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儿 ⊙ 月光的白色药片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十月诗章

◎冰儿



《损失是一场盛宴》

坡上的青草充满生长的欲望
斑鸠与黄鹂在枝条上演唱双簧
蜻蜓与蝴蝶谁更适合在草木上抒情?
这个露冷霜重的秋天,那个塞外的背包客参与了我的失眠
失眠比抒情让我更快地抵达一场盛宴

但蚕与蜘蛛还在纠缠不清中比试耐力
苔藓与灌木还在潮湿处较量谁更茂盛
而无人知晓,钢筋被困在水泥里,纯金正在炼钢炉中
干渴的道路在等待姗姗来迟的洒水
漫长的铁轨在等待一辆晚点的火车

我还在为拿什么赶赴冬天的盛宴发愁。
雪已开始在松针上制造来年的瀑布
我爱暗结珠胎的河流,胜过爱与阳光秘密结盟的冰川
良宵苦短啊,所以大好的江山只能献给一位勇士
幽深的大海将钟情最好的水手
朗朗清风明月,山河是一场盛宴

这个秋天,我日日目睹园丁在浇灌那片失水的花园
远处海中的游泳者正穿过最后一个波浪
大海夜夜奏响月光曲,无异于猛兽睡梦中磨牙
谁说深水中的礁石孤独?
夜夜浸淫涨潮与退潮的盛宴

呵口气,我被一张深夜的白纸吸走灵魂
如那朵前世的花蕊被饥饿的蜜蜂叮住
马在马厩里预备一场战役,刀剑正挣脱鞘壳
与其学铁匠在锅炉旁挥汗如雨,不如做个真正的勇士快马加鞭
十年韬光养晦,只为一朝赶赴兵临城下的盛宴

十一月即将来临,火车日夜推进
关键时刻,火焰中的凤凰提炼出最后一片羽翎
枪口下的鸟保持了最初的缄默
我却不知南方的凹陷能否暗合北方的节奏
河流干枯而长廊幽暗,你始终讳莫如深
讳莫如深是一种损失,而损失是一场盛宴啊
2007-10-9


《与海私奔》


似梦,非梦。野兽整夜在窗外出没
那些习惯在深夜裸奔的人们,从来不知道失眠的滋味
这不是鼓浪屿的错,一个真正的音乐家怎会有一个沉默的喉咙?
如此富饶的夜晚,却没有一样东西属于我
呼吸是风的,心跳是钢琴的,美声唱法是波涛的
如果于坚去年死去的那架钢琴能够复活
我可以献出的只有这双手
此刻坐在一只猛兽的心脏上与它对饮,我并不关心
谁是真正的王者,只恨自己分身无术
既不能参与一条鱼的呼吸,也无法分享一只鸟的心跳
看来只能在文字里过一回瘾了
好在我的笔下多的是好马好鞍
这不,仅半个时辰的功夫,鼓浪屿的半壁江山已被我揽入囊中
2007-10-14

“本地女诗人驻岛周”活动的一篇作业。14日晚餐后,因身患小恙,回木屋洗刷刷完毕即上床。许是晚上饮茶过多之缘故,身体疲惫不堪大脑却异常活跃,始终睡睡醒醒,昏昏沉沉。凌晨三点半至阳台凭栏观海,浪高,风大,月黑,天上有星星若干但不透亮,沙滩上有人打手电筒巡视。返屋取纸笔,就着海面隐隐绰绰渔火作此诗。

金银岛

什么样的光在穿越时空隧道?
什么样的火在波浪中燃烧?
我该用什么样的耳朵来迎接今夜大海献出的音符?
渔船、灯火、裹着微腥和草木香的风,仿佛都在暗示:此处非人间
大海的马达彻夜不息,我与驻扎身体里的船
共同见证了这场旷世交响乐
任何途经此地的幸福都因百鸟园的孔雀情不自禁驻足
所有途经此地的喜悦都被博物馆的钢琴一圈圈扩散,放大
鼓浪屿,这个凌晨三点独自在天地间弹奏的人是天生的贵族
一次次被黄金与白银充满,又任凭它们欢快地溢出体内
此刻我站在阳台,目睹前呼后拥的海浪们
用自己的方式庆祝这场来自人间的盛典
感同身受,想起金银岛这样俗气的比喻不禁笑出声来
仿佛我一夜之间成了天下最幸福的富豪
2007-10-23


《跨栏》

与其羡慕他人身体悬空的快感
不如亲自尝试
从脚到手,再到全身的每一个细胞
任凭它们打开紧张的皮肤
止不住颤栗,想要奔跑,发出呐喊
但一旦你起跳,腾空,定格于某一点
也意味着危险正在朝你逼近
这就是运动的游戏规则,永远在挑战一种高度
你的投入程度将直接影响游戏的质量
这时候栏杆是必要的
需要有意制造一种阻碍,使汹涌的血不至溢出体外
有意留出一段空白,让呼吸和心跳有恢复的余地
但那次只怪你自己,明知缺乏锻炼还要主动参与
上场后竟紧张得忘了该先抬左脚还是右脚
事实上你只作出一个跨栏的姿势,身体就已彻底虚脱
不得不接受,一个未完成的动作在漫长日子里
检验着你的耐心和承受力

2007-10-29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