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硕 ⊙ 往虚处走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我亲爱的叫春猫(一些)

◎钟硕



        ●我亲爱的叫春猫 Ⅰ
 
带着铁钩,你立在蓝光里哭
黑乎乎的,就像非得在春情里濒死
 
你一直哭啊哭的。到后半夜
你哭成了和人间毫不相干的物什
 
什么才是拯救你的事物呢?
一份古代的祝福?野史之前?
 
都知道真正的大森林
上弦月,只放光不照人
 
支点、节点上的等啊
这时间之外,谁又饲养过你的春?
 
现在,我正借用你的声响
莫名惶惑地,拖拽人类的夜色
 
 
 
●我亲爱的叫春猫Ⅱ
 
一束,又一束,喉咙里下着沙
你出声缓慢,你只顾向前
你只走直线。那对门的池塘
真的又绿了。你的模样
那些低音区的沙
像是要去扑灭一场春风
 
哦,我的小傻猫
扭着执拗的小蛮腰,你走了很久
我们遥遥相对
在毫不相干的节点上
忽然连成了一体。是的
只有我清楚你的简单
 
只要被舔舐
你的春天就会有快乐
 
你的同伴早走了
剩几行春光在水面上奔突
哦,我的小傻猫,不是我的
是偷生者心里的一汪碎玻璃
还有观望者的小动作:不断撩起缺口
以足够的粗暴和平整
 
 
 
●我的植物品质
 
我最熟悉的地方
三月还在路上,你也在路上
无论梦蝶或是蝶梦,只要我一眺望
杜鹃花将骤然开放——
 
那是怎样的一种路径
以怎样的一种永不停止,又
无人懂得的爱?
 
那一簇簇绽开的红啊
多少年月都在岸边,哭着奔跑
不是委屈,不是倾听
是为了香气低迷,依傍偶然的细雨
下在一排排柔软的柳树上
 
是为了造化的玄奥全然被托出
为了这样一排排光亮的景
必将要成为大雾,才能穿过
我如花一样的体腔。就此
我才能够去到远方。才能一出神
骇燃惊起那只粉蝶——
 
那梦和生死本来平等
只有这灵物可以偶然地抵达
是的,它只是信仰偶然
而我必将盯住它的偶然
必将把它看成软体的模糊
盯住它,填充它,我必将改变它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10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