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来 ⊙ 树叶的叶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微小的盛放:26—39

◎叶来



26、《大侠》

你是第一位称谓我大侠的人。


注定了李寻欢便是个大侠式的诗人,也注定了他的孤独。就像人性的监狱,注定了在他的内心深处有一副难以解脱的枷锁。


很小的时候就看武侠小说,最早是看《七侠五义》,那时才读四五年级,被小说侠义情怀所感染,但对书中所描述的侠义之举也是一知半解。直到上初中的时候,看了金庸的《射雕英雄传》,对侠义的理解才有了初浅的认识。随后又看了梁羽生的《七剑下天山》,才知侠之大义深不可测,荡气回肠。


可是当我看了古龙的《多情剑客无情剑》后,被那诗意般的内心刻画所震撼。小李飞刀,李寻欢,这个人物形象就像模子一样印在我的脑里,一晃便是多年,至今对他的悲情色彩无法释怀。李寻欢含泪出走,浪迹天涯,他不想再看到自己心爱的人,也不想再看到自己的庄院,还有那昔日给予自己温柔象征的梅花。从此,他成了一个无家可归的浪子。


李寻欢极痴于情,十年的郁郁寡欢,以醇酒打发时日,皆于有所思。林诗音便是他沉溺于池中之物的最大动因。


这是一条苦行僧之路。非常符合你所说的大侠。而所谓大侠,便是行走在边沿的人性最为柔软的脆弱一面。比如一则短信,或者一个电话,便可以击溃你对我大侠的称谓。


我最终只是位与大侠无关的人,仅仅是多少染上了点李寻欢的习气。


2007.11.1

29、《色易守,情难防》

近日有巨大的伤痛,皆因内心所至。

你来短信,说你不要想得太严重了。是啊。我也不想,但已成事实,我无法抹去那次盛大的的宴会之后,一切的欢快废于秋风。

这是我应该接受的处罚,删了三年来用心血建造的新浪博客。有友人挂来电话,问,为什么?我说,无关他人,在于自己内心监狱的自我淘汰。就像今晚看了李安执导的《色戒》,易先生亲手签下的字,王佳芝从此消失。

关于《色戒》这部被炒作得沸沸扬扬的作品,我抱着极大的兴趣看完。失望还是有的,但梁朝伟的出色演出却深深震撼了我,内心的冲突缘于决断,而反观其作为,显示了易先生作为一个男人极其脆弱和自私的一面。无论如何我是做不到的,当然,这跟那个时代有所不同。

色易守,情难防。防不住,又如何?

在溪岸路,她忧伤的美感让人心碎,就如张爱玲笔下书写的文字,像极了一道裂痕,在光影中,声色中,静静地,缓慢地,出现在女人的丝袜上,徒增伤感。


2007.11.7

30、《惦记》


给你发了短信:冬来县后风满袖,凤凰花香已遥去。溪岸往事一笑过,云淡天高不相忘。周末愉快!

久不见回复,若有惆怅。便想去寺庙走走。一个人便去了观音寺。

这是座新建的寺庙,位于仙岳山东麓。山门屹立于山下,坐西朝东,面向大道,为三间四柱牌楼,琉璃瓦覆顶,中间榜书“观音寺”,色彩绚丽,气宇轩昂,极为气魄。我是个极喜到寺庙走动之人,多次经过都不曾进去。这次特地前往,也算是了却一桩心愿。

走进山门,看看游人也不甚多。可以感觉这座新建的寺庙,一切建设都在进行中,有点慌乱的样子。独自走着,似乎没有什么可想,但又若有所思。感觉很是清淡,虽然立冬已过,但这个城市似乎没有冬日的迹像,依旧秋风嗖嗖,吹动两旁的树叶,翻飞着各人的心事。我直接走到大殿去,没有点香,只有敬畏,双手合什,没有祷告许愿类的想法,一切都随心所欲,自然走动,听了片刻的唱诵,便往山上去。

沿着石阶向上,两旁的相思树沾满了尘土,青灰色的细小叶片,很不雅观。越往上,相思树明显少了,却多了松树,松果挂在树上,有着干裂的悲伤。山不算高,很快就上了山顶,在观景亭稍作休憩。望眼山下都是城市化的进程,高度发达的道路和林立的楼市,很是不和谐。也不想多看,沿来路折回。

才发现这座山,似乎松树喜阳,生长在高处,喜好热烈,在向阳的坡或顶上;而相思树喜阴在低处,喜好清静,在低洼或偏山脚之地。

晚,收到短信:多谢惦记,周末快乐!

看着短信,有清绝淡雅之感。就像山上的那些植被,惹上尘世的烟火,这种烟火便属于惦记。


2007.11.11

31、《笃定》

似乎一切都无法言说。

书中弥漫着各种味道,七喜的味道,樱花的味道,夏夜里虫子的味道,冬夜的味道,淡淡的香水味道。冷静,清淡,明亮,宁静,伤感,绝望。这些都属于平淡且绚丽。

中午最是无聊,吃过午饭,一个人便去了海湾,把车子停在桥下,在车上睡了一觉。之后,捧着江国香织的小说《沉落的黄昏》阅读。

这是个很适合阅读的地方,宁静空旷。停车场上只有少数的几部车子,显得寂静。读完这部小说,虽然满脑子是小说中的情形,但我的心情却相当的平静。这是一部关于灵魂与爱擦身而过的故事,清淡的文字就像黄昏的美景,令人愉悦而伤感,但又有清朗的感觉。

下车沿着护栏走走。海风很大,海水有深沉的蓝,从节气的角度来说,现在已进入冬季了,但依旧有秋日的味道,落叶的余香,就像去年冬夜,那张带着温度的木椅还在,月夜海风,不渡远方。

这只椅子,笃定有一位清淡自然的女子坐过。一切都无法言述,就如这部小说,我何止仅仅阅读了一遍。


2007.11.12


32、《印象》


这是位清净素雅的女子。酒醉过后,镇定得让人难以相信,刚才的呕吐仅仅是,排出占据在她脑海里的醉意而已。

第一次见到她,是在这纷乱的排挡。虽是初夏,她的到来便把春天的味道,保留在顶澳仔路的一小块地方。素洁的连衣裙,没有上妆,发绺向两鬓梳,长发向后扎,自然垂落,发型结构简单,平淡而有一种精致。

唐朝罗虬有诗云:浅色桃花亚短墙,不因风送也闻香。

这样一个夏夜,有了一种别致的情趣。大家的情致都很高,酒是自然会多喝的。

这个城市,凤凰花正开得绚丽,细看之下,琐碎而细微,但有这样一位女子的出现,仿若桃花,整个夜晚便有了清朗的愉悦。而她酒后的淡定更可以让人记取夏日里的春意,自然温润,典雅洁净。

这是我对她的第一印象。就像你走进书店,随意翻动一本书后,走了一个来回,便有了想重复翻阅的可能。


2007.11.16

33、《积尘》

一周下来似乎都感觉索然无味。抽大量的烟,但喝少量的酒。

中午去做车子保养,空荡荡的休息室就我一人,还好带了本小说阅读。两个多小时的时光就耗在那里了。从窗内向外看,若大的维修车间,工作人员各忙其事,大小的机械,各式的车辆,对我来说相当的陌生。但是,我有一种难得的清静。

相对于前阵子的喧闹,我似乎感觉我是在和自己相处,就像刚读完的小说中的两位主人公,同性,不能结婚、生子,但彼此相爱着对方,她们在酒吧间喝酒,坦露心扉。伤感时跑向街心,彼此拥吻。在我看来,这时的我就有点像她们。我把自己交付给自己,在特定的房间里,可以阅读,吸烟,就像一股轻烟在没有风的地方,自然散开,同空气混合在一起,属性对接,最终是看不到的虚无,连同我。

可是,时间必竟是缓慢的,也会想些很琐屑的事。但是,有些事不是因为琐屑或索然无味时所容易遗忘的。

记得有一次,突然接到你的电话,说你刚才坐公交的时候,在某地看到了我。而我说,不可能呀,我刚从外地回来,但没有经过你说的那条路。你说,噢,那可能是认错了。我说,是的。这样的通话像一小片积尘,在我的记忆里,我就是用手指去抹,它如何都是擦不掉的。

其实,那时我们只是初识,却仿佛彼此可以自由通话。

2007.11.16

34、《衬托》

今夜多云到阴,明天多云到阴,岛外局部地区有小阵雨,16到23度,东北风3到4级。

手机短信发来天气预报。似乎冬天真的来了,内心有一种萧瑟,无甚欢,亦寡言,唯有思索。

前阵子到鼓浪屿去参加了一次诗歌文化节。

这是座相当迷人的小岛屿,面积1.87平方公里,四面碧海环抱。古朴苍桑的老株榕树,它们垂着长长的根须,随风盈动,叙说着旧时光,恍若一切都那么简单。红砖别墅和民居,中西并蓄,斑驳的房门,讲述着世间的冷暧情爱。这座岛屿素有琴岛之称,琴声是必不可少的。在岛内散步,琴声就从小路旁,或院子里悠扬地移散出来,我总是醉心于它,脚步会放慢许多。

那晚,结束了一次欢宴,已是相当晚了,大伙儿散步回去。秋风倾述,光影斑驳。距离宾馆还是小有距离。你说,今天走了好多路,都快走不动了。我说,坚持一会儿,就快到了。你笑了笑说,你背我。虽然有些吃惊,但感觉温暧。看着你浅淡的笑,没有言语。此时的述说将是无力,唯有静默,静听花落的声音。

我们默默地行走着。

想起这段小小的行程,短暂而简单的快乐时光,就像隐于夜色的凤凰花,飘落的声音有一种衬托的欢欣。


2007.11.17

35、《奢侈》

独自呆在电脑前若有所思,获得宁静有时候是很奢侈的事。

外边传来唱戏声。是了,今晚小区有社戏上演。我听不大懂,是用闽南方言唱的戏,听来多有悲怆。进入冬季了,夜晚总是相当的宁静。而社戏更加衬托了这个夜晚的静,像一杯红酒,外表静穆,内里炽热。

时光总是缓慢,但记忆总是电光一闪,仿若夏日烟花,散在天空,总有人接住其中绚丽的一束,内心的微小愉悦不言而喻。

一日,在街边喝酒,挂电话到附近友人处,约来小酌。她说,你刚好也在。我说,一并过来罢。然后友人让你接电话。我说,怎么会想到来这里,这么巧。你说,想你甭,又不敢挂电话给你。我说,呵,我也不敢。

有时候,最动人的语言并不是侬侬呢语,而是随口而出的芬芳。它就像栀子花般,散发出来的清香,嗅过之后,隐于内心,不必深切,但会有内心的参照回应。

喝完一场酒,我们不觉过瘾,就回到友人处。友人取出一支红酒,友人不饮,我们就用透明的茶杯斟饮。一小杯一小杯,啜饮,缓慢而有耐心。

仿佛这是等候多时的奢侈。

2007.11.18


36、《香草味》

香草,早在四千年前的古埃及的纸莎草纸中即有此一名称。有关香草的知识,在罗马时代,随著帝国的扩张势力同时,再度传至近中东,他们把阿拉伯文明之一所发展出来香草知识带回国,随即广为流行於欧洲,并深入於人们的生活,直至现在。在欧洲,很多园艺部门和香草爱好者,收集培育出各种各样的香草植于园中,让它们一年四季散发着或清淡或浓郁的各种香气,令人心旷神怡。

香草有许多个品种,比如:百里香、香味天竺葵、迷迭香、薰衣草、灵香草,等等。在这些香草中,许多人对薰衣草的认识或许会更多些。熏衣草是一种馥郁的紫蓝色的小花。它就像它本身具有浪漫的情怀。这种生于法国普罗旺斯的花,有一个美丽的爱情传说。

古时的普罗旺斯有个美丽的女孩,一天,她在山谷中采摘花朵,遇见一位来自远方受伤的旅人。面对这位俊俏、充满笑容的青年,少女一见钟情,于是,不顾阻拦把青年带回家中疗伤。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青年的伤已好,两人的感情也日渐加深。一日,青年要告别离去,少女也要随着他远去。村中的老人在少女临走前,握着一把初开的熏衣草花束,让痴情的少女用这些花束试探青年的真心。据说,熏衣草花束的香气会让不洁之物现形。清晨,正当青年牵起少女的手准备远行时,少女将藏在大衣内的一把熏衣草花束,丢掷在青年的身上,就这样,一阵紫色的轻烟忽聚忽散。青年已不见踪影,留下少女孤独的身影独自惆怅。没多久,少女也不见踪影,有人说,她是循着花香找寻青年去了,有人说,她也被青年幻化成一缕轻烟消失在山谷中……

这种花的出现就代表了爱与承诺,就像它的花语一样,等待爱情。

从来没有那近地靠近过她。那日,大伙儿一起吃完晚餐,乘电梯下楼。在电梯间里,站在她的身后,一种沁人的淡淡香气,隐约从她的秀发里传送过来,似有似无,就如黄昏里沉落的清晖,以及她那锦缎般素洁的侧面脸庞,带着光线的弧度,都使我无法退避。

电梯间里的香草味,若有若无,却始终保持着诚挚。


2007.11.24

37、《肤浅》

铁定不是每个人都拥有异能的睿智,肤浅却被通常人所潜移默化。可是,往往大多数人总不愿与它瓜葛在一起。

其实,我就是位十分肤浅之人。写下片刻的文字,记录片刻的情感,输入电脑里灵光一动的粗俗感受而已。这里举个例子。对于佛学,我就是位一知半解之人,无大彻,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但我总是喜欢往佛教寺庙里跑。

时光在绚烂的城市里奔跑,进入冬季了,一年的尽头又将至。

想起年初,春天,独自一人怀着巨大的悲痛跑到乡下,无目的,会友也仅仅是借口,其实是想一个人平复一下心情。来到地处偏隅的闽西北小县城清流县。那晚,与友人夜游龙津河,过龙津桥,上东禅寺。东禅寺位于半山腰,我们徒步而上。

记得我还是第一次夜探庙宇。只是初春,乡间的风依旧清冽,吹在脸上凉嗖嗖的,仿佛无限的哀伤。寻光而上,当我们到达寺庙时,大门已关,但从门缝可以看到里面,有两位老尼和一位小女孩在做晚课。这里需说明一下,在清流这个地方,大多的寺庙是由尼姑主持的。于是,友人双手合什,一声:阿弥陀佛。轻扣门扉。小女孩隔着门缝张望了下。友人说明来意。门"吱"地一声便开了,我们移步进殿。

这座庙宇不大,佛像也不是十分恢宏,但夜晚的宁静,却使我感觉跟白日所见的其它庙宇有所不同。它的静穆让我感觉有至上的心灵详和及神性磁力。老尼和小女孩手持木鱼经书绕着团蒲唱诵,动作缓慢,却是一小步一小步的坚定。点了香后,友人合什跟着走,我跟在友人后。时间像龙津河水轻淌,流入我的身体内。而此时,在这具有时空感的精神领地,我似乎没有做它想,只是感到自己生命体的脆弱。而这仅仅是我最为肤浅的表象感受。

那晚无月,清风相伴,我们帮合上寺庙的门扉,便下山去。我一路几乎无语。

2007.11.25

38、《刎》

今日突然读到一个字:刎。蓦然一种巨大的悲恸油然而生。

上《亿容中文在线词典》查了一下:



wěn

【动】

(形声。从刀,勿声。本义:割脖子)
同本义〖cutone'sthroat〗
刎,刭也。——《说文新附》
卒相与欢,为刎颈之交。——《史记·廉颇蔺相如列传》
种霸越而灭吴兮,终刎颈于属镂。——刘基《述志赋》
又如:自刎(割颈部自杀);刎脰(刎颈。割脖子,自杀)
割断〖cutoff〗
刎,断也。——《博雅》
刎,亡粉切,割也。——《玉篇》
马前不得进,后不得退,遂避而逸,因下抽刀而刎其脚。——《韩非子·外储说右下》


这是个触目惊心的动词。人以生具来最大的悲愤莫过于,哀莫大于心死。多年前记得一挚友跟我说过"哀"字之解。即为"衣"字之中有个"口"字,而这个"口"象形为人体之胸腔,意为胸腔内心已被掏空,故而空心为哀。然而,哀而心死,可以做为精神层面上的"死"。但"刎"是死法中最为绝痛的行为,也是一种最为悲壮的动作。因为利器是向着脖子去的。

"力拔山兮气盖世,. 时不利兮骓不逝。 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

楚王项羽垓下被围,无限哀伤地唱出最后一句:“虞兮虞兮奈若何?”。译过来就是:“虞啊,虞啊,我把你怎么办呢?”。在这简短的语句里包含着何等深沉的、刻骨铭心的爱。虞姬跟着唱,流泪满面,说,大王,你不用管我了。说完趁项羽不注意,拔出剑来往脖子上一抹,顿时倒地身亡。后来,项羽战到乌江,无颜再见江东父老,拔剑自刎。这样,成就了一段历史千古情爱之绝唱。

从个体来说,人确是极其脆弱的动物,转瞬即逝,令人喟叹不已。但爱却是永恒的,纯净而有力。


2007.11.25

39、《味道》

冬夜陷于无限的悲伤,注定了今夜无眠。我的身体塌陷于柔软的被窝,却没有睡意。起床推开窗子,看天边的积云,有着重重的心事。

我发现,我已无力再去述说那晚秋风迅急的模样。

尚生,是我错怪了你,敬你一杯酒。尹至说,透着一股淡淡的忧伤。
我并没有举杯,摇了摇手说,不是你的错。其实,我是不会喝这杯酒的,我想,错的应该是我,而不是她。

看着小至缓缓放下的手,我的心里一阵绞痛。是的,如果我饮下了这杯酒,这就等于说这是小至的错了。我不能这样自私。

一场酒在多数人的沉默中完成。秋风总是让伤痛留下印记,不止于夜晚。

这是周末,头痛得要命,睡到第二日下午,给小至挂电话。她在电话那头,话语模糊。应该还在睡觉,便挂了电话。一个人走在街上,天还是阴沉沉的,秋风中夹着萧瑟的味道。突然有阵轻微的头晕,昨晚又睡不好了。

但还是到书店走走。书店里人不多,许多书都摆在架上,无人翻阅,看得出它们寂寞又无聊,却勾起我无限的伤感。平静而淡淡地又过了一夜。

星期一,尹至挂来电话说,那晚我们多么像成年的小学生。我大大吐了口气,望着天上的云,似乎又有了清朗的味道。


2007.11.2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