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小美 ⊙ 失忆乐园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诗歌27首

◎张小美



●回家

雀鸟衔着草籽
飞入树丫间黑色的巢穴
这是黄昏,矮房子下面的老人断了气
邻居议论纷纷
认为他死在人生第八十年
那是恰如其份
阳光渐渐微弱
不像中午
正值壮年,那么狠,那么有重量
我猜他一生明白得不多
如同每天清晨
我从昨夜的梦中醒来
不知自己
又进入另一场大梦


●重阳

风吹过远方的山顶
想念的人头插黄菊
这辈子不要再去想登高的事

如你们所见
九月九日,这阵冷风从山顶吹下来
后背着凉
人间越来越低

●在温州

火车从半岛公寓门前开过
隔着栅栏
看见你
坐在靠窗的位置
去了远方
在温州
空气中漂浮着人民币的气味
我身体不好
总是梦见夕阳
像一滴伤心的眼泪
落在山峦后面

●在温州2

这是国庆节的第二天
从半岛公寓五楼的窗口
往下看
人群蝼蚁般蠕动
一场雨后
扫去地面一些灰尘
应该承认
站立于高处
我胸中并没有怀有过多的怜悯
却流下眼泪
尘世纷扰呵
头顶的天空
还是不那么干净

●梦中的旷野

一个人坐在高高的土坡上
学习和植物一样吐露芳香,静静呼吸
我再次去做少年时
爱做的事
极目远眺,田野空阔无边
觉得什么都在
什么都不会消失


●秋天

田野里所有的作物都在等待收割
夕阳就要转过山拗
它经历了一切
黑夜来临时请你们把所有的仇恨与热爱
都交给沉默的泥土


●路上

火车从铁轨上穿过之后
田野格外安静
这是黄昏
数不清的植物在微风中
频频摇摆
但我叫不出它们的名字

远方的山岚后,落日红得无端
让我想起
我对这个世界所知甚少
天色渐晚
我的火车速度缓慢
我并不焦虑

2007/09/16

●车过钱塘江

亲爱的,此时天色渐晚
风在旷野里
火车行驶在铁轨上
因为前途渺茫
我们各就各位

051号软座上
我安静的看书,观察
窗外不断扑入我视线中的光影

有点不安
在我身后,一小股潮水扬起浪峰
静悄悄的卷向火车

07/09/16

●夏天

白马带走滚滚烟尘
我在一首诗里预见这一切
已经没有多少个夏天了
热辣辣的太阳高悬
我们发烧,流汗
抓住隐形的绳索向上
呼喊
这就是末日
而不是仿佛

你可以摁住河流的涌动
摁住它澎湃
涨潮的躯体
我羞于说起一场雨
从树丫间
从路灯昏黄的光线中漂洒下来
我说这是快乐之舞
我又说
淋一场雨像一次欢娱

难以相信这一切
乌云催促着闪电,在我们的头顶炸开
我想拉着你迎上去
我在这缕光中看到
云中的蜃楼
那情景是缓慢的
好象另外的世界上
鲜花在开放
儿女在成长

●空房子

*

灯灭了
黑暗中一部分事物
突然变哑
气味渐渐消失
你走的时候是明天
生锈的锁孔
窗户的缝隙
风吹过很多年它们
顿感空虚

**

厌倦于交谈
总有些事翻来覆去
懵懂如小学时的鸡兔同笼
在深夜三点
我起来洗衣服,打扫房间
细节井井有条
但与我疏离
仿佛内心空荡
更无所依

***

一切都值得去反抗
但更值得顺从
电吹风呜呜的响
通过它我说了
很多伤心的话
只是东西
都是用来损毁的
连白云都旧了

****

习惯于
把一首诗写得圆满
一个人缩在墙角
另一个人
躲在窗帘后面
偷窥早晨
金子般的阳光
羽毛从空中落下
快乐多么轻浮


●与回忆有关


夜深了,怀揣旧事的人
给去年
发了一个短信
准备起身的人因此坐下
隐入黑暗
我们摘星星
我们回忆
我们流下亮晶晶的盐

这些又咸又苦的往事也是你的
你接纳了
那些急于否定的
烟花与夜空
蜜糖与晨曦

静止中
一切都在移动
秒针,星星,空气
我们紧紧抓住昨天
存在的砝码

这很正常
到了深夜,我仍是一个柔软的女人
比如千里之外
河流寂静
有人唱一首听不懂的歌

它的旋律让我感觉到了忧伤


●初秋

河水漫漫上涨
心中的石头落了地
在这个四面围山的小城
局限是存在的
我从没见过落日
沉入远方,辽阔的地平线
或许这样也不错
低头走路
抬头看天
山外边的事
只有白云知道


●暮碑上的诗句



台风的末梢扫过这个城市
今夜雨水盛大
跨不过这个门槛,我犹豫
再三。黑夜里
我的树木,静静站立
黑漆漆的森林,迷雾般的时光
我手脚冰凉



我去过一些地方
体力不支。辜负了高山,又辜负了河流
我形容过的草原空空荡荡
“谁能与你一起离开?”
羊群在半路返回
过去的路上开满小花
她们不知道
明天的衰老与死亡




还有一些破碎的音节
被偶尔呤诵
这是我的想象,我爱过
我不能带走,你们的惦记
永夜已来临
我含着蓝色花朵
那是世上唯一存在的美好
那是我对你最后的抒情

●沫

浪花涌起,携着旧时的残骸
海在远处,蓝得吃惊
你穿一件月光泳衣,鱼
一样游过来
告诉我夜色多么美好
除了时光
没有谁是你的敌人

●沫

阳光开满庭院,2004年夏天
衣服在绳子上摇摆
沙枣红了
戈壁滩上的沙子发烫
你好象路过那里
在黄昏
落日圆如蛋黄
一只麻雀飞过头顶
撒下一粒鸟粪



●出门草

草尖探出火车窗口,篷勃的一群
那么多年过去了,你们挥舞着绿色胳膊
一直向我招手

出门向西看,就是远方
我曾有童年,兄弟和伙伴
因为你们的流失,我一直呆在原地。


●夏日咏叹调--追风

是采薇,不是小薇
是豆科植物,不是小美女

前方的风更凉一些吧
哪颗星星代表你
看午夜的人力二轮肋动车


●夏日咏叹调-虫子

虫子在卷叶里睡觉
虫子在露水里睡觉
星空漏光,像个筛子

多好的夏夜啊我们可以睡觉


●咏叹调-与卿书


我想指给你看,那一些另外的道路
铺满碎石的,泥足深陷的,荒草遍地的
我想让你看见黑,看见风
吹开地皮
裸露,粗砺,荒凉,疼痛


我想让你打开窗户
天空多么遥远,更遥远的天空不在你的视线之内吗
云朵飞逝,鸽子盘旋
你想要抓住风,就飞起来了
这不是什么难事


呵,宝贝,我想让你堕入低处又飞至高处
我努力装饰,像一个无聊的医生
---这个过程多荒唐啊!
你或许已经笑了
那正是我的快乐所在



●厦门记事



记事1

亲爱的旅客们
由于机器故障
使你们肉身受到短暂的
限制
为此我们深感歉意

2007年7月1日下午
12点至4点
厦门高崎机场的
18号候车厅
我们喝水,吃饭,轮流
去看电子屏上的航班报告

这四小时
除了焦虑于
这可怜的,受限的肉身
我们一无所为

记事2

南菩陀有菩萨
鼓浪屿有蜿蜒的小巷,宁静的建筑
以及各色亮丽张扬的植物
我早已了然于胸
那些美被公认
那里人如潮涨

我开始习惯走小路
去一处人迹罕至的海滩
交几个联系不多的朋友

2007年6月30日上午
星榕门客栈附近的海边
有四女子围坐木头桌
喝小茶吹小风

我所了解的美丽
是偏僻的

记事3

我不会喝酒
我一再向你们解释
解释到我深感惭愧
这种可以让人释放的液体
我曾买下一瓶
收于室内
偶尔看看
却许久不曾动过它

记事4

赤脚浸入海水
小范围内的自由
这些不用我说

一如我们相聚
一如冰凉的海水
在一天之后
将我们远远分开

记事5

我们往回走
有些人上坡
月亮移出乌云

有些人从坡上飞速滑下
我私下以为月亮是属于一个人的
它跟着你们下坠

仿佛从你们出生那天
就降临的祝福
又圆满又孤单

记事6

夜凉如水
心里很疼
白月亮挂在枝丫上
几番犹疑
停留还是移动
她是这么想的吗?

几丝乌云呈包围之势,迅速聚拢
我不愿承认
这些年一直都是我在围着她走动



记事7

榕树褐色的长须
垂向地面
除了松柏,我还没有见过
这么持重的树
当我仰望,阳光从细密苍翠的枝丫间
倾泻下来
光斑,私语
像一段小插曲
在我的圆形裙摆上移动
我毫不怀疑,他还年轻
而我也不曾老去

记事8

潮水飞速上涨
淹没了护栏
淹没了持相机女子的脚面
她如此镇定
不像我们一群外乡人
在诗里
从各个角度歌唱着大海
却溃散于
她一次调皮的亲吻
那个为我们合影的女子
我知道她是诗人江皓的夫人
她从未写诗


记事9

车子呼啸而过
海岸线,棕榈,远远的抛在身后
速度将之拉成直线
好象它们在追赶着我们

我在车内,没有动作
我想我是停顿的
我与它们一样,眼前出现了欢腾的光芒
与飞翔的幻觉


●女秀才


秧苗抛入水田中间,裤脚高挽的农妇
有阳光的笑,黝黑而结实的小腿
她是邻家母亲,两个小男孩的妈妈
高中毕业,人称女秀才
嫁得不好
男人家徒四壁,唯眉眼清秀


与大嫂交恶,对骂时如背书
常语惊四座
挖苦人入木三分
迂回曲折
对方必呆愣良久方才恍然


干活利索,不让须眉,房前屋后
种花木十数种, 独爱
蒲公英
春来,开小黄花,顶生白色冠毛
风吹,散落田野沟渠

●孤独

日光灯发出静响
打字机
来回移动
电脑
悬浮的蜘蛛
拥挤的地方塞满空旷

有时候
一个人在地球上行走
就好象
一个人在月球上散步

●儿童节

打洋鼓,穿崭新的白衬衣
我站在队伍前列
那年的红旗高高飘扬
穿过狭窄的街道

作为小学五年级
二班的班长
我仰望着主席台,从校长手里
接过一盘跳棋

风吹着白杨树,叶子纷纷跳舞
又绕过更高的旗杆
去了远方

在成为风之前
我们站立于小学操场
安静,肃穆
以为这围墙之内
就是祖国

●热爱


风吹动一小片阳光,在树梢摇晃的
圆形阴影里
我们握手,相互致意
大好春光啊,穴居的人纷纷出洞

我无法一一叫出你们的名字
当阳光普照你我
我们因为少不更事而相识
而说出喜欢



●醉花荫


从它内部的汁液开始,从它浓荫深处的
某个点开始
五月温暖,大闸放水
它开始流动,分叉


你可以为它命名
木芙蓉,夹竹桃,合欢树
它是自我的,又是
向上生长的


风吹一吹,它轻轻颤抖
仿佛醉
所有的水瞬间回到它的源头



●天空


即使坐上火车,我也仍然追不上
被青山遮蔽的天空
旅行途中的玻璃窗外
天空仰望得久了,发现自己的笨拙


我移动着沉重之身
天空不断后退,变幻着它的背景
够不着啊
这局限,这时光


●雨及其它

雨下在窗外,一团混沌
此时已没有人抱头,惊慌,东奔西跑
能有多大的灾难呢?
对一个预备被淋湿的人来说

从天上到地下
雨水无根,此消彼长
我在局限里看到爱与恨
因为一场雨而显得暖昧,失去界线

我没打算出门
作为局外人,我的清醒已呈现老态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