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来 ⊙ 树叶的叶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在溪岸路》三首

◎叶来



《在溪岸路》

在溪岸路,
在身体里,
秋风落下难以述说的暗疾,像黑暗中敲打的鼓瑟,
一椎一椎刺入肺俯,
这种昨日种下的隐伤,
是给我最大的惩罚。
至此,我的不决,就像夜里的雾气
抑或烟尘,
模糊得让我看不清自己,
我就像那落叶,
冷风予我以悲。

萚兮萚兮,风其吹女。
大意是,落叶啊落叶,风啊吹动你。
就像秋风吹落许多张树叶的脸。
这里有你,
也有我的脸。
像两张病历卡,
等待内科医生的确诊,
填上彼此的痛因。

然而,似乎没有什么东西是明确的,
云或者雾,
病因或者泪水,
隐匿着对你我的探视,
其实就像是彼此眼睛的折腾,
更像彼此内心的冲突。


2007.11.5


《让我看见你含泪的雨水》

那么,还是在溪岸路,
让我看见
你含泪的雨水,尤如夜露藏起的冷霜,
有这样让我难以应付的
静默。

是的,我应该像你一样
保持缄默,
保持不必索取的寂静。
可是在这影子般
挥之不去的云层里,我们又相互躲不开
略为疲惫的倦容。

这困于秋雨里的男女,
彼此轻微的呼吸,就像缺席了天空,
隐居在不动声色中。
从而我用今晚的述说,
来深表我的歉意。

然而,这必竟无力
无力于你今日的来电,让我想起,
在溪岸路,
让我看见
你含泪的雨水,它们安放在你温顺的身子里。


2007.11.5

《秋雨》


在和光里,我使用暂住证,
身体寄在南北,
行走往东也往西。
今日下了场秋末最大的一场雨,
我认为,
秋雨有三两之重,就如我食饭仅区区二两,就能养我血肉之躯。
这秋雨,
这撕肝裂肺的秋雨,
延续了昨晚,女人发出的嚎啕:
他叫我出来上班,他这个没肝没肺的人啊。
其实,这种喧哗算不上是平常事。
我知道,
上班的岐意,
便有了坐台之说,上班之美。
我推开窗,
就看到了这等的苍凉,渐渐明透在凌晨的雨水中。

2007.11.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