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方 ⊙ 沈方的诗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桐乡石门湾

◎沈方



石门湾




石门湾,停留在我心中,是未知深浅的水,
也是弯曲的时间,
比生命长久,比想象更长久,
而大运河日夜不停,拍打岸边的驳船,
在我眼前浮现。

走过木场桥,站在缘缘堂门前,
我的时间减少七十年,或许,增加了七十年,
庭院里的青草没有给出答案。
樱桃红了,芭蕉绿了,人散后,
一钩新月天如水,依旧似丰子恺先生所见。

在窗下打开一架风琴,
尝试着按住键盘,沉睡的琴音醒来,
与悲欢无关,与此刻的树荫有关。

我无法辨认马家桥上一九三七年的痕迹,
说不清是安静还是萧条,
现实的马家弄改变了想象中的现实,
我找到现实但找不到想象。

只有缘缘堂里一扇木门烧焦的残骸藏在玻璃后面,
像黑烟难以捕捉的身体,
见证了一九三七年十一月的战火,
我的祖父从比邻的马家弄仓皇逃出,
病死在乡间。这个拯救不了自己的牧师和医生,
没有能够回家抚摸焚毁的长窗,
甚至失去了火焰的记忆,
他没有回到他赞美耶稣的教堂。

当年的教堂在大运河对岸,
与石拱桥一起在七十年代拆除,
然而,高耸的钟楼是否在夏日的白云之间变幻,
钟声响起多长时间?我不知道。


2007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6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