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树大人 ⊙ 鸟国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哀伤之门

◎小树大人




  漂泊
  
  
  
  哪一天行星飘满大风,陆地憔悴
  漂泊,我们醒来,眼前是褶皱的秋日。
  在陌生的岩洞,我们点燃桂花树
  把地图剪碎,重新拼齐,世界像一个魔方
  在我们手中,蓝的是水,白的是天空
  伸开手指,和我们的故园擦身而过
  而它在哪一个暗房中。人声缄默的冰河
  只有鱼在水底游来游去,她们大步流星
  在深海中怀孕,倚着岩石默默的淌出泪珠
  火山在冬天醒来,河流点亮了松脂
  而我们沿着海岸线走,皮肤越来越淡
  步子越来越轻;总会有一个下午,如一条
  淡水鱼安静翻过肚子,从此地老天荒
  一枚古代的月亮意味深长的
  熄灭在尽头



  取火
  
  
  
  他们从桃树下取火,桃枝被一根一根
  划燃,接着是草莓,兔子的嘴唇
  吻过干草垛。一场大雨很快就来了
  一树闪电从树根升上天空,人们
  可以看清一棵老树的骨头,他的年纪
  指纹,及苦难的一生。那张木纹的唱片
  瞬时被雷声激活,哀乐声起
  一丛磷火苏醒过来,接着是另外一丛
  地下的人像萤火虫一样开始跳舞
  消弥,天空如一面镜子,在那一刹间
  背过身去,披上一张镶满银钻的毯子
  蒙住伤感的眼睛



  汲水
  
  
  
  这时候,没有水罐。葡萄牙的少女
  不会站在浴房中,看着眼前那个画师。
  人们快速的奔下山来,穿过抽象的鹿
  石头,蜻蜓,无花的果木,像一张弓
  射出几枚手心,深入河流。大片大片的鱼
  脊背上开出花纹,世界像一面庞大的
  鱼鳞;天上的人在云巅,地上的人在水中
  星星转过巨大的一轮,他们高仰着头
  踩过涟漪,而白发倒悬在漆黑的半空
  却浑然不知



  相爱
  
  
  
  他们在树下磨着石斧,而我们只弯下树枝
  这是个无比幽静的下午:所有的食草动物
  都放缓脚下的速度,把伪装色放归湖中
  蟋蟀拉着一支莫名舒缓的曲子。
  折下巨大的艾草一叶,顺风飘入岩洞之中
  召来鹿的十双眼睛,现在,是古老的
  壁画时辰,两个画师赤身立在绳结的历史中
  临摹影子;我一描出你的眼神,鹿就低下头来
  默默开出几朵害羞鹿茸



  棉花
  
  
  
  最早的采棉人是龙,长长的颈子。
  她们从云中伏下头来,嗅一朵棉花
  把她嗅熟,带着母亲的气息,一朵一朵
  铺满山谷;坐在软绵绵的月光中
  等一个孩子落入洁白无暇的夜色
  她要捧起来,默默的嗅她的孩子
  睫毛像一片巨大的树丛,盖住那
  惊恐的双瞳;她要轻轻唤着那只小龙
  的名字:“炎,妈妈在这里,呜”。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1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