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巴 ⊙ 象形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六年,湖南境内

◎渣巴





火车夜里经过
河南。
夜的手指攥紧拳头。
凌晨六点多到达汉口,武昌停两分。

湖南境内散布着大小湖泊与水道。
河流之上架设桥梁,以便通行。
较小的河道,直接铺设横木,即可通过。
宽阔一些的河流,上设石拱桥,单拱加泄洪孔为一种。
多拱连续,旁边带耳朵,亦修得不少。
桥的语法,就是通过对岸。

湖南盛产竹子和人物。
这些江水倒贯形成的泻湖,在一年的盛夏
成为长江的鱼鳔。它的沉浮
决定农民的情绪和一个官方语言的颜色。

过了娄底,火车开始钻隧道。
隧洞,也是桥的一种。
她是“托塔木”,我是“王天子”拿大顶。
她没有叫醒我,她要等我睡醒,给我一个惊喜
告诉我,我们刚才总共经过多少个隧洞
“刚才,最后我都数不过来了,太多了,隧道”
隧道,已经超出她的辞典:高兴的十个手指。

腹地多山,
九年前,我做这趟火车第一次去贵州
也是经过这许多的隧洞。

2006-6-26
2006-8-16

(c)渣巴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8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