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来 ⊙ 树叶的叶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诗几个

◎叶来



《秋歌》


门前的这堵墙,又立起来了
我不知道是喜还是忧,索性一翻身便爬了上去。
秋阳。薄暮。旧瓦。县后人民。
一下子沸腾了,
还是那秋风啊,苍茫
笼罩南朝北朝。


我举目眺望
水泥工地,日渐崭新,
而身边的钢构依旧,在它最寂寞的青春里,
无期限地拖延,没有拆除的迹象。


长长的墙哦,
就我一人,静默如歌。
心里默念
陇头辞调:念吾一生,飘然旷野。


这是何等的荒凉
我几乎潸然泪下。
哦,这是我的青春
骤雨般无限,埋入日渐松驰的皮肤中,
包括薄得像胭脂的落日里。


这秋风,
这部激荡了千朝的辞典啊
把我的这副头颅
借用阴山下的牛羊

挂在人世,欲绝衰。


2007.10.14

《悲歌》


盛宴之后,你们淡忘的将是一副鱼骨
或是一具生猛海虾的躯壳。我相信,海水打开的
不仅仅是泪水,而是鼓浪后留下的最为激越的苍茫。
这苍茫啊,
这县后
让人撕心的肺,在秋风的孤绝中
一点点剥落棹歌的
千朝风雨。
还是饮酒罢。大象之限,死于骨水,我通常就此一败涂地。


海水为陵,
天为涛。我的尸身不存。


然而,这世间的人太聪明了
我们都无法妥协,谎言和寡义。
就如垓下大风
我感于哀乐,就如天空不死,我将无法迎接它的盛大。


2007.10.17



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 江水为竭, 冬雷震震, 夏雨雪, 天地合, 乃敢与君绝!


《厝屋》


经年的风,一吹再吹,
吹散我多年的心事
隐在故里,像这座红瓦老屋
许多的颠沛
慢慢剥落
我涂满油彩的脸。


哦,这厝屋
这旧世纪的情人
这人世暂寄的东西南北,
有着昨日哪般的寂静。


旧墙老窗
锁着我多年的记忆,轻微闪过
那些不谙人事的秘密
就像我体内
失修的水份,有着无限缓慢的过程。
这便是我的青春
藏着枯荣和山水。


其实,这么多年来
我始终沉默
让更远的风刮伤我的眼。
是的,你是世间风景
尝过冷暖,但你始终轻淡。


而如今,当我把目光投向你时
我再次
触摸到你的洁净温情
就如那簇绿藤,无限向上生长
接近静默的黄花。



2007.10.23


《涛音》



独自走在海边
潮水
便把我的心事
泄漏给了沙滩
哗哗,一阵一阵
还算紧凑,
如同你浅淡的蓝,叙述着洁秋
最不为人知的愁思。


哦,这海风
这摸在胸口还在疼的天音海风啊
推动大海的浪花,
一点点解除我内心的屏障。
如同琴音
讲述我的身世
并且把我的身子
交给了这座岛屿。


虽然,留在沙滩上的脚步
还显棱乱
但它们瘦瘦地弯在我的心里
涛声唤起了往事
旧音画,
老格调的异国建筑
绝美于花间,提醒彼此日月的交替。


2007.10.25



《县后,这条湿漉漉的街》

我不打伞,秋雨滴在我的头顶
让我坚硬的头发
像一只斗败的公鸡
显得垂头丧气


哦,那天空最为透亮的淤泥,演出着人间的五味杂陈
这条街
这条我走了千遍的狭小街市
走过去,在右手
走过来,在左手
坟莹蒙上层层的灰,杂草梳理着秋风
看来许久不曾有人过来点香


然而大量的人民
从它们身旁经过,包括我
包括秋雨,这似乎有伤感的寂静
而我默默踩着泥水
它们溅上我的裤管,无法躲开


我听到裤管的怨气,一直走到更深的街道里
噢,这街道
像又黑又深的胡同
小贩们吆喝着:咸鱼三块五毛七。
虽然也有几间
时尚的街铺,琳琅的商品
就如它们的老板娘,神情麻木
看着这秋雨
连绵地下,从而断送他们今天的收入


我看着她们
她们打量着我
彼此都有些疲惫
像杂乱的民居上空,灰云无法躲开我的眼晴
隐约在浮世。在县后。


2007.11.2



《如果我伤害了你,希望你能一笑而过》


凤凰花木,
秋风急。


天为涛,海水为陵,
我欲以生,
佚我以老,
息我以死。
乃敢与已绝!


梵音悲咒,如大河之凶,
予我以大块。
昨日之伤,
咽如悲歌。


唉。唉。唉。
如果我伤害了你,希望你能一笑而过。


2007.11.4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