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生 ⊙ 远方,火车,红杜鹃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怀念家乡那些朴素的日子

◎玉生



    不知不觉已开始怀念家乡,那种朴素简单的日子。

    春天到来,万物发芽,雨水冲刷而下。南方的天可以下一个月的霉雨,人们躲在屋里快乐地闲谈,孩子们成群在屋檐下玩游戏。记得小的时候玩的最多的是投硬币,打纸角包,和斗鸡,这些都是很好玩的游戏.投硬币是在一定的距离将硬币投出,如果落在与对方的用手能丈量到的位置,那对方的硬币就归你。打纸角包就是把纸折叠成一个四方形纸板,然后拿去和别人对打,能把对方打翻对方纸板就归你了;为了赢得更多的纸张,我们常常趴在地上,认真地观看角度,然后集中全部力量打出去。斗鸡就是手抱住一只腿用它和别人的撞,看谁先倒下谁就算输。

    故乡到了春天,每年要举行一个比较特别的活动,乡里人把它叫做“打照”,普通理解也就是请道士来做法事的一种。暮春,乡人们为了乞求一年风调雨顺,消除灾难,往往会在村子里集体做一场法事。所需开销到村民每户去凑,如果哪家富有的,多出不限制,最后会列出一个捐款单。每次这些事都是由乡间具有威望的老人来操办,请道士,到集市上去购买所需物品,做斋饭等等。法事一般要做上一周的时间。期间每天中午和傍晚都会在村庄口路上请当地山神,道士们吹拉带唱。我们孩子也跟在后面,我们唯一盼望的是等着分饭吃。那饭是斋饭,大人们都说吃了好,可消除病痛。记得有一次,我拿着个碗去抢斋饭,结果由于孩子太多,饭被别人都抢走,在回家的路上我气得把碗给摔了。

    法事到最后一天,一般都会吃散伙饭,全村每户各邀一个大人参加,有时候孩子跟着去,乡人也无所谓。到了晚上道士还是会做法事,各种仪式都在最后一个晚上完成。道士吹响沉闷的海螺,那声音传出远在几十里地之外;那老的道士闭着眼睛吹笛子,他的笛声悠扬,仿佛把你带回到唐宋。还有震耳欲聋的锣鼓声,多种乐器声音碰在一起,加上老道士的唱吟声,场面特别热闹。

    谷雨时节一过,乡间便变得炎热起来,燕子已早在农家屋檐下安了家,它们孵出幼鸟,然后每天捕食喂养它们的孩子。小时候我们常常看燕子垒巢,它们会到农田去衔回最沾的泥土,然后一点点嵌在屋梁上。到油菜花盛开的季节,我们就整个人钻进花丛,在湿淋淋的金黄世界里,感受露水的滴答和花草的芳香。有时候,我们躲在一排残颓的土墙根下,拿着瓶子捕捉土蜂,我们用细木深入土蜂的洞穴,然后把瓶口套住洞口,那些笨笨的家伙就嗡嗡地叫起来,最后乖乖地钻进我们的瓶子。

    这个夏天,在城市里我没有听到过一声青蛙的鸣叫。我想向人诉说老家的青蛙的鸣叫,那是像雨点般,一阵阵一片片,伴着夏虫一起鸣叫的夜晚。这使我想起了辛弃疾《西江月》<[--]>-夜行黄沙道中: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七八个星天外,两三点雨山前,旧时茅店社林边,路转溪桥忽见。对,这就是我的故乡,多么亲切自然。小时候我们采莲荷叶上,我们听山间松涛低吟,或看泉涧喷涌,杜鹃蹄血。但如今这些都已不复在了。

    我静静地怀念家乡,怀念土地的气息,那味道使我永生也忘不了。

    我喜欢坐在高高的山冈上,看小河从远处流近,又流向远方,看人们不辞日夜的辛劳,看牛羊走在回家的路上。我喜欢坐在田野上,把头颅和稻谷埋在一起,那儿四季都长着野花。我喜欢它们的芬芳,看着粮食被高高堆在晒谷场上,这让我想起我的妹妹,那年她还没出嫁,我们可以一起打猪食,她走累了,然后我背她一起回家。

    关于故乡,每个人的回忆太多了,我想用一辈子也书写不完。当城市的人们沉沦于整天忙碌中,大脑的回忆在逐渐退缩。这时我选择想一想家乡,从城市抽身而出,让我更懂得了什么才是感动,我记下它们,并怀念那些简朴的日子。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