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儿 ⊙ 月光的白色药片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九月诗章

◎冰儿



《后花园观刺绣》

谁在他的地盘上刺绣?这片波浪起伏的丘陵,曾是他的后花园
夜夜只身穿过,把火焰与美酒一股脑儿寄存
这些年,即使客居他乡,主人的身份却一日未变
他曾在笔记上这样写:“他日王者归来,江山丰饶依旧”
但眼下的场景令他啧啧称奇
那白衣蒙面人真是一高明的技师
原来生与死可以这样拿在手上轻轻掂量
完整与破碎可以这样不分彼此拼凑成绚烂的壁画
真是座饱满的粮仓呐,斑驳的外壁隐约透出
汗水与欢乐交融过的痕迹
他正想着那枚多年前埋下的地雷
如今能不能找到置放的准确位置
蓦然眼前白光一闪,一张悲伤的脸将他击中
并放大他的愧疚,这个当年他参与了她全部幸福的人
现在他却不能接通她的血管,让体内的热血分担她的苍白
更无法阻止一把手术刀,在那片隆起的腹地上,雕琢花色
2007-9-12

《空城计》

一个在午夜刺绣的人陷入了重重包围
前方早已兵临城下,后方趁势揭竿而起
无论摇旗恐吓的还是派使者进贡劝降的
都怀有同一个目的:扩张各自地盘
那一刻,天上乌云密布,地上矛盾交织
而她紧闭城门,躲起来反复温习“空城计”


《铺垫》

天高气爽,骤雨初歇
秋天在南方闪耀着流水的光芒
罂粟花安于朝生暮死,我热爱纸上谈兵
好时光需要分享啊
我虚构远山有一枚温暖的浆果
为接下来的登高打好铺垫


《谁》

缺乏破釜沉舟的勇气
缺乏在波涛中提速的勇气
缺乏在风暴中登陆的勇气
缺乏在油锅中抽身而退的勇气

然而是谁使树夜夜长出新叶?
是谁让田野四季受孕?
是谁让她把碇板上的日子举到云上
当作此生的喜悦和安慰?


《中秋》

台风未至激情成为一种默契
雨落铁皮屋顶如隔夜之茶
谁在暗中推波助澜谁让水涨船高?
短信上的云在偷练凌波微步
琴键上的雨正起死回生
当她用苍凉的手势指向去年的明月
月光成为今生的圈套

2007-9-24


连环套

谁精心制造了这些套?年复一年,环环相扣
这个被某种发酵的液体唤醒的夜晚
天空又一次将它投掷到了人间
不动声色地发力,让大海的喉咙越来越紧,几近呜咽
此时此刻,大海这笼中之兽,空有一身擒拿的好本领啊
我抚摸着身边的啤酒瓶,幻想它能慰劳此刻的倦怠
事实上,我更希望它是一道闪电,来照亮一场秘密的飞行
或者瓶身魔术般地突然蹿高,高到足够作为某个禁区的标记
来阻止鱼儿跳龙门
当然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
此刻我最关心的还是那些企图从对岸偷渡的人
如何穿过茂密的灌木丛,抵达宇宙寂静的心脏
可悲的是,我在湿冷的沙滩这头担心着他们的安危
浑然不知沙滩另一头,他们早已熟练地穿越铁轨
正以烟对烟,接上了火

2007-9-29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