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桑 ⊙ 扶桑诗选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灰尘筑巢的地方(诗十九首)

◎扶桑



   灰尘筑巢的地方

灰尘
也选择人家
象秃鹫
它不会随随便便落下

总在
打盹的灰尘
比秃鹫更早看到
厌世者内在的死亡——

          07.10.18






   如果房间有心

如果房间有心
如果房间有记忆, 如果
......它将选择坍塌!

你很久不到这里来了。
你让它空着。
只有灰尘是唯一的居民
整日无拘无束地嬉戏。
还有那些逃不掉的木家具
  不再穿的旧鞋子、旧衣服

有的人是吹进窗帘的清风
有的人来过象没来一样。有的人
所到之处留下一堆顽固的垃圾......

你埋头清理了很多年——

房间里仍有一股惊惶不定的气息
仿佛一只狗刚刚被痛击。

             07.12.30





   强者不知的事

我看见那片爬满蛀痕的丝瓜叶
垂挂于十月末的阳光下,每一缕
风,都使它颤栗——

我越长大,就越容易哭泣。
而我知道这是好的——我和这个世界的疼痛
那无所不在而又被忽略、被漠视的
之间长有细电的神经
                  
               07.12.30





     礼物

有一天你会感激那些曾公开或秘密摧残过你的
它把一个柔和的光中的
  更广大而无形的世界给予你——
在那儿所有的人和动物、所有生命
不说话,就懂得彼此的每一丝痛苦
            
               07.12.30





    那些日子的画像

那些麦茬还留在
悲恸止息后的田里——

那些暗礁。那些鱼刺。  

如果我必须为它画像,那我的回忆不敢触及的日子
我将不得不画上这些:
首先,因为紧咬而磨损的牙齿。牙齿。(你体内唯一的
坚硬之物)  
我不得不画上它:自黑发的沉默里泄露
白发的亮度。
一把斧子。它说“请爱抚我吧,请爱抚我吧”
一棵树。一棵开花的桃树被砍伐的根部——
一个瞬间翻转、倾斜的世界
水波样闪烁
——被毒哑了的轰鸣。
    惊惶不定的战栗。  

            07.8.19


    


    某人之生活写照

你被贴在这堵墙上已很久了。
边缘已破损。颜色
发白、黯淡——
看上去,有一种失魂落魄的茫然象
蜕下的蛇皮
(那蛇已远在
几百里外的深山——)

是一只你不知道的手
将你贴在了这里——
风很少吹来。作为一幅画
你几乎没被观看过。
一动不动的墙,半废弃的墙
绿霉点点酷似
青铜器上
  锈住的时间——

             07.10.18





     美男子
       ——某美国电视剧片段

它从你身后绕过来,很慢、很轻柔
经由腰部,再向上——
以一种微醺的弧度
宛如一路开着浅粉小花的藤蔓
那镜头攀缘着你的肉体
你五月鲜桃的肉体:
白皙的腿(微光流动)
完美的臀部(为一件黑色衬衫
半掩)你的一只手斜支在上面,姿势那么随意
矜持而诱惑
略略侧过的脸——
那高傲、冷淡、古希腊雕像的脸

谁在摄象机后面?
那摄象机的镜头,那黑色的、沉默的、仰望的
小心翼翼靠近的镜头
在窥视
  在暗恋
    在爱抚——

        07.8.19







   我与这灰发的伴侣

对于死亡
我已既无渴望也不恐慌
仿佛与这灰发的伴侣
已相携至暮年。
象两把扶手发亮的藤椅对座于茶几
落雪的夜
房间静默。暖气丝丝响。
水杯和书在各自手边
我们之间有偶尔的交谈......

            07.8.29


    




   你醒在同样幽暗的蓝色中


依然, 你醒在同样幽暗的蓝色中
很早很早
转向它的脸那么柔和——

在你窗前,黎明的海水
静谧
没有一丝皱褶

......你感到自己的心,那么小
呵那么小,象一滴泪
它正在融化,正在成形

它正发出梧桐树梢的那只
鸟儿,一模一样
轻颤的叫声——

                 07.10.12






    八月十六致友人书


是的,我刚看月亮回来
带着我的狗。大街上尘土味很重,两边的
梧桐树叶一动不动(多久没有下雨了?)
今晚的天空是一种暗调子的蓝
月亮,仿佛圆规画成——
但你看不到月光。城市的夜
月光,要到下半夜,当所有人间的灯火
熄灭——
我常常,在看的渴望与畏惧间
屈服于后者——
你是否也这样认为,美
会触动你心灵中柔弱的部分
美,会把你变成一滴泪水?
很久以来我就不愿意
让我的心,哪怕轻微地颤栗——
平静是耗能最少的状态
尤其对于衰弱者。
整个夏天,我患上了精神瘫痪症......
不,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事
发生。它只是又一次发作
它总不定期发作, 象一只坏脾气的猫——
        
                   07.9.26


  



    整个夏天我听到你的嗡嘤声


整个夏天我听到你的嗡嘤声
昼夜不停。哦,心灵的黑洞——
你蚕吃桑叶那样
将我一点点噬空

我似乎进入一个梦魇的国度——
那里树叶从不闪烁。时间
从不带来新的事物......
我或许在风化。也或许在生锈

              07.9.25





   精神瘫痪症的夏天


这个夏天无所藏匿。梧桐树叶昏睡不醒。
一种深深的
无力感,陈旧而又毫不陈旧。
紧紧,缠裹着你

——蛛网上的灰蛾。
那蛛网已成为它身体的一部分。

......无限的引力(头晕目眩)。
你知道
在你心里始终
卧有一个永不餍足的黑洞——

道路不再分叉,向任何意想不到的地方。
美好已被浪费。
你久已淡忘了口红。
——没有什么可等待。也没有什么可回忆。

偶尔,当风凉下来,还能袖手窗前
看:肿瘤医院上空的晚霞
怎样渐隐渐暗——

             07.9.22






   我们点头致意


我们点头致意
在深夜僻静无人的小巷
这期待之外的相逢仍使昏暗的
路灯,有一瞬间的闪亮——

的确某件事情已经发生
于两个陌生人之间——
仿佛海底的贝壳,踉踉跄跄
被潮水推撞上岸。在满月一无所知的

引力下——
               07.9.23






   诗人致他的读者



哦,你也听到了
那带我来此的声音?

就象两只不同方向的飞蛾
为同样的灯火吸引——
                     07.9.23





   微笑


树木已无叶可落。
风象狗一样“呜呜”
它满腹委屈。
公共汽车的疾弛不时,一个趔趄
停了下来:正值下班高峰。
司机焦急地摁着喇叭。
座位又冷又硬。
一天的辛劳使摇摇晃晃的乘客们
面无表情。
我盯着窗外的街灯:一串
发光的省略号,川流不息。
我知道这条路的尽头暗黑
夜里,还没有一盏灯为我点起
一扇绿漆剥落的门
  门背后融融的暖意.....
可我依然,悄悄红了。象黎明最早的霞光
映照的露珠——
我并未丧失它:爱,我心灵的
跳动, 这唯一的珍宝。
一病多年也未能剥夺。
                                             07.1.18






   夏夜


让我的心有所思慕宛如
丝瓜藤幼嫩的卷须
纤柔的曲线——
当无边的夜来临,没有云影的天空满是星星的露滴
让我的心也有它无言的灿烂
与晶莹。让我在这晶莹里停留一会

让我的心有所思慕——

让我吮吸世界的美——
                                07.1.16








    领跑的鹿:给一位女诗人


我们在后面
走走停停
有时一阵猛跑,有时
委顿在地,沮丧如叶落

她是早晨的田野
花香。泉水。绿意
深深而弯垂的果树
——忧愁与爱

优美地跃过凌厉的山岩
和荆棘。足踝上难以察觉的血迹
(嵌在我们肉里的
沙——)

我们在后面
哦,我们在后面
她是领跑者。但首先
是我们心灵的姐妹
                      07.1.18.








     南湾湖


那儿,人的喧声是多余的。
一头甩着尾巴
   低头吃草的牛却不。
牛粪也不。

半小时车程。我也很少动用
有时
我仅仅坐在屋子里
想一想它

人就安静下来了
滟滟随波
去远.....
哦,水天相接处,天水原一色

                        07.1.1






    去湖边散步


麻雀慌乱地冲出低矮的灌木丛
仿佛小学校门口放学的孩子,仿佛
灌木丛发出的一阵轰笑

(一片红的叶子慢慢地落......)

什么使我醒来,随路边的草地一起
发亮闪烁?
是早晨的露滴还是鸟鸣
向我注入了更多?

(一片红的叶子慢慢地落......)

从未象此刻
确知我活着。确知这颠簸人世真实的
美好——

(一片红的叶子还在慢慢地落......)                        
                        
                 07.1.1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8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