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灯 ⊙ 无辜的绿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在废木场

◎灯灯



《在废木场》

而恰恰是你,我的亲人
一把木锤不离手
独自敲打着贫困的黄昏。你让钉子从木头中退出去
然后,把它们分开。这个夏天,在废木场,你的身上
结满了稀薄的盐。那里面,有生活的味道。生锈的钉子被整齐的
堆放在一角,有些已经陷进泥土里
而那时,你的木头
已堆得很高


《之后》

那些在肃杀的风里,相互碰撞的树叶 ,现在重新
回到了土里。它们是安全的。它们中的一些,已经开始
疲惫。在短暂的动荡里,甚至灰尘
也学会了沉默。空气逐渐透明。生活看起来还是
那么好。一大片阳光
齐茬茬
照在新生的绿叶上


《浮标》

用不了多久,火车就会带走你,到
你出发的地方
而我还会站在这里,十分钟。甚至
更久。我不断和你挥手,却不说一个字。我要站在这里
让你闭上眼,就会潮湿的
想起我
浮标一样,立在微微起伏
的人群中
不晃动。

《敲门》

木屑是后来掉下的。作为一扇门,灰尘见证了
它的沉默。它老化,记忆松动。它的男主人
在木门后面
有干净的额头。明亮的目光。唯一
令人费解的是他的宽袍子。

我走过去。弯曲的手指在门上
像一朵盛开的石榴花。门吱
呀一下开了
我们果然倚着门说了很久的话。

《等待》

戴盔甲的男人用低沉的声音
压住秋天。他叫我孩子。在他身后,叶子重新
钻出树枝
越来越多的鸟飞回来
在向阳的山坡我知道下一刻
他将缓缓
摘下面具。


《忆江南》

在江南,我是他年轻的妻子。吃蜂蜜,穿
花衣。脚踩着阳光,咯吱得响。
他喜欢看我笑。喜欢用手捉我的身子。说泥土
色彩的话。那是从前
黄昏并不凄迷。青春痘安份。一直站
在皮肤表面。



《木耳》

雨夜
森林里该栖息的都
栖息了
只有木耳悄悄爬上树木
竖起了
孤单的耳朵
六月还是这么潮湿
在森林里行走的人
风吹着他
瘦弱的身体
就像吹动一只
木耳

《雨夜》

下雨的时候我会
特别想你
所有的屋檐看起来都是黑的
都是旧的
一只猫爬到树上
它不叫了
灯有点摇晃


《蝴蝶》

黑暗中我们看不见蝴蝶
看不见那些被树木
隐匿
的时光
多少年了
我日渐淡忘了蝴蝶
从山坡上飞
下来
发出的尖叫声
在另一个蛹里
我害怕蝴蝶张开翅膀
我害怕天
始终那么蓝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1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