术香 ⊙ 阳光走过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从细腻到细腻

◎术香



          
            从细腻到细腻

                 ──对刘术香诗集的一些想法
                
               杨军强

  我与术香是同乡,同城工作,过去经常相见,文章、诗歌也在小报上多次碰头。近期,她的又一部诗集《风吹无语》已由长征出版社出版发行。读了两遍后,有一组字眼不由跳跃到我之眼前,那便是现代汉语双音词“细腻”两字的来临。掩卷沉思,从她的《远去的风铃》到现在的《风吹无语》,两年多时间还是一串鲜艳的冰糖葫芦,让人很受诱惑。品评那些温柔有余的感觉,决定选用“细腻”两字将其连串起来,最合适不过,她会给你以美不胜收的感觉。

  术香是一位教育工作者,曾荣获河南省优秀教师称号,所以,从捧文识字的角度讲,术香自然是一位象牙塔里的人烟。说文道字,文质彬彬就成为她的性格,办事干果,追求效果就成为她之风格。通过阅读,从浅识而论,应该说术香的诗总体脉络:一是对爱情的体味。爱情诗是贯穿她作品的一条红线,二是对往事的追念。用细腻的质感对失去的回忆。期间包括儿女情长,恩恩爱爱,这又是一条路径。从这两方面追溯,自认为包含了她思想的所有所无,乃至空白。术香她需要语言的支撑,她需要时间和等待,更需要大脑阳光的折射,反光,修炼,提高——从《远去的风铃》看,以我而论,她仍然摇响了爱情的信号。在风中,依然她把风铃摇响得“叮叮咚咚”,但从爱情的角度讲,我与作品之间还存在着一定距离。在表白上、在文字上、在心灵上、在感受上都还有缺乏,都还没有进入到爱情的最高位置,最佳状态,尤其是单刀直入闯到一位女孩的心灵阵地,说野蛮是一种侵犯,说文雅是一种骄傲。说是爱情的一种召唤,进入到了一定的程度,也只是一种蒙味,一种朦胧,一种暗黄色,一种土灰色,对于爱情的追求,还不能做到尽善尽美。因此说,那一封“白色的信笺”也只能是“如瘸腿的老牛”。爱情是人之生活、生命的高峰,在《远去的风铃》中,作品的主旨思想,把爱情还没有提高到一种尽善尽美的角度,暴露的程度还没有十全其美,这里可能存在着一种艺术的处置吧。从文字上论,也只能是一个不能淡忘的人,所以在诗人的文字处理中,很好地把心灵中的匆匆而过作了一个刻骨的定型。但在此类作品的体裁中,出于诗集《远去的风铃》仍然开启了体裁之大门。从“我怎么也想不起你的名字”也可以看出诗人对爱情的冷漠和轻视,如果要是涉及人物正处在恋爱高峰期间,说到底作者也不会想不起他的名字。在爱情体裁中,我要说《远去的风铃》是立了头功的,也因为有几份执著,就有几份收获,有几份信念,就有几份辉煌,诗人在诗中很有信心地讲到“我错过了许多季节,信念却没有萎缩。”可以看出,她对爱情的讴歌是特殊的,是别有方式的,或者说是隐秘的。同时,也是长久的、持久的,永恒的,永远的,这是完全符合历史发展规律的,勿庸置疑。

  在对爱情的描写中,诗人的诗有些句子都写得很是残酷。如在《我知道》、《相思季节》、《让视线绕道而行》里,都毫不经意地描写爱情的一往深情和爱情的实在价值,但是却勇敢地使用了带血的汉语句子,把人的思想拖到了死亡的边缘,双眼很难逃脱爱之凌迟。如《我知道》中,“我知道你在窗外徘徊”这无意中就牵动了两个人的心绳,说到“既然太阳还藏在别人家的屋檐”“我不想说我已盛开成一朵娇美的蔷薇花”这本就很残酷了,把自己已拥有的爱情,含而不露,让人在苦处中等待,在相思中度日,在寂寞中煎熬,这等于黑暗,等于无望,等于失信,乃至等于死亡。与其是说一朵不愿盛开的蔷薇花,实际上作为蔷薇本身已经代表了爱情的向往。又回过头来讲,也是彼此之间的一种互不理解,互不相让所造成的,因而就有了“我知道你袖筒里有亘古不化的冰块”,这些猜测本是一种爱情的涌动, 是一种爱情意识的反映。术香自我表白道,“我其实一直在看你”,“但你永远看不到我看不到”好像爱情只在于自己而消极了对方,这种主观上的单方使爱,本身也是够残酷的,好象与人捉迷藏,让人读了心里很是难受。

  另外在语法上,诗人都使用了你、我第一人称和第二人称,把感情的距离拉得很近,字里行间,好像你我正在对面说话,无所不谈,互知有无。在《远去的风铃》的整篇目录中也有新的发现,虽说在言辞上,她大多使用了虚词,作为主题爱情仍然达到了全然的暴露。由发问式的,如“给你”。有很多“无题”式的占据了相当篇幅。作者只要抓住思想灵魂的一个闪念,就会有感而发,有云有雨,有风有沙,有叶有枝,有瓜有果。人称方面的拉近,也挥发了诗人心头积郁之许多纳闷,如“我知道”,“我不会说往事如烟”,“但我知道”,第二人称方面,“给你”,“走不进你”,“想你”,又一个“给你”等。这些都缩短了读者与作品的距离,使人无可逃脱地陷入了作品的埋伏,陶醉在美丽的句子中,同欢乐、同哭泣、同局促,同有无。咱顺便言归到她的《风吹无语》的主题上吧。

  从爱情的细腻抛引出来,还是另外一种感情的细腻,这便大多落脚到了《风吹无语》之载体,也是刘术香对题材的拓展,以及她对生活剖切的横断面的展开。说明了她的细腻无处不在,也说明了在诗歌创作的道路上,她将越走越细腻,越走越宽广,越走经见的越博大、越高远。所以我说,刘术香虽然生在象牙塔中,却同时也在构筑着宏大的文字基础。从另一方面讲,转移爱情方面的视线,足足说明了她的视野是宽广的,收获是多样性的,咀嚼是多样性的,统一是诗人大脑高度的运转和严密的组合的结果。并不是仅仅局限在一个男子、一个女子两情相爱的份上,而是更见得生活基体的矿藏,非常的丰厚,非常的廉价,很有开采价值,因而她从较小年纪的地盘里迈出,勇敢地踏入生活的领域,回答着一个个生活的细节和问题,阐释着社会上亟待的共知,这便是我们热于讨论的《风吹无语》的一个特点。

  从简而论,我看出了诗人逃离情感的那种回眸和顾盼。但是生活的召唤,哲理的思辨,无穷无尽,对于任何一个人,尤其对于刘术香这样感情深沉细腻的女性,更是一种严峻的挑战。说白了在提示生活方面,她细腻而有度,明理而知足,用时间细细品味这些文字,让我读出了一位修女的细致、有节,我更看到了在她身后隐藏着一种伟大的博爱,她在行善,她在推理,她在高歌,她是一个十足的佛教徒,这是我从另一个人生的角度所作出的新的发现,也看出了用以连接这串情感与往事之桥的冰糖葫芦,归根结底仍然是细腻占据了上峰。我细数过了在《风吹无语》中,仅目录中所带“一”的字行就高达二十六处,对“一”术香是说一不二的,这表明了作者的诚信:一致信仰的酷爱,一往无前的精神,一如既往的拼搏,一生一世的追求。所以,从侧面而论术香在文字的视野上,追求的都是一流的东西,一流的成果,一流的榜样,一流的心血,于此我感激有嘉。 

  《风吹无语》是一幅转瞬即逝的灵魂的再现,是现实的凝固的过眼烟云,是一幅幻想的风景画,恰恰是在这短暂的很有感悟的时辰里,那些叶子,那些树木,那些阳光,那些空气走进了作者的脑海,视野,被作者牢牢抓住不放,才有了这一幅“白色月亮”,“一块一块地谢幕”如此的画面。正面分析诗人,在术香的脑际时常暴露着,准备着,摆放着一支浓浓的画笔,时刻准备着在洁白的天际涂画一张美丽动人的图画,这便是作者的功夫所在吧;从诗歌的深层讲,作者不会空放过一处飘忽而过的云朵,总会调动千言万语,总会对它无休无止地讴歌,赞美,剖析,组合,这便是作者几十年思想沉淀的有效的积累;从第三点去论,如果没有细腻的心理感受,没有细微的身体揣摩,没有细致的理论掌握,就根本不会出现这样一张多彩的图画,我要说这是一位热爱哲学的人士所必备的素质。还要说在术香的诗中,尤其表达了她的一些情绪,情绪的语言占据了很大的成分,如讲到的孤独,美丽,空旷,郁闷,心绪,泪珠,温暖等等。在《紫蝶翅下的暖》,同样摘取了一个诗意画面,作者仅仅逮住了风动与月光,蝙蝠与紫蝶,把冬至到来后山区的寂静,和人情的向往,描摹得有声有色,转而冬至结束,“手心湿热”,“紫蝶下的暖”开始“互动”,暖春虽逃离了思念根部的山间苦寒,如果没有细腻的心理活动以高超的文字技艺,也即很难捕捉到这样长年跟着身体起伏变化的节气温度,所以我也要再说一声术香是一个很有心计的人,是一个写诗的老手。从儿女情长方面去分析,我要说,她的组诗《父亲会听见》显得很是高超。读了这首诗,使人自然就倍感人间冷暖,父女亲情,这是人世间生活的主线,所以,也就成为作品缅怀的主线。对于父亲的忠爱,对于父亲的留恋,这是作为女儿的一项本质,理所当然,由此,女儿不禁就呼唤到“这个长长的春天”,“您在哪儿啊”“父亲”。安排在组诗章节中,也足见作者在编排整理中,对于儿女亲情的饱满和对作品容量的寄托。

  还需要特别指出一点,在术香的诗中,自始至终,尤其是在《佛法》中时常弥漫着一种信仰的色彩,这种主观灵魂的渗透,表现在术香的思想中,作品中,文字中,一个中心的议题便是行佛,行善,博爱,仁爱。术香是一位年轻的女性作者,也是现实主义的继承人,她经历的路是改革开放以后精神文明和物质文明双丰收的时代,应该说她的路途是坦荡的,是笔直的,由此可以推断出她在挫折面前,在跌荡面前,或多或少地,无可避免地要在她之心室产生抵御的塑性,引起一段高低波折,所以,她的思想与作为一位大家的思想仍还存在细腻之间的距离。因此,在对有一些物象的捕捉方面,不免会出现或是文字不能及时准确到位,或是客体不能牢固长久凸现,这样在作品中就不免出现朦胧的色彩,苦寂的味道。语言和思维的差异使作品和读者都可能产生一些隔阂。

  信口开河,随便谈谈,错误在所难免。
                                                        
                              
                         2007年8月23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