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来 ⊙ 树叶的叶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东新59路23号》

◎叶来



《东新59路23号》

1

从这里转到屋后,可以看到对面的山
中间隔着一条河
河这边叫水东,
河那边叫水西。
其实,这是本地话的叫法,
确切地说,叫列东列西。
1991年前,有座浮桥,记得开始是用水泥船链接而成的,
但更早的时候,是用木船链的。
夏天的时候,人们在船头纳凉,
大人们,小孩们光着膀子
往水里跳。
那时,天很蓝,云总会想方设法地
留在山峦上空,
有许多的欢笑。

还记得,那时我在外地读书,
放假回来的时候,
有时已是下半夜了,独自走在浮桥上,心里总是怕怕的。
因为常听说,每到深夜,都会有水鬼出现,
可是至今我还没有遇见过。

2

这便是你租住的屋子。
老厝。旧瓦。檐角指向天空,云层却厚重了许多,
像这座年久失修的老房子,
所有的木质、泥墙都有着
被岁月磨光的痕迹。老人们在门前的石礅坐着,
看花红绿水
走出走进。房客换了一批又一批。
小至,你就住在这里,
水东的一条小弄子里,
土木结构,四面采光
有天井,旧时的瓦,
一片叠着一片,如同对面的群山
混和着影子和尘土。

屋后有数株洋紫荆,开了又败,让人眼花缭乱,
这种被称之为"穷人的兰花"的树种,
并不需要特别的环境,
很容易生长。
就如你,租住在东新59路23号,随遇而安,人事莫辩。

3


曼妮坐在老易的身边。
老易其实不老,
只是人家叫他易老板,
而我偏叫他老易,
睡在我上铺的兄弟。
水西到处在都在搞建设,工地车横冲直撞
突突突,财大气出的样子。
这样的车
老易拥有几部。
夏天外头热,老易和几位工头
在他办公室打牌
我路过,就过来坐坐
他招呼,坐坐坐,烟自已拿。


我的这位老同学,
这些年做工程,赚了不少钱,成天打牌喝酒,
不时叫上我。
我在一家小公司,做点文字类的工作,
除了写些小宣传文章外,
大多时间也很无聊,此外写点小文章
赚点稿费什么的。


我在老易的办公室
走走翻翻
偶尔看一眼,他身边的女人,轻轻地吐着烟圈,云卷云舒的样子。


4


尚生,这鬼天气,他妈的的热,走,泡脚去。
老易电话我。
我上班呢。
上个鸟班,你那几片工资,
找个借口溜出来,我去接你,昨咱们去A城。
想想公司也无甚事,就答应了。


看看窗外
树叶慵懒得像街道上的空气,垂着头,无精打采。


一会儿,老易的黑色Benz
停在我公司门口。
上车后,车内的音乐是他听不懂的英文歌,
我一听,老鹰乐队的。
Welcome 2 the Hotel California !
什么,老易问。
欢迎来到加州旅馆!我说。
那里有美女香车。我补充了一下。
真的,哈。
Welcome ... California !
老易吼了声。


车窗外的景物,树叶狂乱地翻飞着,无序的村庄
像干枯的花,一片片地飞逝。两座城市之间,浮云移动。


2007.9.30

5

几杯红酒喝下去,你走得那么匆忙,
的士一路招呼。
突然想起,你说的一句话,
你再这样,我就不理你了。
知道,那次为你付了一次路费,但我这次不敢了,
只是看着你呼啸而去。

我抬头看了一下,
天空中的月亮,只有半个
在树冠上
像我走在秋风中,身边的树叶云一样飘忽不定。

其实,秋风将带走一切
就像你带着
那只酒瓶。
你说,它拿在手中
就记得前朝往事。
我说,小至,
它在我们的心中,浮云和秋风只属于这个世界
包括这只瓶酒,它的名字叫夜色。


2007.10.1


6


在那个城市,老易
也有几处工程
泡完脚,有人留我们吃饭
其实,喝酒
我向来也爽快
但对于红酒,我基本避而远之


尹至,跟我这位老同学喝一杯
老易跟对面的
一位女孩好象很熟似的,
对着我们说。
女孩举着杯子,口含夜色,说,叫我小至。
我说那我也喝红酒。
酒含在口中
心里暗想,多好听的名字
像开在夏夜里的花
它在彼岸
青石板的小巷子里绽放,带着露水的清香。


前面的头发向两鬓梳,
在她的额上,形成弧线
被光线分割,
古典细腻,有一种难言的精致。
而我抽烟,问她,抽吗
她点头,面含微笑,来一支
我告诉她
在另外一个城市
写点文字。
她说她初到南方,很少回去,这里的一切还好
没有北方干燥的热,
看不见雪的冬天,整个城市夜不眠。


窗帘微微地晃动
火车从我们的城市穿过
到处的霓虹,像你手中的那杯红酒,这种牌子叫夜色。


2007.10.2

7

说来真的不擅于喝红酒
一觉醒来
我打开窗帘
昨夜竟然
下了场小雨,窗外,缓慢的水从树叶滴下。
头还闷闷的痛
昨晚出席了一场盛典
挥霍了热情

光着脚在房里走,打了杯水
很不安
被褥里散发着樱草的清欢,但我感到落寞
带着揉碎的薄荷气味
有人在我耳边说
再见,尚生。

我似乎感觉到了幻影,
像所有的
疼痛,此起彼伏
并且持续地深入。

记得昨晚,小至说,去你那城市看看,好吗?
我不置可否
我跟小至说了许多
那里的一切,还有我不确定的爱。
但确定无疑,烟花散落在夜空
所有的人
喜欢沉浸和回忆。

2007.10.2

8

心有猛虎,细嗅蔷薇;盛宴之后,泪流满面。

这句话已无从考究

据说是在某小县城
有人在拆毁的断墙上留下的。

冬天来了
城市安静
喝大量的酒,而老易把人马拉到北方
那里有他更广阔的天空
总部还设在这里,只是他经常出差
我独自怀伤
景物人非,到河边走走,飞鸟越过河面,隐向群山。
抽七匹狼香烟,白色外壳
很容易咳嗽

有时候翻翻手机
想给小至发条短信
可是,电话本里
根本没有她的号码。
没有了小至的消息,天总是灰灰地蓝
蓝得荒凉
许多事物隐匿莫辩。

日子过得很快,
我嗅不到蔷薇的芬芳。浊酒。清欢。无所事。

2007.10.3

9


我和小至去散步,在江滨
人们纳凉。
风吹着,水面如镜。一只水鸟拍散些许微光
离开了人群。


不远处,一束烟花升起
在夜空随意找个位置落下
像盛开的蔷薇
和我们非常映衬
也许这是结果的一种
在内心开放。


尚生,记得吗
在A城我说,你能写首诗给我吗?
你说,当然,只是现在不行,
我问为什么,你说你不敢。


我说当然记得
还说,我要写就不止一首
你说,那好。
小至,现在可以开始写了
你答应让我写吗?


当然可以。小至说。
我们轻声交谈,对岸驶过一列火车,像我们的身体
清瘦,但有温度。


2007.10.4

10

冬日无聊,便到乡下会友
老巫,文学青年
过去常在一起喝酒
他家很偏僻
地处只有十几户人家的一个小自然村
抬头便看到高大的群山。
落日下
安详。寂静。归于虚无。

傍晚和老巫去散步
经过一座小桥,坐下来
对着冬日的景物
谈人事
周围许多草木都干枯了
有的落到溪水里
很快就不见踪影。
他说这桥叫鹊架桥,村里人家迎亲娶亲
都打这桥过,便停下
会多放些鞭炮
祈福新人

晚上在院子里喝农家自制的米酒
这种酒纯绵
酒劲足,上头
便想小至,越喝越多
到下半夜
露水打湿了裤脚,山色模糊,许多鸟儿都在沉睡。

老巫说要去西藏
到那里看看,打发一些时光。
那里海拔高,体质要好
我说怕我是去不了
放纵烟酒,内胎坏掉,咳嗽越来越利害。

2007.10.5

11

托人从A城带来红酒
是和小至喝过的那个牌子,夜色牌
我跟小至说
下次带上,我们喝


在上岛,我们不喝咖啡
喝红酒,不是夜色牌
室内光线恰好
灯光轻柔,很迷人
像小至的脖子
记得有位作家说过
女人最美的肢体部位,应该是属于脖子这部分
我觉得很对


小至笑着说
你是绕着弯子赞美人家
我说难道不是吗


我们不用高脚杯
特地选了透明的茶杯盛酒
一小口一小口地喝
说很多很多的话
我抽烟
小至跟着抽
抽着抽着
气氛便有些黯淡


小至说,有一种女子
像黑夜里的玫瑰
艳丽而痛楚,又像四处攀藤的蔷薇
没有归宿
我说是啊
她们在男人的生命中
煸动着黑色的焰火
使之余生沉沦


时间过得很快,像烟点燃后,吸着吸着很快就熄灭。


我坚持送小至回去
小至不同意
招呼了一下的士
上车后歉意地对我笑一下
回头对司机说
师傅,到东新59路23号。


2007.10.5


12


已是暮夏,天已经有了些许的灰
我们一起去看火车
在薄暮下
沿着河岸走
小至说,尚生
我们就像夜行动物,沿着河岸走是不是便有了方向。


我看着她
许多雨水在她眼里
清晰得像她说的话
在轻缓的风中
流淌着。
其实,我们都无法有颗淡然的心
愧对盛大
愧对夏夜
真的,恍惚的不是薄暮下的流水
而是我们内心那颗
寂寞的心
表面上,人事莫辩
而我们只能随遇而安。


这两天我的心情也很低落
又闻亡人消息
是啊,我们都逃不过这劫的
小至说,我们喝酒去。


突然下起了小雨
一列火车开过,很像开进我们的身体
就如经过一个小站
不会停下,没有任何结论。


13


我们打的去"欢唱"
一间颇具规模的娱乐广场
小至拉着我的手
很自信地走
而我似乎有点犹豫


看得出
这里的人,都有张笑脸,但并不纯真
不理他们,小至说
我说没事,你在哪里
就算我迷失在宫殿里
说完一脸坏笑。
找了个包间,点了两打啤酒
两包烟


低瓦数的灯光,神秘料峭,像不为人知的通道
让人进入了,便无法自拔。
歌越唱越多,酒越喝越少。
尚生,我们跳个舞。
小至拉着我的手。
歌声里唱到:
我听见有人欢呼
有人在哭泣
早习惯穿梭充满诱惑的黑夜
但却无法忘记,你的脸。


看着小至的脸,就像夜里盛开的蔷薇
细嗅之下
仿佛流水
在时光里蔓延,留下微妙的幻觉。


那晚回去后,小至第二天发来短信,说她整晚都在哭。


2007.10.6


14


打小至的手机
老是不在使用中
这几天很郁闷
记得那次小至打的回去,我听得很清楚
东新59路23号
便找个时间过去


没有看到小至
问了下房东,有没有像小至这样的一个女子
房东说,搬走一段时间了
我到屋后转转
紫荆花落了一地
许多花辫带着倦容,秋风一吹,更加像我眼中的泪水。


突然想起小至说过,有一种女子
像黑夜里的玫瑰
艳丽而痛楚,又像四处攀藤的蔷薇
没有归宿。


秋雨下了整整一夜,夜鸟拍着翅膀,
在雨中,朝着些许微光的方向飞去。


大至有些事有必要交代一下。
可以确定
小至离开了这个城市。
老易的生意越做越大
常打电话过来
说叫我过去
我说不了,在小城喝喝酒,抽白壳七匹狼香烟。
老巫去了西藏。
我依旧咳嗽。


给老巫写信
谈这里的一切,谈小至和我。
老巫问,有一点很奇怪,
从A城分手后,你和小至是如何再次重逢的。
我黯然一笑,给他发了条短信:我不告诉你。


2007.10.7


2007.9.29--10.7


     关于小至:


    算了一下,用了近3600多字,花了9个夜晚,多少个分行就不数了,完成了小至的创作。


    眼睁很疼,似乎是正在发炎,终于完成了小至的创作,天明后便去看医生,相信可能只是盯着电脑屏幕久了的原固吧。


    其实,很多年了,关于人性情感的主题,都没能一下子写那么多。说真的,是怕谈这个题,还是时光磨光了我们所有的棱角,一切的一切,还有我们的脸,渐渐失去了真实,显得模糊不确定。关于爱,关于羁旅,关于归宿,关于沉沦……相对于白日的喧嚣,夜晚的沉寂,所有夜花的盛放,都一点点地流露到我的写作当中来。或许,这是一部有关幻觉与爱,冷暧碎片的、人性自我幻灭的情感泄露,但我必须得承认,我暂时还无法从这巨大的漩涡中解脱出来。我们每个人都是主角,隐藏与公开,虚无与确切,延续与停顿,等等,用书写来完成一次微小的盛大,那么它依然归于虚无之境界,只有寓意,关于心灵。


     小至这个人物意象也是缘于04年的一次写作。刚好也是10月份。附诗如下:


《暮色里,沿着河岸走便有了方向》


沿着河岸,小至一直走下去,此时下着小雨
路上行人十分稀少
而我刚好路过


暮色中,在马路的两头,我们并没有打招呼
后来,我问她
她说,在暮色中穿行的动物
沿着岸边,便有了方向


我望着她,好一阵子,雨水在眼里
有些浑浊。那些过往我想了想,还很清晰


2004/10/25



2007.10.7凌晨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