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来 ⊙ 树叶的叶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微小的盛放:11—25

◎叶来



11、《短信》


上山的时候,没有感觉这是周未。第二次上山,似乎有点找不到北,还好凭着记忆,还是上了山顶。


这个城市气候还是相当的好,山上的树木,还有灌木都还呈绿状,没有给人以秋风萧瑟的感觉。登上观景台,临暮时分,相思树秋风中摇摆,像极了烟霭,缓慢地升腾,又似彼此抚摸,清凉的手臂,于是,便渐渐有了温度。


在山顶,我便有些心慌了。那日上山,乘着夜色,酒意正浓,而此时,无半点酒意,却有莫名的惆怅。一位女子,坐在相思树下的石礅,神情冷漠,如秋风里的蔷薇,独自放映。我不敢打搅对她,远远地看山下的湖面,周围楼群林立,却似深夜里的荒原。


你发来短信:秋已至,天转凉,鸿雁下斜阳。菊花香,徐风携清凉,多安康。周末快乐!


这是秋末,我收到的最美的短信。我说,在山上。你说,在山脚。彼此仿若光影,为邂逅而生。


2007.10.13


12、《梦境》


上邪! 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 江水为竭, 冬雷震震, 夏雨雪, 天地合, 乃敢与君绝!


去看了场电影《铁三角》,影片中引用了一首汉乐府民歌《上邪》,这是一首是情诗。从电影的声光角度来欣赏,让人耳目一新。真有点,天地之绝犹记耳中之感。


昨晚做了个梦。


夜晚,一出戏正在演出,男主角在台上,似是在唱戏。台下突然站起一女子,泪流满面,手持长枪,对准男子,砰地一枪,男子向后倒去。女子弃枪掩面,转身飞快而去。台上台下,众人哗然。


醒后,细想来,当时她站起来举枪之时,怀里还抱着一个婴孩。很是诡异。这是位因爱生恨的女子,与君绝的方式并不是以身殉情,而是杀了她所爱的人。我不知道这个梦有何寓意,但却也凄清唯美。这样的镜头在白日里闪过数遍,很是难忘。


其实,人的生死也就如梦境一般,只是决绝的态度却各不相同。


2007.10.13


13、《独行》


一个夜晚真的能发生很多事。


从家里到电影院,只需要大约十五分钟的路程。影剧院就座落在这个商圈。这是一家五星级的影院。秋凉,看电影的人不多。看完一场电影,从原路折回。经过一个繁华的商业区,夜暮下灯火明灭,树下,站着几位站街女,脸上打着厚厚的油漆,黑暗中,像白色的小花,诡异惊艳。我从她们的身边经过,不免多看两眼。


影片讲述的是关于人性的贪婪,最终归于虚无。而树下的那些站街女,所搜寻的目标,便是那些为欲望所燃烧的男子。那些白色的小花,开得艳丽,煸动着黑夜的火焰,摄人心智,使人沉沦,从而在黑暗中迷失。


回到家冲个凉便写点文字。到子夜时分,友人挂来电话,说过去喝酒,因有外地朋友在场,就欣然应了去。几个熟识的朋友,吃海鲜,喝啤酒,谈论死亡。酒是越喝越多,情绪都十分低落,因为其中一位友人的兄弟,不久前因病刚离开人世。我们消化掉的不仅仅是大麦泡沫,还有大量的人体激情。


秋夜让人迷醉,仿佛注定,今晚我一定会醉。打出租回去,秋夜模糊,想到那些白色小花,盛放是不应该被拒绝的。


它们在秋风中颤粟。为人所知,任人采摘。


2007.10.13



14、《亡人》


   去者日已疏,来者日以亲。


   这是汉古诗《去者日已疏》的开头,似雷霆之笔,就写下了这样苍莽,纵越古今、隐含着人世间无限悲欢离合之情的两句。


   是啊,对于死去的人,时间长久了,不免变得模糊,即而转为虚无的境地。


   这首诗的作者名字已佚失。可以想象作者路过城郊外,看到废墟的墓地,有感于世间艰难、人生如寄,生死难测,抒发人世怀乱,归而不可得的悲怆痛感。


   关于死亡的作品,很喜欢陈先发先生的诗作《丹青见》。


死人眼中的桦树,高于生者眼中的桦树。
将被制成棺木的桦树,高于被制成提琴的桦树。


    ——摘自陈先发《丹青见》


   那日,闻友人之弟突然病逝,便去奔丧。车子开得很快,在一条极窄的道路,前面一位骑自行车的人,眼看就要撞上,猛然一个急刹车,车是刹住了,而车轮已打滑,向前冲也一米多,停了下来,就差50公分,吓了一身冷汗,心脏狂跳不已,久久不能平静。


   回想起来,心仍有余悸。


   这些年到太平间的次数日益渐增,看过的亡人已经很难数清了。白日点香,扣首。晚间,伫尸旁守夜。游走于众多的亡尸间,其实并没有恐惧感,有的却是敬畏。送亡人,有许多的苦怆,还有太多的遗憾。


   去年也写了首关于死亡的诗,就录于此,权当记录。


无常世界里的舞蹈,停也停不下来。
那个人,那个已被称为亡灵的人
已在路上,穿过早春的雨,
或是白日,或是黑夜。
一路被温暖着,他看到了另一个世界
最高尚的肢体动作。


一些声音由此响起,
油灯始终没有熄灭。
然而我们作为非悲哀者,
在亡者面前喝酒、吃肉、打牌,招呼电话,
由此世间多了雨水冰凉。


是的,他已看不到我们,
而我们已顾不上谨慎。
枯黄的肉身
悄然坐起,轻掸了下旧棉絮,双脚离地
双手向后一推,单腿向前,反复练习
早春行走。



        ——拙作《早春行走》


   是啊,亡人有轻薄之美,是生者所不能感受到的。愿死者安宁,生者保重。


2007.10.13


15、《High酒》


昨晚又去High酒,一帮朋友兴致高昂,秋风劲爽。


这个排挡是我常去的地方。边上是一座公园,虽然也有室内,但我们喜欢挨着公园边坐下。已是深秋,秋风甚急,敌不过一帮朋友的酒兴,High到高时,二锅头往喉咙里一倒,便说,好酒。至子夜,众人方各自散去。留下人影绰约,凤凰花木醉意不醒。


回到家中,突然接到一则短信:夜来了……真好……可以想念……越来越好的……兄弟……


一看是X君发来的短信,眼睛大热。接着电话突响,是X君,兄弟,过来喝酒。我也不说刚High过酒,便说,过来我这,莲花。随后,X君打的过来。时值子夜,但夜色却抵挡不了彼此的投入。X君大我十多岁,心态相当好,是个乐观的老少年,诗人,先锋诗人。是我敬重的老大哥。


说真的,眼泪都快要掉下来了。那么迟,有兄弟惦记,难忘啊。兄弟,你便是我的恩海。我们把盏对酌,秋风不当回事。其实,我知道,除了见到X君的场景外,我什么都记不起来了。如何分的手,现在还不清楚。


头整整痛了一天,我只能慢慢回忆。有一点可以记得,我们大概是下半夜近3点才分的手。


High酒High高了,往往我会往自已的胃里下药。


2007.10.16

16、《避孕套》


见过这样一位男子。在天堂酒吧。


他过来请我喝酒。我独自一人,他也是。两人彼此素不相识,但却显得很寂寞的男人,坐在了一起。其实,很多时候,两个男人都可以有许多的话题,关于酒,关于女人,关于工作。而他却在告诉我他的经历。这时,我很认真地看了他一眼,这个男人四十上下,一副略显苍桑的脸,但有股坚定。


他来到这个城市不久。来之前已离异。他说,他这辈子最大的不幸,就是过早地成家,时间一晃就十多年了。开始他还爱那个女人,可是生活渐渐陷入了,与他青年时代所相悖的境地。开始他们为物质所困,但后来也渐渐打拼一定的底子。物质开始丰富,而情致和兴情上的差距,越来越显得苍白无力。女人时常查他的手机,翻看他的钱包。这是他十分难以容忍的,但他们有一双儿女。他和她彼此冷漠,时常打冷战。可他不敢提离婚的事,他怕伤害到更多的人。


他喝酒喝得很凶,一杯接着一杯。他话说得很慢。我不说话,看着他。从他的眼里,我看到落寞,就像这座城市细小的凤凰树叶,秋风一吹,散尽了所有的心思,落入湖心,湖水打得很开,接住了这个男人的所有心事。


终于在去年,一次,他喝酒喝得很迟回家的第二天,女人在他的钱包里,发现了一只还未开启的避孕套。后来的事,大家都可以想象得到。他受到女方男方家的众力指责,最终他众叛亲离,放弃了所有的一切,独自黯然离开了他所在的城市。


说完,他有如释重负的感觉。举杯对我说,唉,朋友,我说多了,干了这杯酒。这是这个男人最奋力说出的一句话。我说,来干一杯。我看着他眼中似乎闪有一丝的愧疚和不安。


我看着他,想再说,但我止住了。他看出来了,说,朋友,你有话说吧。说。没事。


我盯着他说,我想问你一个问题,那只避孕套仅仅只是个道具,是不是那晚你故意放里去的?男人突然抓住我的手,欲言又止。表情显得紧张而激动。大约过了三五秒,他松下一口气说,谢谢你!如果你是女人,我们有可能再谈一次轰轰烈烈的恋爱。


他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我思忖,从他的眼中我得到了确认。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子夜时分,我们彼此道别,没有互换电话号码。我送他先上车。看着他离去,我抬头朝酒吧门口看去,说了一句,欢迎来到天堂酒吧,这里便是天堂口。说完,我感觉身心巨大的疲备。


我没有就此回去,到湖边小坐。湖水不仅仅接纳的是肉体。后来我把这个经历告诉一女友,女友问,天堂酒吧在哪里?


2007.10.17


17、《简单》


   今晚读到这样一首诗。


揽裙未结带,约眉出前窗。
罗裳易飘扬,小开骂春风。


      ——《子夜歌<其二十四>》


这是南朝乐府民歌中的一首情歌。非常喜欢这最后一句:小开骂春风。诗中所写的是一位女子为了与情人约会,匆忙系好裙带,画好妆来到窗前等心上人,由于女子身上穿的是轻疏丝质的裙子,春风一吹,便把她的裙裾吹开,她不由得轻轻笑骂一句。


看得出少女情怀,笑骂的似乎是春风,但是却是在埋怨心上人迟迟不出现,一嗔一笑,只怨春风,温柔中略有带泼辣,热烈地向往爱情,生活情趣的微小绽放,作品一下子就生动起来,很是让人感染。


秋夜让人感伤,秋风让人神伤,但读到这首诗,整个人的身心都似乎疏朗了许多。


仿佛山上,你的笑使整个山野顿时疏阔起来。初秋的风,细小树叶,松涛轻晃,仿若清商曲调,丝竹之音绕于云霭之间。


记得再次上山的时候,山野的花草,在午后的时光里默契辉映,自然并且简单。


2007.10.18


18、《习性》


关于花木,我所具备的知识储量甚少。但人的一生中总会有几株喜好的花草树木。


木棉,从一位女诗人的笔下说,这是一种会哭的植物。记得一次在一座寺庙的门口,看到一株高大的木棉。时值暮春,木棉花巨大火红,却许多开始凋落。亲眼看到它的凋落,砰地一声,落地之时,声音沉闷,像极了寺内没有使出力气而敲打的暮钟。我的心也随着它的坠落,心情十分地沉重。看到这种坠落,就如生命的一种哀歌,至今还很难以忘怀。


在春天,看到的特别绚烂的花便是刺桐红了。这种花也是长在树上,远远看去,树干上红彤彤地开放着,视觉上给人造成很大的冲击,像是一场视觉盛宴,生如夏花,如此绚灿,是大自然的造化,热情奔放,怀春的心情便不是湿漉漉的了。


还有两种树花也是我喜好的,一种是凤凰花别名又叫:红花楹。开出的小花也是盛大绚烂,素有“叶如飞凰之羽,花若丹凤之冠”之美称,代表一种细腻,抵达每位路人的心,还有雨水,彼此融入。另一种便是紫花,开得并不绚丽,花色粉紫红,有一种恬淡高雅,这种被称之为"穷人的兰花"的树种,并不需要特别的环境,很容易生长,随遇而安,坦然自若。


蔷薇,蔷薇科,落叶灌木。这是我唯一喜欢的灌木花种,植株丛生类,有很多是野生,野蔷薇代表浪漫的爱情。它还有个别名叫买笑,很有趣的名字。便想到有这样的诗句:大道青楼飞凤盘,柳眉买笑意难欢。更有周幽王和褒姒,“千金买笑”的典故,因佳人而亡之国。说来蔷薇就像一位绝世的美人,不但有媚柔之情,又有野性之惑。


很多花木都有它的习性,然而接近它的人,便或多或少地染上一些它的习性,从此不可自拨。这是他自己选择的。


2007.10.19


19、《轮渡码头》


印象中,是第一次在夜间乘轮船过渡。


刚参加完一次盛大的宴会,带着酒意。我们无言。乘电瓶车到轮渡码头,两旁的树影,飞速地移动,仿若盛宴之后以最快的速度消散。时值深秋,在轮渡,夜里依旧人潮涌动,看似热闹的场面,却有着许多的寂寞背影,像故国的冷月印在波动的水中。


我尽量靠近船舷边,让海风最大程度地吹着我的脸。而身边的一对小情侣,因为风大,男的拥着女的向内移动一两个身位。其实,我知道这是一次微小的关爱,但人们总是无法查微。他们的表情温和,目光深情。而我却有着一种若有若无的悲凉的平静。虽然你便在咫尺。


即便海水撞击着我的心灵,我仍感觉不到它的浩大。我时而低头盯着海水,时而抬头看看皎洁的月光。清冷。有所思。


岸上的灯火越来越明显,刺眼,接近,但有一种离疏感悄悄弥散在我的头绪中。很像风中的那件衣服,无从辩认,也一无所知。当船一靠岸,人们便匆匆离去。


轮渡码头成了人们聚合与分离之所。只有独行客,轻轻说了声:再见。便隐于夜色,不回头,免于泪水。



2007.10.24

20、《脚步声》


欢唱过后,盛大的烟花便各自散去。少部分人继续着绽放的片刻温暖。她独自一人离去。


藤类植物大部分的阴影,都被巨大的老榕树影遮盖着,显得恍惚,而老榕的巨大根须垂在风中,接近地面,不成排列,乍一看就有点像学名叫"一帘幽梦"的气生根,琼瑶的味道。想想有时候自己也很矫情,《一帘幽梦》这部小说高中时代就读过,现在再看这部影视作品,的确还是很喜欢,被费云帆和汪紫菱两位主人公的旷世绝恋感动得不得了。


这是个闻名全国的风景区。已是深夜,游人已甚少。回去的路相当幽静,虽然这里夜景工程做得相当好,但灯光大部分都朝着树木天空而去,只有少许的光铺在路面,显得弱不禁风。


飞鸟早已入林,黑夜巨大而空旷。她形单的身影显得弱小,风似乎有点大,涛声尚算做个陪伴。但是潮声并不紧凑,只是一阵一阵地来。可是她的脚步声却如此密集,清晰节奏,是潮声所不能赶上的,很像旧电影里的回响。


她一直这样走着,朝有光的方向。像夜里绽放的蔷薇,独自幽香,具备内心的盛放,洁净坚定。


有时候脚步声便成了一种秘密。


2007.10.24


21、《邂逅》


春天的清晨,小城被昨晚的微雨打伤,湿漉漉地疼痛着。有人在公园里练习穿耳术,那张模糊的脸,就像油画布的初稿,有被烫伤的可能。


我起得早,就出来走走,街上很少行人。电话响起。尚生,曼妮走了。电话那头传来老易沮丧而沉重的声音。我问,什么走了。他说,曼妮昨晚吞食了大量的安眠药。啊,我大吃一惊,等等,我就过来。老易说,等我安排好,你晚上再来过来吧。说完挂了电话。


这是怎回事?我的脑海里不停地搜索,便总找不到答案。就朝公园的方向走去。公园空无一人,那个练习穿耳术的人已不见。小雨又似乎淅沥沥地下。


白天基本了解了下曼妮的死。三年前她曾受到情感上的挫折,远离家乡从西部来到这座小城,并且认识了老易。前些日子她那在西部的男人终于找到了她,知道她在这里的一些状况。于是,一切都很明了,争吵,厌倦,继而还是厌倦地争吵。结果曼妮用最愚蠢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而那个男人一时不知所措,吓得逃了回去。


晚上我直接去了医院的太平间。许多人的脸都含着霜,只是相互点个头,我过去安慰了下老易。到灵堂点香。离灵堂不远处,一位身穿黑衣的长发女子在暗暗哭泣,我想是不是曼妮的亲人,就想过去安慰一下。


当我走过去一看。啊。我几乎惊呆。这不是尹至吗?一股难以控制的情绪一下子涌到心头。我过去坐在她身边,拍了下她的肩,说,小至。是我。她抬起头,表情也相当吃惊。她盯着我,泪水更加抑制不住,尚生。她哽咽地说了声。然后把头趴在我的肩上不停地哭。可以感受到她那巨大的悲恸。我没有打扰她,让她静静地哭。


后来我知道,两年前曼妮到北方旅行时结识了尹至,两个情感都曾受过伤害的女人,便有了许多共同的话题。后来,她们各自来到相邻的城市,彼此密切,没有亲人。


真的没有想到,会在这种场合遇到小至,我内心欣喜。但为她们的姐妹分离而感到无助,只有劝慰。


邂逅在生死之间,人性里巨大的情感反差,足以一生难忘。我和小至走在街上,香樟树依旧挂着许多去年的旧叶,有一些落到了我们的脚下,而一些新绿只能昭示着生命的开端。包括那些挣扎在情感漩涡里的男女,异常敏感,去完成属于各自的生命旅途。


2007.10.26

22、《倾述者》


在小鸟岛内听一场盛大的的交响乐。但对我这个五音不全的人来说说,很是无聊,听了一两节便起身走出了音乐厅。


岛内的秋风还是比较迅疾的,吹着我迷离的眼,乘着点酒意,我往暗处走,福建路,市场路,等。最终走到一个很小的街心公园。看见一位流浪汉在树下坐着,手中拿着一瓶丹凤高梁酒,哆索着手,硬是打不开。我走上前去帮忙完成这个动作,便有了想同他谈一次话的想法。他大约四十多岁的样子,头发篷乱,干瘦的脸写着无数的风霜。身边堆放着一些衣物、香烟及一些饼干零碎的食品。


作为一个倾听者,我萌发了同他喝点小酒的想法,就走到边上的士多店,买了两听的啤酒,没想到他跟了上来,掏出钱要帮我买单。真的很吃惊,记得他掏出的其中有一张钞是五十元的。真是让人刮目相看,当然没有让他买单了。他走路一瘸一瘸的,才注意他是瘸子。眼中大热。

他喝白酒,我喝啤酒。深夜了风吹着他恍惚的脸,我着心隐隐地疼痛起来。干脆席地而坐。他说本地话,普通话也讲的很标准。他说,他来自山东,后落户本地,信天主教,家族声望高,后来没落了,说他毕业于厦大物理系,说他姓胡,甚至关心我在本地的工作生活情况,如有不顺,一定得找他帮忙,等等。还告诉我,做人不能有大错,当坦然。说到这里我自己都惭愧起来。只是拼命地点头。作为一位被倾述对象,我认真地听,基本不说。其实我了解一位压抑了太久的人,很需要别人听他说,而只有这样,他心中的积愤才能恰如其分地表达出来。


他喝酒不快,边说也只是稍稍抿一小口,而我心中大热,大口地喝,喝下这秋风最苦的酒。可是还好,他长期生活在这岛上,三餐都会有周围的店家提供他食品。还有烟和酒。我同他聊了大概一个多小时,朋友挂来电话找我。于是,我们分手。他抓着我的手,眼含这个秋天最让我感动的神情,盯嘱我,好好生活。他脸上的筋根暴突,显然是很激动。但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我握着他的手,说,我会再来看你的。转过头去,心中百般滋味。

第二天晚上十二点多钟,我又一次经过街心公园,看见他已合衣睡下。树下依旧堆着他的那些食品衣物。我无言,此时眼中暂无泪水。

或许无言就是书写的最佳表达。秋风依旧昨日般迅疾,扫过一堆落叶,其中有他的片言片语。


2007.10.28

23、《佳人》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
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宁不知倾人与倾国?佳人难再得。

——汉.李延年《歌》

虽然知道这是一首描写绝世佳人的经典之作。北国的苍茫辽阔,却有着如此无双佳人,总是让人屏息心动的。但我在读这首诗的前两句时,却有一种苍茫绝艳,哀怨绝衰的感觉。


佳人在高处,高处不胜寒。其实,这是一种心痛的直觉。


独自走在松林里,松果落下,秋天的景致令人伤怀。松针。小径。柔软得如她那张脸,有着不轻意表达的风霜。她抱着双臂独坐于崖上的岩石。这里没有故国的清风,有着秋风落下的内心荒芜,它们一点点褪去岩石所有的颜色。


这是个让人十分怜爱的女子,像生长在崖边的野蔷薇,独自开放,带着轻微的香气,独单而坚定。夕光如此平静,我仿佛听到蔷薇花开的声音,弥漫在山气中,随后隐而莫闻。


这落日,这最古老的隐喻,一日复一日,它们的余辉总是相同,一如它们总是相异。一如她含霜的脸,美撼动人。


有一次,李延年在汉武帝面前唱了这支歌,本想告诫一番,不想武帝听了之后,被歌曲打动,非得找到美人不可,虽然这仅仅是虚构的人物。其实,后来我心想,两千多年前的汉武帝所要找的真正美人,应该是在他的心里才对。


2007.10.29


24、《吸烟》


突然有一天,抽了许多支烟后,咳嗽,便吐了口痰,发现痰中带着些许的血丝。


虽然称不上是一个老烟枪,但想想烟龄也有十来年了,其中陆续戒过几次烟,可最终现在还是在吸。


除了平常交往相互递烟,也常一个人坐在落日下,或在电脑屏幕前吸烟,一支接着一支。烟草这奇妙的东西,总是让人扑朔迷离,它作为一种生命力极其强盛、适应性极其广泛的植物,我有所钟爱。虽然我不知道它的起源到底有多少种说法,但同其它许多事情一样多解,似乎难以定论。


不管如何,吸引人的总是有它的理由。

其浓烈的气味和特殊的芳香,让我晕眩,就如我笔下书写的每个意象,我对它充满了眷念和不舍,于是暂不理医生们怎么怎么说有害健康,等等。我想,点一支烟便千回百转了。


写作的时候,基本不放音乐,喝一至两瓶啤酒,但会抽大量的烟。我喜欢这样双重的晕眩感,能让我的内心更加敏感和平静,在寂静的时光里,书写内心微小的绽放。


而有时候,也可以停止书写,安静地想某些事和人,独自听身体里禁锢的人性之花迸裂的声音。


吸一支烟代表一件事,或一个人,你便可以在烟草的气味中嗅到她的芬芳。不至于流泪满面。


2007.10.31

25、《大侠》

你是第一位称谓我大侠的人。


注定了李寻欢便是个大侠式的诗人,也注定了他的孤独。就像人性的监狱,注定了在他的内心深处有一副难以解脱的枷锁。


很小的时候就看武侠小说,最早是看《七侠五义》,那时才读四五年级,被小说侠义情怀所感染,但对书中所描述的侠义之举也是一知半解。直到上初中的时候,看了金庸的《射雕英雄传》,对侠义的理解才有了初浅的认识。随后又看了梁羽生的《七剑下天山》,才知侠之大义深不可测,荡气回肠。


可是当我看了古龙的《多情剑客无情剑》后,被那诗意般的内心刻画所震撼。小李飞刀,李寻欢,这个人物形象就像模子一样印在我的脑里,一晃便是多年,至今对他的悲情色彩无法释怀。李寻欢含泪出走,浪迹天涯,他不想再看到自己心爱的人,也不想再看到自己的庄院,还有那昔日给予自己温柔象征的梅花。从此,他成了一个无家可归的浪子。


李寻欢极痴于情,十年的郁郁寡欢,以醇酒打发时日,皆于有所思。林诗音便是他沉溺于池中之物的最大动因。


这是一条苦行僧之路。非常符合你所说的大侠。而所谓大侠,便是行走在边沿的人性最为柔软的脆弱一面。比如一则短信,或者一个电话,便可以击溃你对我大侠的称谓。


我最终只是位与大侠无关的人,仅仅是多少染上了点李寻欢的习气。


2007.11.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