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来 ⊙ 树叶的叶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和光里1号》

◎叶来



《和光里1号》

住在这里一年多了,昨晚看到大月亮
肥得像猪,寄在这个老社区的上空

我基本明了
本地的月亮还挺像圆的

而这里的人,进进出出
老面孔没几个
住不长久,大多为出租户

人生暂寄,这是平常事
我算来也属此类人物,不跟陌生人打招呼

2007.8.28

《人生如寄和光里》

楼上的房子敲打多个时日了
老房子经得起锤打
地球人不知道,我知道

有人搬了出去,又将有人搬了进来
在里面熬汤,煮饭,做爱

2007.8.28


《和光里1号怀君西去良久》

——致诗人陈小三

楼下有个排挡,夜深炒田螺,嚓嚓嚓。
楼下有间自助KTV,门口香水姑娘身材恍惚。
楼下众多烧烤摊,白日收摊,晚上营业。
楼下有间超市,吞吐物质,但我发誓,没有进去买过避孕药。
楼下有间邮局,今天早上我去寄了一封信。

去年处暑,你在山东
今年处暑,我依旧在莲花二村和光里1号,推开阳台的窗,处暑雨,贵如米。

2008.8.28


《和光里是什么里》

我早出晚归
喝啤酒
提着头
走路
在莲花路
莲花二村站
停下脚步
问和光里怎么走
那人回答
和光里是什么里

以上纯属虚构,就像马兰花是什么花

还好有个总结:
去年夏天到今年夏天
基本躺在莲花,吃在县后
连猪都不如
吃喝全在猪圈。

人生如注,提着头颅走路。

2007.8.28


《和光里1号&老阿嬷》

从我家路下向左拐,走几步,似乎有个路牌:和光路
这是大体的印象,模糊得很。
从来都很少同这幢楼里的人打招呼
仅一人除外
是住楼下的老阿嬷
慢慢啊,慢慢啊。
她总柱着一支拐杖,家里的地板摆满了地瓜
从她家门口瞅进去,看得十分清楚
因此,我也很明白一件事
她是我们这幢楼的楼主
更像一个牌子,微微颤颤,温良,让和光里1号空不下来。

2007.8.28

《在楼道里》

整整一年,台风也经历了十多回了
这座大约88、89年盖的房子
和江头一带的高楼相比
旧得像位老人。
而我住在这里
住在这个房价高居不下的城市里
这似乎是幸福的
很像莲花的笑脸,而我却有着落日的霜白。
唉,浊酒经不起醉啊。
每次经过楼道,
借对面的灯火,喝下越来越浓的夜色。
雨停了,风走了,
喧嚣了太久的内胎
像台风过后的寂静,空落得没有一丝眷恋。
是的,没有路灯
楼道消化着黑暗
平静得轻微发烧,
就像有一次,一位变态者
捂着一位年轻女子的嘴说,
我要你的内裤。

2007.8.19

《怀君夏日之诗》

——致高盖

夜恍惚,与君醉饮成灾。
三千大排档,卖花从小卖到大。
从颜非诗中得知,你说:大好河山,当心怀敬畏。
"怀君属秋夜",
陈小三给了个提示。
而此时,当饮,划拳行令,让昨日宿醉再演三千遍。
来!来!来!
与清风饮。
哪管"清商随风发",咱们得意,不伤知音稀。


2007.8.2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