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沙 ⊙ 落荒而逃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之后......

◎沙沙



《之后......》

之后,桃花开了又落
赏花人不知去了哪里

之后,山巅上白云浮动
你已经久不登临

之后,街道变迁、河流转道
蓝衫灰裤的背影不再让你心跳变速

之后,你一张接一张地撕掉书桌上的日历
昨天、明天、还有今天,时光像
掉进石臼里的水滴,擦与不擦
都不再闪亮

之后,你身边的人越来越少
孩子去了远方,长者回到泥土
爱是不会忘记的,枫叶
飘落,被严霜袭击过的
深红,只是众多落叶中的一枚

之后,大海依照月相潮汐
月亮随着季候圆缺,你不再
观望,机场越建越多
你不再为远山准备翅膀

之后,你蹒跚走过
那么漫长的一段寂寥的日子
之后,你看到墓冢上盛开的
黄色雏菊,一辈子只想为她
唱一首深情的歌,却丢掉了
抒情的声音

之后......


<夏天越走越远……>

不知不觉中,黑夜
拿走了留给牵手、散步、归家
甚至相拥作别的黄昏,细小的
白色花朵隐去身影,葫芦藤停止生长
花园缭乱,树叶由绿转黄
打着旋的风,从空旷的田野中
赶来,清扫滞留在街道上的脚步
话语、落叶、秋虫的低鸣
此时,大地敞开深处的寒冷
一轮圆月,泻下清水一般的光亮
包围着你,静静地
打磨出暗影和枯树的臂膀
你不再说出:剥落、坍塌以及断裂的尖利
夏天,越走越远……


《不能忽略,那些虚无的梦想》

不能忽略,那些虚无的梦想
在春天,花朵把大地唤醒
在夏天,雨水把暑热消散
秋天里瑟缩的小雏菊,温暖土地
越来越深刻的寒冷,大雪的夜里
我该虔诚地向生活
讨教:一颗莹绿的星星是否
能把暗夜点亮,能否在

惊醒后,双手还握着爱的温度
身处深谷,眼睛仍注视遥远的光亮
当时光封堵道路,落叶把我带走
河水依然流淌,大树递增着年轮
我像一棵被尘土掩盖的小草
只有山风将我慢慢地翻动——

此时,我的亲人们,你们会
记起我的长发、我的笑靥、我
无以为继的诗歌。你们会把
我不复存在的肉身,盛装在
一个虚无的名字里,轻轻拖动——
仿佛不能忽略的,飘忽的星光


《没有月亮的夜晚》

这时候的黑,给黑暗赋予了
更多想象——
草叶可以生长
雪花可以堆聚
秋风吹过树梢的沙沙声
可以混同于春天的雨

可以在立冬之前
焦灼地记挂远方,可以
像孩子们一样天真
默数光亮与光亮,如何在
黑暗中激烈地碰撞,可以说
生活消隐在更加浓郁的夜幕里

可以伸出五指,体会
炉火渐渐温暖,土地慢慢丰厚
一个人的心跳,正缓缓地
走在路上,就要冲口而出
就要触摸到——
零度以下的冰层身后,命运
从容临近的脚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