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作宾 ◎ 半瓶裴多菲 | 专栏 | 诗生活网

十一月的三片枯叶

◎裴作宾



[]。饥饿敲诈着睡眠

夜间两点,茂盛的汗珠
证据了肉体的欢娱
翻译的诗稿,笔记本里隐居
如此辛勤地劳作,胃也牵连
饥饿强烈地敲诈着睡眠
我打开眼睛的灯盏,继续劳作
远方的爱人啊——
你说你的梦境无法复制
此刻,这疼痛的时光又该如何剪辑
才能满足你厌倦滋生的心理?


[]。梦  见

也许,应该梦见大雪
或者金黄的稻谷、白发苍苍的亲人
但整个下午,我一梦接着一梦
一场又一场地遗忘
最后,我终于梦见家乡、梦见大美
她们的面孔变得圆润,喔——
女孩都长大了,通过沧桑的声音
我发现自己是一位长辈
和她们和蔼地交谈,谈人生
也谈理想;谈存在,也谈虚无和诗歌
但,什么样的诗句才符合此时的梦境?
我骑着自行车,冲向马路
冲向世界:一场短暂且乏味的生活之梦


[]。矮天空

在南方的城市游荡
不知不觉地喝穷了十个月的时光
那个多风的下午
我试图摘下脑袋
当一只鲜活的气球
像风筝一样技巧地放到天空
惊讶的
      一瞥:
南方的天空很矮
也许
    我醉了。
也许
    是眼光的片面。
我看到城市的贫穷,楼房很矮
这——
让我想起北方高楼林立的上海
也许,是楼群撑起一个城市的高度
对应地,天空被挖得更深,更有韵味
太阳终于胀破纯白的云袍
漏出一只滚圆的乳房,可是——
我钟情于夜晚的
另一只病态的雌性乳房
她没有血色和热度——只有烫人的诗句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