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树大人 ⊙ 鸟国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水鸟

◎小树大人




    五月里有许多水鸟出生,也有许多正在老去。
    我去看一个朋友,立在桥上端详她们,白色的脑袋,像大片伤春的蒲公英。
    她们都是行走于水面和天空的诗人。
    白色的诗句,淡蓝色的影子和对人生玲珑的羽化浓缩。
    
    如果我也是那么一只水鸟,会不会也在这些五月的下午,
    用目光撑破那些日光的稠密,张望桥上来来往往的人群。
    生物学家说,动物的视觉速度是和他的身体大小成正比的。
    那么我们在大象的眼里,一定是手忙脚乱的。
    大象是拥有庞大悠闲的禅者。
    
    而水鸟不会,她们是城市边缘的旅人,却难得拥有田园的安静。
    像过早被定义为老去的少年。
    我能想象她们的神经,在天水之间所拥有的某些梦想的尚不饱满。
    像一只蜘蛛爬完一张网后在夜里微弱的小憩,她们在春天的露水里睡去所固定下来的某些遗憾。
    天上一日,人间一年,我们都缓慢的行走在她们的不远,
    用摇篮似的步子去丈量着晚春的长短,用合适的句子去解释那些参差光线的舒缓。
    是不是,可以称之为,人生很长,要老很难。
    
    我想,我应该向这个午后被我撞伤的那只蝴蝶道歉。
    我应当向它解释,那条被大象误导的人形弧线,它的移动委实太快。
    它原本拥有一行七十年的区间。
    而我一直过分留意白色水鸟般的少年。
    竟错以为,似水流年。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1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