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华 ⊙ 夏日的坠落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流浪狗

◎夏华



流浪狗在街角撒了一泡尿
这尿蹩了六七里山路
七八个红灯   九个垃圾桶

流浪狗一直耿耿于怀
城里的狗都穿着花衣
像女人一样走着猫步

流浪狗一直失眠啊
一直无从找到满足的性爱
睾丸在慢慢退回到童贞

在众多晃动的口红和墨镜之间
流浪狗一直处于颠狂和失忆的边缘:
“主人的气味在一点一点地被脑垂体蒸发……”

流浪狗已习惯于对镜子中的另一只
流浪狗用土语说话:“回家去吧,兄弟!
你那牙齿和舌头上的饥饿和欲望比我的更甚……”

流浪狗一直在“狗急跳墙”和“鸡零狗碎”中
向着上帝祷告,而上帝却在这个城市的
晨报的第四版中消化不良腹泻不止

(编者按:上帝此疾的原因之一:上帝的
狗被感染了狂犬病,在注射氯丙嗪的
第三天死了,自杀的可能性极大)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9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