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晦 ⊙ 在实验室昏迷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葬仪》

◎蒙晦



《葬仪》

连死都不是,它什么也不是
不是一干二净的
死者留下的
已偷偷从你们眼中
流出,流成的珍珠
已偷偷溜出你们的视线
是你们不祥的目光在用力
敲,一条冻住的灰色大蜈蚣它两旁的
门:居民们闭紧门窗闭紧他们的嘴巴
像棺材盖自己爬上了它的床
封住一个明显的理由
但决不吐露:死
死就是对他们的亵渎

而他的黑棺材,正把黑夜挪用
夜的漆涂抹他,涂成
伸手不见五指的指甲
这指甲拨弄夜的空壳
而他这已死的瞎子,抓住什么
就不放手,但什么也不是
他的黑棺材,已把木材偷偷凿成深渊
把他装进一封信
(他现在什么也不信了)
你们有的是黄色的邮票,却没有
地址。你们这些
穿白布的邮差,你们的邮戳都盖到了
什么地方?
但上帝是金发碧眼的洋人
而本国的地府早就贴上了迷信的封条?
殡仪馆——该死的
用多少钱买了这么个归宿?
——“该死的”
你们这些在嗓子里宰杀畜牲的女人们
你们原来就是这么喊他
他现在死了——死给你们看
看,他那黑棺材的一头翘起
毅然飞向死亡的大铁船?

噢,如果他们还会回忆
他们的念叨就会像是钟表的战栗
如此他们可以思考,抓紧这样一个机会
在棺木里盘算投胎和未来
十足的假象。但是战栗吧战栗吧
整个队伍的大弹簧
送葬队伍贯穿旧街的一连串敲打声爆竹声
已组成新一天的钟声
在死者的耳后,敲响虚无的几下
几下?有这么个意思,说:什么都不是
连死都不是

2007.5月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