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树大人 ⊙ 鸟国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二月病人

◎小树大人




  巫师赋
  
  
  过了这一夜,我的国度就不再有王
  老虎脱下鞋子,将军马
  放入花瓶,让风吹过南方
  
  在石头的屋顶上,我们束发
  种桑,请燕子修剪雨水
  大雁照看白云上的庄稼
  羊皮的帐篷中间,脚下是湛蓝的
  天空和藤架
  
  五月,让松鼠都在大地上漫步吧
  靠着蟋蟀的肩膀,读书,写信
  吃葡萄;河流的右岸
  麋鹿也放下疲惫,洗一洗角
  
  让夜幕升起,月亮下沉,我们
  把翅膀挂在墙上
  喝酒,写诗,将木门敞开
  看门环对面,飞鸟的小孩
  睡着在树梢,一条蛇亮着心脏
  正穿过花开的走廊



  这样
  
  
  你看,风又来了
  吹翻了花桶
  蚂蚁散了
  一个下午
  
  我在屋子里看书
  把它们拾起来
  不得不放回
  句子当中
  
  厨房新来了一批土豆
  两只西红柿
  很害羞
  像小时候
  静物写生
  
  此刻
  秋天在阳台
  偷偷的
  穿我刚洗的衬衣
  有时候
  她坐下来
  椅子空空



  去旧火车道散步
  
  
  
  又一个黄昏,我独自在旧火车道散步。
  一只飞鸟从天空飞落,在电线上
  与我保持同步。
  
  它相貌平平,穿着朴素,
  同我一样步履缓慢,沉默不语。
  周围很空,也很安静,
  没有猎人,汽笛,和讨厌我们的人。
  
  我朝它挥挥手,却想起
  多年前出门,父亲在车站告别的手势。
  它摆动翅膀,一副欢天喜地的样子。
  
  而我多想陪它再走一阵,夕阳
  却已从这一面落下,从另一侧升起。
  我的眼前又满是星辰。



  给父亲
  
  
  
  是哪一天我开始长得像您了呢,父亲。
  头发柔软,喉结硬朗。
  交谈的时候右手贴脸,凝望着对方的眼神。
  每日立在镜前,慢慢刮去胡须,
  把衬衣按同一种方式叠好,放入衣橱。
  
  被琐事叨扰的时分,我也开始
  偏爱小坐片刻。在深夜推开窗户,
  保持沉默。而众人缓慢的周末,
  却埋下头来,迈步直走。
  
  昨天黄昏的电视节目,看见一个
  拿着公文包的老人正急匆匆
  横穿马路。我喉咙发涩,手中的盘子
  不禁又一次跌落在地。



  二月病人
  
  
  
  在二月梦游,春天正从陶罐中摸出花朵
  门环刚刚躺下,梅树上就起了大火
  某些河流正开始变红,月亮吃了桃花酒
  酣酣的醉着,松树的嘴唇干涸,影子
  倾入河流;一些船只还没有经过
  星子不紧不慢,一条河,一条河的开
  夜色缠上大树,偷偷咬醒了一片
  萤火虫的灯笼。二月梦游的人
  浑身染满花的指纹,在油菜花儿地里
  嗅年轻的女人,发了一场绿的疯
  久治不愈



  小丑的情歌
  
  
  水仙花,我的左胸正长出一颗小星星
  在夜里,它会涨潮,发光,水边的人
  想学习青蛙,说:这很像你的指甲
  
  一个小丑没有过多的想法,马厩中
  有一张小床,姑娘们取下假发
  金币在主人的袋子里闪着光
  我有一枚小星星,春天的晚上
  有人在里面睡觉,却不说话
  
  在梦的集市,或许我能拿它
  交换点什么:一场大雾,三棵大树
  下雨的时节捡到瓶子,戴头巾的
  妖精顺着烟雾钻出,我有魔法
  能变出磨房,农场,一间木房子
  轻轻的敞开窗



  猫内人
  
  
  现在的我,只想养一只小猫
  看她在春天吃胖,秋天
  变瘦
  趴在床上,陪我写信
  看报纸,偷听我和女孩子
  煲电话粥
  
  我在桌子前为她写的诗
  她一句也没能看懂
  只留下几枚淡淡手印
  作为赞许
  
  我去了遥远的城市
  就在另一侧给她打电话
  让她在房子里走来走去
  束手无策
  捶着小胸脯,急着说
  很想你,很想你



  那一个我
  
  
  
  剥开一只花生的时候,就想起了
  壳中的另一间屋子:一个清瘦的书生
  推开雨后殷红的门,倚着桂花树
  轻轻的咳嗽
  
  曾用了一个秋天,将一只断腿接好
  再用一个雨季,放任它隐隐的疼
  没有人的夜空,他提着马灯
  去看天上鹿的眼睛,在屋后的
  马尾上结绳记事,用毛笔在墙上
  悄悄画上一扇门
  
  某一个夜里,一场大风吹灭了烛火
  他拿出火石,擦亮了墙上的窗户,人脸
  年轮在火花中张开,一只青蛙生出白发
  森林化成了石头,他终于看清了
  我的双瞳,像摸着一面青铜的镜子



  缘
  
  
  
  父亲把手臂摊开,几乎要把桌子
  揽入怀中,母亲拿着勺子
  给孩子盛汤;妹妹一只手举着碗
  眼睛看着身后的电视
  爷爷一小口一小口的掬着酒
  奶奶还是笑着,把肉选到一边
  垒起来;快过年了,我们一家人
  坐在一起,快活的吃着晚饭



  在春夜看着我的鹿眼
  
  
  
  五月的夜晚,在稻花中间捂住耳朵
  星星就一粒一粒落了下来
  
  没有被月牙划伤的花和石头
  像鹿的眼睛,大片大片开花的鹿
  眼里硕大的星星,敲打着
  夜里的杯沿
  
  春天铺好河流,树影,瓦片
  忘了收起一片稻田
  一些木屋从窗户开始进入深眠
  
  用木勺从酒缸里捞出酒香来
  影子就悄悄的醉倒在里面
  一场南风刮熄了灯笼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1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