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方 ⊙ 沈方的诗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论生活

◎沈方






论生活






人只看见想看的东西,
推销员看见他想看的东西,
妓女看见她想看的东西,
那些连警察也不想看的东西不知在哪里?
乌鸦看见它想看的东西,
而那些已经被人看见的东西
如同你忧伤时看见的一样。



没有一个人在记忆中死去,
即使一辆汽车在雨中,
没有人闯进一本书,撞在树上,
没有人在衬衫上像一粒钮扣,
没有人将手伸向二十年前的某件事,
即使不可思议,即使一个人变成悲哀的形象,
没有人在绝望的重压下,
在他曾经停止的地方留下一个世界,
没有人是一只飞鸟,即使七月
天空如此奇怪。



谁能够像真理将时间变成谬误,
谁能够摇晃,给我灯光,
而黄昏摧枯拉朽,痛苦为什么如此优雅?
谁能够像我,向沉睡的快乐
投入一块石头,如此心满意足。
谁能够像倒塌了的偶像,
谁能够告诉我忧郁无所事事,
谁能够浑身颤抖,像突然拔掉电线的机器。
谁能够道出神圣为什么穿着衣裳,
谁能够像遥远的自我若有若无,
直到可有可无。



所有辛酸的日子都有不为人知的幸福,
死去的人都有无法说出的秘密,
而秘密是没人相信的事情。
夜半的风吹响树叶,
所有的铁钉离开木头,独自去腐烂,
我们不懂泥土如何爱一颗种籽,无助地献出,
在石头与石头之间传递。
总有一天,所有的死人都要回到人间,
而秘密将永远留在往日的生活。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6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