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晦 ⊙ 在实验室昏迷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空地》

◎蒙晦



《空地》

由于想象力,正如我们的欲望
造出的那块空地——他们急切地走进去
没有怀疑。由于悬在所有窗口的犀牛头
(望月的犀牛)脖子酸肿
而田野阴暗的上空仍有一块光斑
被过多借用,又永恒不能占有
于是,我们听到了孩子的哭声
情欲中的人,也就在这时听到哭声来自自己

由于他们的鼻子前,曾有一只更大的鼻子
嗅到了来自子宫的菊花味
曾有人教会他们,用五只手指——爱
另五只,却学会做爱
终于走进了树林,模仿自己的诞生
模仿痛苦和快乐是怎么一回事
于是这样一句喊声便在内心爬满:
“林中性交的儿童、林中性交的儿童”
正如在父母的牙齿间被狠狠咬住的名字
他们懂得,这喊声正扇向他们的脸
走出来的时候,他们已换过一张脸

有时,他们也会祈祷,像空空的柜子
跪着,跪向没有的方向
没有终点,有结局,但不是死
由于过早地学会,所以他们早就开始恨
由于这恨已持续多年,所以他们
连同他们的墓碑,一起诋毁那块小小的空地

2007.10月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