
补丁摞着补丁
好劲儿都使给了粪车
车咣当咣当响
人从不做声

冤不冤
也不冤
爷爷地主,丑儿活该
人受穷,天黑得快
喝口稀粥又一天

■ 夜行太湖县

拖拉机开着,整夜吠叫着
不愿消失,那是因为我
尘土把它包得多么严实
仿佛我的心
  
仿佛我不如它的一只轮子
只要打点气
我就不了解它们了

■ 逍遥游
  
我要造出一个舞台
我丢失的激情在那里
每件道具都是一个词
每个词承受一种压力
  
像在夜半的杂货店
我买回想要的东西,匆匆拿到
昏黄的灯下
带着惊喜,把它们一一摊开
  
■ 养生主
  
早安,纸币。别像狗耳朵那样
耷拉着
别耷拉到我喜欢的程度
早安,黑暗。我从床上
高高跳起
只为让两脚落回原地
  
早安,耳朵。早安
另一只耳朵
他是白天的推销员
她是晚上的酗酒者
早安,孩子。早安
祖国。我不是
孩子
所以我轻信了你
  
■ 齐物论
  
他们不是灌木,是人
虽然
也把阴暗的那面对着大地
虽然也长尖锐的刺
  
一个少女跪下倒酒
一只蚊子叮住我的笑
他们吸血,我哼唱
月亮,月亮,快从灌木中升起!

■ 纠正
  
   1
我心中的笔尖包含着这条喧哗的长街。
风越过一间间店铺呼喊。
  
既然无人注意街边的绿色,
冬青树就陷入漫长的昏睡。
  
啊,爱!我们愤懑地活着,
──因此它带着一切发亮的东西。
  
   2
黄昏的光线,
松驰了楼房与大街锋利的直角。
  
上面:落日的气味每天不同,
仿佛久久不变的生活的伪证。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6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