茱萸 ⊙ 孟春尺牍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乐府系列(9首,2007年08月)

◎茱萸



“衰老的夏天用一种单调的快乐使你裂开,
             我们瞧不起沉醉于不完美地活着。”
                        
               ——伊夫·博纳富瓦《戏剧》


◆南柯记

过长江的时候,火车带起一片碧绿
绻着翅膀的老蝴蝶,风流阵里的蚂蚁
不紧不慢地跟着。江不阔水不深
我们一起挖坑。埋下秘密、咒语和巫术
会讲故事的魔术师消失已久
等我醒来,世界干净得让我不认识

多少年了,我早已不像你们这般抒情了
我不喜欢你们所说的那种阴郁天气
在潮湿里,秘密迟早要发霉的


◆金缕衣

穿上和脱下都是一样的,
腐烂的时间机器
“久已退役,不堪再用。”
它闪电般掠了出去

杜秋娘们黯淡下来的眸子里又有了光泽
她们约定地点,击掌三声为信
回到那个没有人烟的地方
开个修理铺
“我要把那个腐烂的家伙翻个个儿,
透支着来使。”


◆广陵散

牙疼的嵇康还在怀念昨晚的西瓜霜含片
“六月廿五,忌迁徙、栽种,
我们的琴声为什么如此颤抖?”

养生学课程不好好学。那年的月台
停不下你那头小毛驴
老阮籍毛毛躁躁的性子也该改改了
怒易伤肝,哀易伤脾
要翻就把整个世界翻过来
“迷路可以用指南针。谁叫你
瞪着青眼喝酒,却用白眼生活。”


◆隙中驹

那一年的七夕,水温恰好
够轻轻濯足。你的安排是否妥当
“值此秋来,微凉,风景殊异。”
在这里,在这里等待
大雨。脚步。颤动。等待电光火石的
一击。乐器的脸庞
格外嫣红,红到骨头里的柔弱
抓不住

一张白纸和几行墨字。醉倒的地铁车厢
弥漫着湿气
我只需要这么轻轻地将手抽回来
时间便楞在那里不动


◆解连环

金质勋章、玉器,脱落的墙体和
蕾丝花纹、泡沫皮肤,包裹着闪光的躯体
这无边的空茫,弯曲的嘴唇

他病得很重,病得找不到自己了
故事没有尾声,关于那些年的爱和恨
都很虚弱、很怯懦
很不知所措

轻得记不起当年的重量了
也许是在街头,在前世的宫殿里
或者今生的地铁车厢
那一瞬间,你什么都没说
只伸过来一束,野蔷薇


◆陇上歌

壮士的马蹄音很脆,你第一次听
陇上的风声灰暗
这散乱的色彩,薄薄地紧贴地面
秋天渐近,那些过去的情节
那些植物:青草、樱花、白玉兰和野芒花
它们都是迅速变亮的事物

在陇上,有人试图复制早已落了俗套的
对话、唱词或拥抱
生命简单,天地开阔。所有的相遇都是可能的
我若碰上你,请你转告她:
“你爱的人像被挤压的水滴,
你爱的人,病得很虚弱。”


◆羽林郎

陌上花未开,草未青。这样的行军速度
有点慢。我骄傲的将军,我的美少年们
你们是这苍茫世界的非物质文化遗产
修我戈矛,薄如蝉翼的春风吹不破铠甲
你们可以放心地操练、演习、整装、上马
为心爱的女人们决斗,收集她们的泪水和欢笑
卷在衣袖里不离不弃

你们可以穿上绿色的袍子,这草色一般的
袍子。挥剑,骑射,夜观兵法,知春秋大义
唱军歌,大声朗诵忧国忧民的诗句
我的美少年们,这明朗的月色刚好
佐酒、猜拳、打猎,过过放纵的日子
怀念好时光,怀念聚散,甚至怀念
贴在所有瓷器上的斑驳的色泽


◆土不同

南方适合万物的生长
尤其是我们这样的经济作物
有的有毒,但可以防治百病
有的可以辟邪,有的
仅仅用来提供香气,或粉饰太平
温暖湿润的南方
需要坚硬的、明亮的植物
你问我
橘生淮南和淮北的样子有何不同
我微笑不语
那一年的收成不好
有人开始质问江东的土壤和树木

土不同,土不同。你喃喃自语
用汉魏的嗓子六朝的声调
“我选择逃到植物丛里去”

◆折杨柳

今生的阳光古朴含蓄
清晨推开门,打开窗子
那么多左右你意志的东西
曾经或正在如烟雾般浮现
少年,少年,
你鬓色犹青青,我这几年须发皆绿
如你一般,朝更广阔的天地里去

你没经过生离,没经过死别
这聚散的因缘如何勘得破
少年,你是我的另一重身份
人名经不起反复念叨
它们是容易在时间的腐蚀下迅速灰暗的事物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