茱萸 ⊙ 孟春尺牍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手札系列(4首,2007年10月)

◎茱萸



“我选择了人迹罕至的那一条,
从那一刻起,一切的差别就已铸就。”
                      
                    ——弗罗斯特




◆仲秋手札

我登高不见月亮,也不见天下微凉
故人疏,故人渐远,信札还停在手心
它烫、烫、烫。烫得胜过百合和菊花的香味

倾斜的高脚杯在这个秋天散布了无数
颓废的谣言,“我将率领台风大军下江南,
要将这片鱼米之乡里的全部河流,
注入我新鲜的血液。”

他跳胡旋舞,用生锈的嘴唇毁林开荒
而我则在一堆现代化钢铁里怀念过去的速度
我说,“仲秋风雨无味。”
它已气息微弱,沉默不语
不明媚也不黯淡的归途暮色四合
在夜行衣的掩护下
拿起手机,给一个空号发了无数条短消息
这是唯一被保留的动作


◆大運河

你只需要听到一种急促的声音
它来自低处,来自断碑残碣:
“自那个暴戾的帝王去后,我便枯萎了。
我的脸庞消瘦,我的绝代风华
顿减。如你们一般,和世界断了联系。”

它眼神闪烁,配合波光的潋滟叙述
我目睹无数尾鱼住进了旋涡花园
大运河是一个幽深的谜团,你解不开
所以怀古是一件不必急的事情
镜头回放之时
我坐绿皮火车来到这里,停在这里
站到这里,在藤蔓之间
断断续续地喘气,我感觉自己,快要散架了
仿佛这古吴越之地吐出的残渣,没有前世
也没有来生,像荒芜的沟渠
不会被挤压变形,也不会老去


◆花草市場

我看着我的右边,她静默地
仿佛植物学家的女儿
幻想自己是半丛水藻,一直沉下去
这根本不是一个适合打捞的时节
我喃喃,从巫山到高唐的绿皮火车频繁晚点
于我而言,它连接的是两个虚构的陈旧地名
带来的消息暗藏玄机,不宜外泄
它引来了水。水,水流向长满苔藓的舌尖
“你依旧改变不了植物的本性,你依旧
在冶艳的生活里,郁郁葱葱,吞咽爱情。”

六年了,我过着没有父亲的日子
已经六年了
我从来不知道我的父亲是否喜欢这些明亮的植物
他从来也没有提起过
晴天里的花草市场,在这个陌生的城市
没有高架、地铁、磁悬浮
没有发臭的河流、碰撞的呼吸和额头
我的恍惚离你们最近,离植物们的身体
那些半裸的、摇曳的身体,最近
我仿佛疼痛口腔里的那枚龋齿,干枯、
空洞、盲目、不知所措,狠命地拽住那些
吊兰、九彩杜鹃、丁香和四季秋海棠,
当然,你知道,也少不了  
菊、仙人掌、文竹和水仙,所有寄居在秋天
或不在秋天的忧郁灵魂  

翠色出口拥挤不堪,碎屑漫天飞舞在
眼神的旋涡。那个阳光温暖的瞬间
太沉默了,我觉得自己在它面前
完美得一无是处、没有尽头,
如同尘世饱满的情欲,以及你的
长长的眼睫毛。水色、弯曲、犹豫不决
你说:“有你,我就很快乐。”


◆會稽秋

这个秋天深入到菊花的心脏了
我们同是风中的江南草木,不冷不热
打算和自然法则商量一下,调整花期

你裙裾飘飞,打扫丛生的龋齿
时间的蜜色下颚,平坦如你光滑的小腹
我亦手持兵戈,与这满城的风声对垒,跳干戚舞

我们何曾救出过自己?与世界的谈判
只适合在秋天进行,它肃杀、悲凉、慷慨激烈
我偏要将自己置于高台,受上苍的问讯,姿态不改
我偏要,从乌托邦里抢救出不成器的众神
而我明知我的卑小、固执和微不足道,它们让风景
成为空白。它们拿万物取乐,交换我,
交换我们,交换……相聚、别离和黑暗

黑暗里,我们在越国故都拥抱和奔跑
我说,我能拿我的不朽和你一起分享吗



◆霜露浓

美可以没有起点,人生的一场大雾由此开始
遮住的不仅仅是我的光阴和赞叹
往更深处,更浓更耀眼。你的屏风、流裙和尺素
不能驱赶的是风,是半枯的植物和颜色

她意味着雪白、明净、寒冷和忧郁
她正走着漫长的旅途,不知疲倦
难道有什么东西比这更单调,更晶莹,更纯粹?
我们整理这造化的遗物,并编织与世界对抗的声音
她从来都不需要知晓时间的法则,只是加紧,
加紧攫取凛冽的开端,覆盖住通过的痕迹
你通过什么样的取暖来保存自己?
仅容侧身而过的甬道,狭小而阴暗

霜露浓,霜露浓,浓入这个季节的眉心
和眼角。你无法衡量这个季节的体温
于是我们的肉身,充满火焰的味道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