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方 ⊙ 沈方的诗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论沈泽宜

◎沈方



    论沈泽宜




七十多岁,年老的右派在键盘上打字,
写他的回忆录。1957年,北大,
未名湖,天空飘着微云,微风吹拂一个人,
人们是否还能认出右派是谁?
现在,他用回忆救出一生,
在碧浪中摘录月光,
用语言拯救,做自己的救命恩人。
没有他,连死亡都不存在。“是时候了”,
时间可以盗走生命,或者擦去黑板上的文字,
消灭意义,但黑板依旧是黑板,
因为时间不能删除死亡,只能成为同谋。
五十年来,右派是他的女人,
在“深冬的夜晚”,他创造他的恋爱,
像一个雪人在太阳下做梦,长达五十年的梦。
五十年来,时间兑换为金钱,
金钱是进化论的奴隶,像疯狗吃掉时间,
没有一种关系能够表达因果,
只有死亡,只有在崭新的白纸上写出文字,
才能从右派的意义中救出一个人。
人们吞服安眠药欺骗死亡,不需要意义,
不需要右派。人们在高速公路上奔驰,
没有一种速度是停止,
只有死亡停止在五十年前,
天空飘着微云,微风吹拂不存在的碧浪,
而他的回忆录从五十年前开始,
没有人像他那样做梦。

 2006-8
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6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