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来 ⊙ 树叶的叶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微小的盛放:1—10

◎叶来



微小的盛放:《阅读》


1、《阅读》

 心有猛虎,细嗅蔷薇;盛宴之后,泪流满面。

 有一天,起得较早,就抽了本书,沏了壶铁观音茶,坐在客厅翻阅。猛然看到这句话,很是凄美。一时情绪竟难以控制,眼眶已然满是泪水。很像秋日的雨水,含蓄,没有主张。茶很香,代表一种愉悦,而文字却像毒药,猛然撞击我的心。很像那场旧电影,镜头缓慢摇过:那年夏天,K完歌,送你回去,在漆黑的楼道,你轻吻了我。而我捉住你的双手,时光停留在翻飞的树叶上,竟如此短暂。

 若干年后,接到她的电话,很吃惊。她还保留着我的电话号码。寒喧了几句,树叶一翻,又是多年后。

 午后的时光,宁静,无所事。看天边的云层翻动。便给你发短信:心有猛虎,细嗅蔷薇;盛宴之后,泪流满面。


2007.10.8

2、《自斟自饮》


习惯了一个人自斟自饮。很多时候,许多友人反馈回来的信息是,一个人在家,不喜欢喝酒。而我确实不同,一个人喝酒有很多好处,比如,可以想你所想的人,可以写你想书写的文字,可以放浪形骸,衣冠不整,等等。


还有一个人我想提一下,他便是我的诗人好友陈小三,他也喜欢自饮,常常一瓶啤酒,或者几小口二锅头便晕过去。这是从他话中得知。可我们平常喝酒,他通常要三两瓶后才会发生的事。他自称是个酒量很差的酒鬼,而我也好不到哪里。突然接到好友打来电话,说过去泡茶,好茶。我说,还是喝午后酒好。很喜欢一个人,或着三两个喝午后酒。喝着喝着就晕乎乎的。这是我喜欢的结果。用瓶喝,第一口小心喝,边敲文字,第二口便大口一些,一喝就喝到了肚皮上去。就抽支烟。


一支烟吸了一口,就想些琐碎的事。烟灰来不及弹落,弯成弧线,灰烬有一种粗野的孤独。而身边的那支酒,盛放的是内心的冷却。


2007.10.8

3、《对话》


女人要去逛街。男人说,去吧。男人出门会友。女人问,去哪?见谁。

几天前在某友人处喝茶聊天。朋友挂电话来说,明日一起去游玩。便问身边的男人,一起去吗。男人回答,说,好吧。女人马上说,别去了。男人只好改变了主意。

男人在外喝酒,举杯错盏,一帮朋友好不热闹。电话突响,女人来电问,在哪呢,那么迟了还不回来。男人答,正喝着呢。大家立刻停了下来,盯着男人。男士们说话声小了许多。女士们更不敢作声。男人举着酒杯,尴尬地看着大家。对着电话里头说,好了,好了。就结束。

当男人和女人,相互抚摸对方脊背的时候,可以感觉到对方的温度,盛大而热烈,而肉体一但分开,温度便会迅速下降。就像电话两头,言语都会有些许冷漠与冰凉。

2007.10.8

4、《书写》

 昨日刚写完叙事体长诗《东新59路23号》, 小至这个人物意象缘于04年的一次写作。刚好也是10月份。那时小至这个意象比较单薄,三年过后,我终于把她写得饱满一些,确是花费了我不少心神。

 这么多年来,不敢说爱,不敢言情。多饮酒少吃菜。

 一友人发来短信,最近看了你的诗,很感动,你是真实的,而很多人都很假。我不知如何回答。心想,虚实之间,如浮云般捉摸难定,就像我们内心盛开的神伤之花,绽放只是为哪般?又在网上读到一则网友留言:静静读完,有点神伤,跟着你一起,似乎波澜不惊,似乎淡定从容,但读到最后,还是忍不住扼腕叹息。

 很感激这位网友,能安静地读完这首长诗。

 或许我们内心的波澜,在日渐模湖的脸上渐渐消逝,淡定的也许仅仅只有文字,书写也仅仅是片刻的绽放。

2007.10.8

5、《眼疾》

 一直很喜欢《爱尔兰画眉》这个碟子,听了多年,那种来自西欧的灵性之乐,风笛的声音,还有钢琴和吉他的声音,纯净得像水滴一样,一碰便有轻微碎裂的声音,仿若山水的寂寞,远远地从那个阔别已久的地方传来。

 刚滴了眼药水,内心已然安静。

 眼睛去看了医生了吗?还是少敖夜吧。

 近日因上网写作,造成了眼睛不适。本来要去看医生的,但后来买来眼药水滴,缓解了许多。来自苏格兰风笛里冰雪的寂寞与忧伤,仿佛具有风的悠远,干净得叫人想哭。就如这一则短信具有了风笛的宁静、悠扬,一切生命中所有的不快,在流淌的音符里,耐心而缓慢地消逝。

 我所知的,人的一生难免会碰到过这样的眼睛疾病,那么,请你相信,眼疾不是病,是一种思念。

2007.10.9

6、《快乐满袖》


这个男人没有一张十分精致的脸,却有一副菩萨的相。


保养得很好的身子,穿质地优秀的T恤,朴素低调,却蕴藏着一种与生俱来的高贵与干净。眼镜里透着睿智的光,但很亲切,这是一位成功商人所具备的优良的品质。一个人的外表,多多少少都可以找到一些,基本符合他内心品质的蛛丝蚂迹。这一点,在这个男人身上,体现得相当充分。


我们喜欢在大排挡喝酒。五味杂陈,行令三千。凤凰花开,凤凰花落。


在莲花夜市,台风来临前夜,风势渐渐加深彼此的印象,酒却越喝越豪气。在幸福路,这条在日渐消亡的老式街市,我们挨着长满苔藓的旧墙,举杯畅饮。在顶澳仔路,夏日的尘土并没有击退我们的酒兴。我们越喝夜色越浓,淋漓尽致。


回到家彼此一个电话,或一则短信。俺到家了。哥儿们,好样的。这个男人具有充分的理性与豪情和难得的细腻。


他说,或花或酒,愿快乐满袖。


2007.10.9

7、《术士》
  
   友人来电说,饮酒。多个时日了不曾在外喝酒。饮酒罢,才回来,冲了个凉,听Joanie Madden的风笛音乐。
  
   想你说的话,不理你了。
  
   记忆中是三次。第一次,去年夏天,你打出租,付了车费,你说,你再这样,我就不理你了。凤凰花开得绚烂,宛若你衣着浩净,没有瑕疵。第二次,在一次朋友生日的聚会,同你喝酒,不饮,说,才不理你呢。无言。酒畅,仿佛人事,海天路上,人声鼎沸。第三次,你说,我才不理坏人呢。其实,我是个很容易降伏的人。
  
   中秋已过,月圆月缺。秋风描述着各怀心事的内心,有些许的惊慌,使乱发在空中飘飞,带着愉悦或者脆弱。
  
   每个人的内心,或多或少都隐藏着某种尺度。比如,不理你。就像下了毒,它让我对尺度的判断,很难剔除,但很彻骨。就像早期,人类发现毒药是一种偶然。具有毒药知识的人,在那个时候被尊为是部落的术士。
  
   而现在依然存在。你便是术士。
  
  2007.10.1

8、《拾荒》


很多时候我都会站在街头。莲花北路是一条很窄的路,已是深秋了,两旁凤凰树仍有绿意,但秋风一吹,细小呈黄色的枯叶,便像黄金落了一地。有些落在行人的发上,他们并不在意,轻轻一拔,匆匆赶路。


站在街头,点支烟,寂寞自然是有的,便抬头看看天上的云。秋云婉约,留恋的不是天空,而是在高处的静默。


而地面上的人,坐公交车,上车下车,从一扇门上去,从另一扇门下来。像闪电。


昨晚,我在等一位朋友。等人是个很烦的事,但当时确实没有这种想法。突然,我眼前出现了一副俊俏的脸庞,在我身边一晃,走到设在路旁的垃圾箱,打开,翻了翻又合上,没有半点羞涩。我细看了下他,十七八岁光景,着衣干净,穿球鞋,肩上挎一大布袋,步伐很快。我盯着他,他依然重复着那些动作。我很想过去问问他的情形,但步子确实无法跟上,只好做罢。叹了口气,点上一支烟。


很多事都无法追根究底的,或许一时的念动,存在着踉怆的感触,而若干年后,或许便被忘记,但它们依然会像深海里的花,黑暗中独自生长。


2007.10.11


9、《少年》


接到友人的一则短信:


少年岁月去悠悠,胜地重来已白头。记得鼓楼楼北路,雪花如掌典羊裘。


随后便在手机上即赋一首应和友人:


秋风北路路遥迢,略记三千典酒楼。高台悲风照北林,白发已歇少年头。


许久不曾闻"少年"一词了,今日读来,真是万千感慨。戒律般的秋风刀雨,日渐离去的少年滋味,这般,哪般?我无法回答我自己提出的问题。


记得少年,衣食无忧,到外地上学,开学或假期行走在两地,乘坐的是小型客车。汽油味浓,加上有些妇女、孩子的呕吐,车厢总是弥漫着各种异味。只好把头贴着车窗,让风吹进来,就会好些,即便是冬日也得开一小缝。


车子就像动物,一路奔跑。其实,那时少年的滋味已很少很少了。



2007.10.12



10、《电影》


独自去看了场电影。在路上就想好了,一定买1排1号的票。从小到大都没有做过这事。走到吧台。说,1排1号。啊。售票小姐有点惊讶。我说,你见过买1排1号的吗?她摇头,说,没有。我笑着对她说,你终于见到了。


心里为此次的行为感到得意。


现在网络发达,电影可以下载看,或着在线观看。到电影院看是许多年不曾有的经历了。


记得小时候,一到周未,父亲就给我一些零钱,叫我带着弟弟妹妹去看电影。有时,他也带我们去看,有一次,父亲骑自行车带我们去看电影,我坐在车头,是斜着坐在车杆上,弟弟妹妹坐在车后,抱得紧紧的,其实,那时也没什么紧张的,一切都很自然。回来的路上,我的屁股坐麻了,脚也一样,回到家才发现,一只拖鞋没了。

想想那时,看电影要经过一条浮桥,我总牵着弟弟妹妹的手,走在木板铺成的桥面,河水哗哗地流,很像电影里的镜头。我和弟弟穿着军色的小中山服,妹妹穿花格子粗布衣。一路欢笑。


   而如今,弟弟妹妹在各自在不同的城市生活,见面自然就少,甚至二三年才见一面。就像我们多年,未曾到电影院去看一场电影。结尾,音乐响起,字幕一出,人各东西。这或许还有恋人。

2007.10.1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