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靖东 ⊙ 阳光豁亮,适合裸奔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此在主义就是事象主义,就是自主语言主义

◎武靖东






     此在主义就是事象主义,就是自主语言主义

      ——《此在主义》(诗歌年刊)创刊号发刊辞暨我们艺术立场的简短声明
           (2007年11月)


  此在主义(Daseinimus),原名俗世此在主义,创立于2003年12月。它是生活在21世纪中国当代现实社会中的一部份具有艺术探索精神的诗人——我们——的诗歌美学观和人生态度,它主张诗人要以自主语言言说人的当下的体历,用事象呈现人的生存况味,它的精神实质决定了它在当今是诗人朝向诗性生活的一种新看法、新活法、新写法。“在自己的生活里生活,用自己的汉语言说”这两句话足以揭示它的内涵。
  此在主义肯定此在主义,否定非此在主义。
  作为一种旗帜鲜明的诗歌立场,此在主义是以反对本世纪初叶流行于诗坛的各式各样的“口水”诗歌、陈词滥调诗歌,反对诗歌中的装饰性意象手法、平面化结构诗歌文本,反对伪人道主义、虚幻的理想主义为出发点的。它所提出、倡导并在一部分诗人写作中得到充分实践的5项主张、10条自主语言原则和10条事象原则,与目前诗歌写作中流行的小资媚俗媚铜趣味、平庸因循的学院美学、逃避现实矛盾的游戏美学、软散浅薄的口水式口语美学、龌龊卑琐的流氓恶棍美学、指指点点的旁观说教美学、复辟自欺的神性美学等等这些浊流、弊端尖锐对立。
  此在主义主张诗人要以自主语言(Independent Language)言说诗人在当下俗世的体历。今天的诗坛,数千人一张嘴就是一副雷同的口语腔调,把原本原生鲜活的的口头语感弄成“口水”瘟疫,你复制我,我复制你,打开诗歌类书刊或网坛,你可以看到数百个“假伊沙”、“假杨黎”......甚至还能看到已老去的数个“假舒婷”、“假欧阳江河”......这些李鬼式的“诗人”们——“克隆”自己、“克隆”别人、“克隆”各种朽旧俗气的劳什子,诗歌虚假作态、软弱乏力、空洞浅薄、僵化庸常.....诗人应该具有的最基本的创造精神、探索精神在他们身上丧失、泯灭。且举一例吧,有一个清醒敏锐的名叫春树的“80后”诗人,她在她自己的《我是什么时候对80后彻底失去信任的》、《我是什么时候对80后失去好感的》两首诗中写道:“那天/我见到许许多多的80后......他们 她们的穿着、打扮、说话的腔调、眼神和抽烟的牌子/都是一样的”,“一个人就能代表所有人/所有人都只是一个人/他们 她们的乖巧/是我前所未见 闻所未闻/他们 她们的集体风貌/他们 她们都应听同一首歌/喜欢同一支乐队/这就是我以前常挂在嘴边的80后/如此整齐、划一/早就学会了媚俗/尖刻/毫无前途/因此 我绝不再是80后”。事实上,比他们年长许多的相当数量的诗人还不如春树,至今未能意识到在诗歌写作中人云亦云的危险。诗人、诗歌的个性、创造性,首先和最终,都体现在语言的独特性上。此在主义提出的这一主张,在口水泛滥的当今,自然而然具有了特别重要的意义。自主语言,是一种“与在世之在的运动变化和此在者的感受体历同一的,不断趋向本真存在、以自主性和超越性使人和世界获得新的价值和意义的语言”;它是一种口语语态(Speech Form)的异质混成语言,它的具体形态就是世界和人的存在的具体形态,它几乎就是此在本身;它具有直接来自于存在真相的强烈的隐秘力量和来自事物运动的动态能量。它要求诗人以自发的创造力保持人言语的自主性——自由自在自立地说和写,不蹈他人之轨辙甚至不循语法之规矩,最大限度地脱离公共语言系统的约束和控制,革除异己的影响,达成诗歌言语的特异性,“摒弃集体语言系统中标准的、常态的语言范式”和他人的语言模式,以个人“独特的编码方式”言说人的血肉合一的特异的存在。它就是对爬行在汉语诗坛的各种油腔滑调、俗话套话、废话假话、平庸虚伪、规范华丽的诗歌的强有力的反拨,就是诗人为自己的创作确立的一种基本的自律尺度,也是自在自为写作的基点。就此而言,可以称此在主义为“自主语言主义”。
  此在主义主张诗人要用事象(Event Images)来呈现人的生存况味。所谓事象,就是“以人物的社会生存活动为艺术形象来表现人存在的艺术手法或艺术形象组织”。我们认为“人(此在者)的社会生存活动及其感知、经验就是诗歌形象的本体”,诗人从自身体历获得的事象的语言符号形态,就是自主语言,自主语言所言的,也就是此在运动变化形成的事象,二者由诗人(此在者)化合,形成独特个人的“事象—生存体验语码谱系”。我们认为事象比意象更能呈示、承载“社会历史或人的社会生活的广阔性、深刻性、复杂性、真实性、多样性、生动性”,能更好地传达此在者此在的讯息,传导(诗)人在自己的生活里怎样生活的讯息。事象就是世象、人象,必然是多维的、立体的、动态的,体现在诗歌文本上必然不是平面化、封闭式的、单中心的、线性逻辑的语言文本结构。我们力求在诗歌中“剔除装饰性、伪饰性、粉饰性意象”,抛弃“陈腐的意象思维方式”和手法来实现诗的形象化。事象的现场性、客观性、实在性使此在主义诗歌的历史性和批判性得以实现。它志事、志史而不“言志”,必然唾弃滥情、“言理”、说教,也自然而然与形形色色的文字意象游戏写作、抹粉画皮的美文写作、虚妄自闭的学院写作、鸡毛蒜皮的流水帐写作、装神布道的神性写作等等划清了界线。就此而言,此在主义就是事象主义。
  此在主义召唤此在主义者现身,召唤认同或部分认同它的探索者现身。
  我们信仰此在主义。


                                 (武靖东 执笔)

  [注]1,本文有关此在主义理论性引文均出自武靖东所著此在主义诗学纲要(I)、(II):《在晨曦中走遍大地》、《在自己的生活里生活,用自己的汉语言说》(访谈)。

    2,原《此在主义·此行诗刊》连续出版4期后,在第5期正式更名为《此在主义·诗歌年刊》。新一届流派成员为:陈宏 邢昊 铁心 毕立格 武靖东。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4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