茱萸 ⊙ 孟春尺牍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穆天子和他的山海经(12首,2007年04月)

◎茱萸



“脸同它最初的枝条分开,
低空中,全部的美都是警报。”
        
       ——伊夫·博纳富瓦

◆2007-04-12 精卫辞

我把春天碾薄,为的是
让你能更畅快地带着它飞

桃花如今是满树的
我们拿锁骨交换月亮
到花谢的时候
即使雇不起人点灯
也不用摸黑
在东海之滨搭起高高的帐篷了

我自西山来,背着干粮和木石
亲眼见证过英雄们的暮年
我曾发誓,要和柘木们不离不弃

我们的少年时代闪烁着鱼鳞的光
带上你的水寨吧
陪我,涉江


◆2007-04-14 不周山

几千年前的那场泥石流
似乎还没有从冰雪中苏醒过来
我扇动着翅膀,从高空盘旋而下

不周山脚的花开到了
共工鲜艳的额头
用尖嘴啄开花蕾
喂养森林

不敢北望,不要登台
引来海水清洗打斗的痕迹
等到头皮屑越来越多
发髻上挂不住铃铛了
我要在水里布满海藻的眼睛
和电影院里的商业片一起
盯着残缺的世界发呆


◆2007-04-15 刑天舞

我要换身新的袍子
绿色的、干净的袍子
跳刑天舞

他给了我一只杯子
“喝点水吧,它能让你的嗓子
少冒点烟出来”
我想起了那个叫瓦特的男人
他改良了蒸汽机
眼前的刑天,神色忧戚
为接下来的节奏和动力发愁

我们可以携带马达上路的
不跳刑天舞,还可以胡旋
你先逃吧,越远越好
我会在你斧子的桃木柄上
狠狠地咬一口


◆2007-04-16 穆天子

你吞下去的青鸟,该吐出来了
舌尖的涩味,和藻类植物一个脾性

把瑶池的影子拓下,搬回西山
众多年轻的物种开始驻扎到
此地的别墅群
“我打算在这里长住了,听你的呼吸”

我发动群众去制造柏舟
雕上鱼尾纹,三天三夜不眠不休
去贩运白圭、玄璧
这些东西都不曾在昆仑山出现过

大荒以西的投币售货系统在维修中
我远涉重洋去看你
架着纸风筝
一头栽在我们赖以生存的土壤里


◆2007-04-18 夸父曲

我的酒神,你骄傲地端起高脚杯
颜色暧昧的液体顺流而下
目光触及腮边斑驳的铜花

商场里出售石雕、浮云、精致的
跑鞋和击打乐器
它们有着黯淡的价格
他开始唱,“待到归鞍到时
只怕春深——”
他奔跑、落泪、肆无忌惮地笑
紧紧抓住太阳的小辫子不放
他号召所有嗜酒的人类
驾着私家车
或骑着蚂蚁、青蛙
跳过河水和渭水,到桃林去
做一名愤怒的快乐青年


◆2007-04-19 治水令

远在巴蜀的羊齿植物
细声细气地告诉我
大洪水过后,禹迹茫茫

大禹左脸平原,右脸沼泽
盘着一个王朝最原始的发髻
我们在羽山对弈,他执黑
先行。皱眉、跺脚
“是专家评审制出了问题”
他跟我说,冀州矿难
有一半人白白喂养了兰花

在堤边,我们互换信物
缠绕着他满身的水藻向我说再见
这几千年里,我敲了无数次朱雀门
大禹还是没醒过来


◆2007-04-20 抟土

我把你弄脏了,我的小世界
里面有被鞭打的痕迹
和色泽。丝丝入扣
阳光闪烁,它的表情平淡而坚硬

女娲从她的粉色小皮包里拿出工具
从镜子里看,我们的美妙江山
它的衣领、前襟、下摆和褶皱
都布满汗渍
她开始甩动绳索,慢镜头里
你我的容颜淡入淡出

铺在泥土上那薄薄的一层绿
亚热带。盛产各种水果
那一年我们开始种植草莓
修复面膜,给这个世界减肥


◆2007-04-22 射日

白棉布制成的手提袋里
装着十颗发烫的钻石
后羿紧张地手心不断出汗

宴会上的舞步,我的猎物
适合吞食小型怪兽
这场流浪中的厮杀拥有
扁平的情节
我不要朗诵,“一向年光有限身”
那一年的月亮和太阳
出现在同一个地方
夏天很快就滑到天边上去了
那一年的干旱
如丝绸般,慢慢鲜亮起来


◆2007-04-23 奔月

墨绿色丝巾和黑白木刻
在周末早晨,从水面浮了出来
河伯操琴、鼓瑟
为即将到来的太空旅行
贡献瘦身的鱼类食品
唱离歌

嫦娥翻开桑林地图
后花园、围猎区
珍稀动物保护协会旧址
标记鲜明的地方有巨大雕像群
仓库里脱落的绒毛
迅速后退到我们那个时代

你可以选择携带袋鼠或兔子
口香糖嚼到七分熟
月光皎洁无比


◆2007-04-24 涿鹿

是日狂风、暴雨兼浓雾
调酒师的衣裙下摆
略微带一点点湿气
蚩尤目光浑浊,他的坐骑
焦躁不安,体温不定

我有十万劲旅,与你相抗
我有强大的荷尔蒙旌旗
足以覆盖传说,足以
飘荡到几千年后的酒池肉林
轩辕氏身披黄袍,左半张脸
用来浸泡自己的秘密
右半张脸寄存在赤峰路的麦当劳里
泥泞的睫毛,不蔓不枝
牵挂着涿鹿地区的花草生长状况

我骑神兽,叼着虎符
奉命而来,在战场的边缘
种植一千种新的植物


◆2007-04-26 桃木

树下筑巢而居,东海辽阔
神荼和郁垒的生活
从此渐渐好了起来
透明发光体围绕在你的周围
我们射覆、泼茶、浣衣
倒行逆施
手工丝织品在那一年贱卖
度朔山上盛产野味
百鬼喧哗,他们要哄抬物价

桃木板长六寸,宽三寸
颜色黯淡,落满灰尘
定制业务还没有正式铺开
如何关注万物的生死
“我本生性凉薄,不能为此”
焚烧的姿势如此平淡无奇
神荼和郁垒的嘴唇
转成惨绿色


◆2007-04-28 洛神

洛水渡口的碑文已不堪卒读
你布衣荆钗,过幻想中的生活
一段来不及生长却
胎死腹中的爱情
奔跑的蝴蝶见证了
三月的那场溺水事件
顺着啤酒瓶矗立的方向
我们发现了你脱落的天鹅绒外套

冯夷跑来与我探讨本体论
三生三世,额头上的流水依旧清澈
我手中的万里江山只不过是
商场里打折的毛绒玩具
我手提重兵,涉水而来
只不过是想
亲眼看看洛水之滨的花朵
是闪烁,还是凋零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