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叔中 ⊙ 红色琼浆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诗歌1989

◎鬼叔中



 

◎ 六月

 
六月這鬼天氣
你惡性難改
渾濁的精血流進河道
你歡騰不已
雲層呀厚厚的雲層
閃電突如其來
可要千萬小心
別心懷鬼胎
別讓這把明亮的寶劍
把我不明真相就殺在樓梯口上
 
離開五穀豐熟的家園
六月是半途的浪人
六月正感到無處著落
仔細想想
父親正在農田施肥
山頭隆起草盛豆苗稀
大地母親她一副受孕模樣
 
六月還隱隱作痛
六月還需要等待天晴
 
1989-6-11

 

◎ 谷神不死

别再投机倒把
别再勾心斗角
别再去算人家肚里几条虫
别再长期外出
也别再沉湎于性欲
六月十八赤日炎炎
回到大收大忙的家乡去吧
千顷稻田上飞满金色瓢虫
帮父亲搬出所有简陋的农具
你也穿得破破烂烂赤脚下地
和仍旧保持艰苦朴素的农民一样
大可不必提防
水田的蛇无毒
你可以趁机把皮肉晒得油黑发亮
可以随便咀嚼新鲜草药
还可以想象你妻子
应该是个健康且勤劳的农妇
你儿子要在高高草垛上含着泪花
站在这片幸福的土地上
喜看稻菽千重浪
遍地英雄下夕烟
你又要告别苦命的母亲了
儿呵吃碗新谷米饭再走吧

1989-9-1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