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儿 ⊙ 月光的白色药片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十一月诗章

◎冰儿



《虚构与在场――浴火之冰》

火逼近冰,并不存在谁享受谁受难的问题
而你假设了这个场景,其实是想亲眼目睹
一种天然的坚硬,被如何转化为温情地流淌
水晶的内部结构,又会发生怎样从质到量的变化?

因此你有意放慢虚构的速度,使火的接近类似一种仪式
并思索,那种在炙烤下化为一缕青烟
升腾到云端之上的状态
究竟是一种痛苦,还是幸福?

事实上,你感受到火的舌头浅尝即止,并没有发展为火的牙齿
冰与火之间,那缓慢上升的温度正停止在
某种纯粹的高度

尽管这在意料之中
但你还是心有不甘:那些越逼越近的火焰,真的只是为了填补
银子被时间耗损的光芒?那些发生在内部的
爆炸和坍塌,难道仅仅跟心灵的碰撞有关?

火苗逐渐黯淡,进一步地证实看来已不可能
你于是放弃虚构退回纸上
让退缩作为一种立场
继续维护你终生热爱的品质
并坦然公开这些,火在纸上留下的焦灼

2007-11-2



《酒事》

酒事之一

某月黑风高之夜,我看见一群
林中奔跑的豹子,那充满动感的和谐来自
某种节奏地默契
那是我第一次被一种美折服,并忍不住向树上鸟儿打听其中奥秘
受惊的鸟儿们振翅授予我暗语:
“与其用身体去拦截一段火,不如让火滚动在喉咙深处”


酒事之二

被一种液体烧灼的快感,类似与蒙面者玩杀人游戏
大部分兵临城下的场合,我都习惯整装上阵
而不屑采取有背我风格的迂回战术
任何一个身怀绝技之人,都必须与叫酒精的高手过上几招
才能验证功力深浅
这是我衡量他人技艺的标准,其实自己心里也没底
空有一腔江湖儿女的豪情
想起某夜在台下观看一场
远处波涛汹涌,近处桃花盛开
东风与西风猝然相遇的肥皂剧
我并不为自己作为观众没有及时全身而退感到羞愧
后台铺张的月色与前台四溢的白色泡沫都足以说明
刚才进行的仅仅是一场酒事

2007-11-6


纸上祭坛

多年来,她醉心于在纸上砌墙
醉心于铺张月色,挥霍夜晚
醉心于喉咙起火,身体失水
她睡着奔跑醒着做梦
让身体与紊乱并行,在文字里过云端上的生活

她夜夜数星星做尽人间代数几何
却为删除滩上最后一排脚印费尽心
被黑衣蒙面人追杀多年,她不得不穿激流,过苇荡,隐姓埋名远走高飞
在废墟上潜修轻功,在波浪中苦练剑术
不齿于破坏建设,只为孤岛或可绝处逢生

她一边赞美玛瑙石之光鲜剔透,一边感叹栏杆之锈迹斑斑
键盘上敲打的尽是天上云雨之事
手机按键却在人间绕着圈子打逛语
她心存羞郝啊,那些生无体温死无灰烬之谜面
至今无人给出谜底

一个比喻,他是风,熟谙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她是雷,热衷于在人间制造乌云和闪电
秋已面目全非,心事裸露是迟早之事
但悲秋之人苦于无法参破岁月魔法,时光迷宫里转了一重又一重
暗语既对不上,何妨将这肉身当成一具标本
将解剖刀交与四季,交与日月星辰
且看:何谓肝胆相照,何谓心醉神迷
且看:血管非用以控制血液走向,正在接通生死桥梁

一个有赴死决心之人,何惧生?
一个历经几番生灭的人,早已无须向撞碎的波涛寻找“痛彻心肺”
指甲剥落,长发断裂
落日坍塌都是陈年旧事
如今她浑身充满静电,身心彻底分离而不必再纠缠冒烟的诗句
铁器不离身而无须以一张白纸来证实誓言谎言
无视大海汹涌,也不管谁家江山失守
让英雄美人各自去叹息,让时间亲自受煎熬
若问,这世间电分子与电离子能否各得其所
答:凡有生之年触电身亡者,必进入生生世世的纸上祭坛
2007-11-11



《游戏或比喻》

来做个游戏:为活着的个体作若干比喻
我们首先会想到“肉体”一词
其次是忍耐的钟摆或者空着的站台
还会想到沙漠,睡着的草原
等待开发的原始森林
独立的城堡,高度自治的国家
那个国家的人民习惯在午夜炼钢
我们因此想到正在淬火的铁、混血的水银、火焰中的海
如果海代表吞噬,那么我们还会联想到
那种永不露面的闪电,它既不点燃也不熄灭
既不停止也不洞穿
干耗着,与最初的个体对峙
直到那活者被剥夺被抽空站不住脚
至此,我们为掩饰想像力的枯竭
而制造的上述假像也自动取消
2007-11-19



《悬梯》

她想在枝叶间猛然划上一笔,将阳光删除
守住整座果园的秘密。

事实上,敞开或遮蔽都不足以构成诱惑的根源
主动采摘,还是顺其自然掉落,才是眼下的困扰所在
三秒钟的迟疑有微微中毒的感觉。
又想要高处的优美,又怕一脚踩空的危险
还想尝试身体慢慢抽空的悬念

他问,“为何不抽身而退呢?”她不答,扭头看窗外
阳光下,一场仪式正在进行
她听见汁液流淌的声音,光穿越黑暗内部的声音
树根向下生长的声音,此时都汇集成枝条燃烧的噼啪声
仿佛一种焦灼,仿佛无法摆脱某种紧张关系

又一场无功而返的游戏。
后来她一直琢磨是否有解决问题的第四种方式
不是人升高一点,不是梨降低一点,更不是将树连根拔起
但取来梯子仍悬而未决啊,问题如果不在梨,与梯子何干?
问题如果在梨,再长的梯子又有何用?

2007-11-21



《生死场》

“你我都是同一舞台上死而复生之人”


月圆之夜适合练习倒立滑翔
比如此刻,我们被身体牵引
跟某束追不上又摆不脱的光捉起了迷藏
光掀开布幔欲藏身于笼,瞥见笼中猛虎按兵不动
纸上谈兵固然不错,但此时要的是锣鼓敲响
下一刻果然有人亮剑台上,横挑竖刺无非想唤醒猛虎兽性
猛虎巧妙施展腾 挪、躲、闪之功反客为主
于是一方步步紧逼,一方节节败退
混乱中有人踩到我的脚,后退中我又打翻了谁的热水瓶
黑暗中有人大叫“好戏还没开始呢”
那些急于观看高潮者却在激动中冲上前台
揪出大幕背后的驯兽狮,一个手势就掀翻了江山和大海
眼看场面失控,有好事者趁乱搬了虎笼连夜潜逃
作为虎笼钥匙的惟一持有者,有人拿剑抵住了我

2007-11-27



《空之传说》

此刻大海空着,并不意味着它没有见识过真正的水手
也并不表示它没有接纳过最壮观的轮船
一只从高处向它俯冲又急速撤退的水鸟
滩上涌起又退下的沙砾,都领教过它内功的深厚
你这个自诩为大海之子的人应该感到羞愧
一座空海在你眼前横亘了这么多年竟毫无觉察
还问大海有多深?深是表象,空才是实质
它的空,是那种不设栅栏的空
但并不表示它没有豢养过猛兽,也并不意味着自由没有限制
那空,是一种丧失了呼吸与心跳的空
是恨不得立马有人投海或溺水的空
但你不能据此说它没有包容过伟大的灵魂
正如不能看见一个徒手之人就断定他没有携带暗器,从而否定他身怀绝技
它肯定有自己的性子和脾气,并只醉心于自体产生的香料
这么多年它拒绝了无数试图赞美的嘴唇,无数试图安慰的手
就是明证。或许只有一只装满水的桶
或一个颤栗的身体,才能与这废墟和遗址般的空相匹配
像惟一那次,我亲眼目睹有人潜入水中憋气足足十分钟
也许他从未想到,自己一次可有可无的练习
却填充了一个关于空的传说
2007-11-29























































































































































































































































































































































































































































































































































































































































































































































































































































































































































































































































































































































































































































































































































































































































































































































































































































































































































































































































































































































































































































































































































































































































































































































































《虚构与在场――浴火之冰》

火逼近冰,并不存在谁享受谁受难的问题
而你假设了这个场景,其实是想亲眼目睹
一种天然的坚硬,被如何转化为温情地流淌
水晶的内部结构,又会发生怎样从质到量的变化?

因此你有意放慢虚构的速度,使火的接近类似一种仪式
并思索,那种在炙烤下化为一缕青烟
升腾到云端之上的状态
究竟是一种痛苦,还是幸福?

事实上,你感受到火的舌头浅尝即止,并没有发展为火的牙齿
冰与火之间,那缓慢上升的温度正停止在
某种纯粹的高度

尽管这在意料之中
但你还是心有不甘:那些越逼越近的火焰,真的只是为了填补
银子被时间耗损的光芒?那些发生在内部的
爆炸和坍塌,难道仅仅跟心灵的碰撞有关?

火苗逐渐黯淡,进一步地证实看来已不可能
你于是放弃虚构退回纸上
让退缩作为一种立场
继续维护你终生热爱的品质
并坦然公开这些,火在纸上留下的焦灼

2007-11-2



《酒事》

酒事之一

某月黑风高之夜,我看见一群
林中奔跑的豹子,那充满动感的和谐来自
某种节奏地默契
那是我第一次被一种美折服,并忍不住向树上鸟儿打听其中奥秘
受惊的鸟儿们振翅授予我暗语:
“与其用身体去拦截一段火,不如让火滚动在喉咙深处”


酒事之二

被一种液体烧灼的快感,类似与蒙面者玩杀人游戏
大部分兵临城下的场合,我都习惯整装上阵
而不屑采取有背我风格的迂回战术
任何一个身怀绝技之人,都必须与叫酒精的高手过上几招
才能验证功力深浅
这是我衡量他人技艺的标准,其实自己心里也没底
空有一腔江湖儿女的豪情
想起某夜在台下观看一场
远处波涛汹涌,近处桃花盛开
东风与西风猝然相遇的肥皂剧
我并不为自己作为观众没有及时全身而退感到羞愧
后台铺张的月色与前台四溢的白色泡沫都足以说明
刚才进行的仅仅是一场酒事

2007-11-6


纸上祭坛

多年来,她醉心于在纸上砌墙
醉心于铺张月色,挥霍夜晚
醉心于喉咙起火,身体失水
她睡着奔跑醒着做梦
让身体与紊乱并行,在文字里过云端上的生活

她夜夜数星星做尽人间代数几何
却为删除滩上最后一排脚印费尽心
被黑衣蒙面人追杀多年,她不得不穿激流,过苇荡,隐姓埋名远走高飞
在废墟上潜修轻功,在波浪中苦练剑术
不齿于破坏建设,只为孤岛或可绝处逢生

她一边赞美玛瑙石之光鲜剔透,一边感叹栏杆之锈迹斑斑
键盘上敲打的尽是天上云雨之事
手机按键却在人间绕着圈子打逛语
她心存羞郝啊,那些生无体温死无灰烬之谜面
至今无人给出谜底

一个比喻,他是风,熟谙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她是雷,热衷于在人间制造乌云和闪电
秋已面目全非,心事裸露是迟早之事
但悲秋之人苦于无法参破岁月魔法,时光迷宫里转了一重又一重
暗语既对不上,何妨将这肉身当成一具标本
将解剖刀交与四季,交与日月星辰
且看:何谓肝胆相照,何谓心醉神迷
且看:血管非用以控制血液走向,正在接通生死桥梁

一个有赴死决心之人,何惧生?
一个历经几番生灭的人,早已无须向撞碎的波涛寻找“痛彻心肺”
指甲剥落,长发断裂
落日坍塌都是陈年旧事
如今她浑身充满静电,身心彻底分离而不必再纠缠冒烟的诗句
铁器不离身而无须以一张白纸来证实誓言谎言
无视大海汹涌,也不管谁家江山失守
让英雄美人各自去叹息,让时间亲自受煎熬
若问,这世间电分子与电离子能否各得其所
答:凡有生之年触电身亡者,必进入生生世世的纸上祭坛
2007-11-11



《游戏或比喻》

来做个游戏:为活着的个体作若干比喻
我们首先会想到“肉体”一词
其次是忍耐的钟摆或者空着的站台
还会想到沙漠,睡着的草原
等待开发的原始森林
独立的城堡,高度自治的国家
那个国家的人民习惯在午夜炼钢
我们因此想到正在淬火的铁、混血的水银、火焰中的海
如果海代表吞噬,那么我们还会联想到
那种永不露面的闪电,它既不点燃也不熄灭
既不停止也不洞穿
干耗着,与最初的个体对峙
直到那活者被剥夺被抽空站不住脚
至此,我们为掩饰想像力的枯竭
而制造的上述假像也自动取消
2007-11-19



《悬梯》

她想在枝叶间猛然划上一笔,将阳光删除
守住整座果园的秘密。

事实上,敞开或遮蔽都不足以构成诱惑的根源
主动采摘,还是顺其自然掉落,才是眼下的困扰所在
三秒钟的迟疑有微微中毒的感觉。
又想要高处的优美,又怕一脚踩空的危险
还想尝试身体慢慢抽空的悬念

他问,“为何不抽身而退呢?”她不答,扭头看窗外
阳光下,一场仪式正在进行
她听见汁液流淌的声音,光穿越黑暗内部的声音
树根向下生长的声音,此时都汇集成枝条燃烧的噼啪声
仿佛一种焦灼,仿佛无法摆脱某种紧张关系

又一场无功而返的游戏。
后来她一直琢磨是否有解决问题的第四种方式
不是人升高一点,不是梨降低一点,更不是将树连根拔起
但取来梯子仍悬而未决啊,问题如果不在梨,与梯子何干?
问题如果在梨,再长的梯子又有何用?

2007-11-21



《生死场》

“你我都是同一舞台上死而复生之人”


月圆之夜适合练习倒立滑翔
比如此刻,我们被身体牵引
跟某束追不上又摆不脱的光捉起了迷藏
光掀开布幔欲藏身于笼,瞥见笼中猛虎按兵不动
纸上谈兵固然不错,但此时要的是锣鼓敲响
下一刻果然有人亮剑台上,横挑竖刺无非想唤醒猛虎兽性
猛虎巧妙施展腾 挪、躲、闪之功反客为主
于是一方步步紧逼,一方节节败退
混乱中有人踩到我的脚,后退中我又打翻了谁的热水瓶
黑暗中有人大叫“好戏还没开始呢”
那些急于观看高潮者却在激动中冲上前台
揪出大幕背后的驯兽狮,一个手势就掀翻了江山和大海
眼看场面失控,有好事者趁乱搬了虎笼连夜潜逃
作为虎笼钥匙的惟一持有者,有人拿剑抵住了我

2007-11-27



《空之传说》

此刻大海空着,并不意味着它没有见识过真正的水手
也并不表示它没有接纳过最壮观的轮船
一只从高处向它俯冲又急速撤退的水鸟
滩上涌起又退下的沙砾,都领教过它内功的深厚
你这个自诩为大海之子的人应该感到羞愧
一座空海在你眼前横亘了这么多年竟毫无觉察
还问大海有多深?深是表象,空才是实质
它的空,是那种不设栅栏的空
但并不表示它没有豢养过猛兽,也并不意味着自由没有限制
那空,是一种丧失了呼吸与心跳的空
是恨不得立马有人投海或溺水的空
但你不能据此说它没有包容过伟大的灵魂
正如不能看见一个徒手之人就断定他没有携带暗器,从而否定他身怀绝技
它肯定有自己的性子和脾气,并只醉心于自体产生的香料
这么多年它拒绝了无数试图赞美的嘴唇,无数试图安慰的手
就是明证。或许只有一只装满水的桶
或一个颤栗的身体,才能与这废墟和遗址般的空相匹配
像惟一那次,我亲眼目睹有人潜入水中憋气足足十分钟
也许他从未想到,自己一次可有可无的练习
却填充了一个关于空的传说
2007-11-29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