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剑钊 ⊙ 汪剑钊作品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曼杰什坦姆:亚美尼亚(组诗)

◎汪剑钊



亚美尼亚

1
就像威风的六翼公牛,
这里出现了人们的劳动,
于是,静脉充满鲜血而鼓胀,
冬天来临前的玫瑰盛开。

2
你轻拂哈菲兹的玫瑰,
照料孩童似的幼兽,
你耸起了乡野公牛教会
那八面棱角的肩膀。

你全身涂满喑哑的赭石,
你整个在山后的远方,
这里,从一个装水的茶盘,
就可以涌出一幅小画。

3
唉,我什么都看不见,可怜的耳朵也已失聪,
各种色彩中只给我留下——铅红和喑哑的赭石。

可我不知怎么地开始梦见亚美尼亚的早晨,
我想——我要瞧瞧山雀怎样在埃利瓦尼 的画中生活,

跟面包玩捉迷藏游戏的面包师弯下身子,
从炉膛拽出扁形面包湿漉漉的外皮……

唉,埃利瓦尼,埃利瓦尼!或许是小鸟画了你,
或许是狮子走出彩笔盒,像孩子似地掰碎你?

唉,埃利瓦尼,埃利瓦尼!不是城市——而是炒熟的核桃,
我爱你大嘴巴街道那些歪歪斜斜的线条。

我弄脏混乱的生活,就像毛拉 弄脏了古兰经,
我冻结了自己的时间,让炽热的鲜血不再流淌。

唉,埃利瓦尼,埃利瓦尼,我什么都不再需要,
我根本不想要你那一颗冰冻的葡萄!

4
你给自己挑选颜色——
文具盒上的狮子
用自己的爪子
抓出了半打铅笔。

垂死的陶土平原
和颜料店火灾的国家,
在石头和粘土中间,
你忍受褐色大胡子酋长。

在铁锚和三叉戟的远方,
安睡着黯淡的大陆,
你看见所有热爱生命的人,
所有喜欢绞刑的统治者。

这里,女人们走过,闪现
自己狮子般的美丽,
像儿童画一样朴素,
不曾让我的血液不安。

我多喜欢你凶险的语言,
你年轻的坟墓,那里
字母是锻工的钳子,
每一个单词——是卡子。

5
蒙住嘴巴,像蒙住湿漉漉的玫瑰,
双手紧握八棱的蜂房,
整个清晨,在世界的边缘,
你伫立,吞咽着泪水。

因为耻辱和痛苦而断绝
与东方大胡子城市的来往——
这不,你躺在颜料店的卧床,
你身上致命的面具被掀去。

6
用头巾把手臂包裹进加冕的野蔷薇,
裹进赛璐珞 荆棘的渣滓中,
请勇敢地使她陷入,直到发出脆裂声……
我们将不用剪刀采摘玫瑰!
可是,你看,为的是他不会很快凋零——
就需要玫瑰垃圾——薄洋纱——黄精花瓣——
为了做雪白特  ,就需要既不能榨油,
也没有芳香的无用小果树。

7
擅长使用石头的王国,
亚美尼亚,亚美尼亚!
召唤喑哑的群山拿起武器——
亚美尼亚,亚美尼亚!

永远飞往亚洲银白的小号——
亚美尼亚,亚美尼亚!
慷慨地散发太阳波斯钱币——
亚美尼亚,亚美尼亚!

8
不是废墟——不!可是,巨大的圆形
森林采伐场,
野兽和寓言的基督教被砍伐的铁锚样的
橡树墩子,
柱头上石质卷筒的帷幕——就像遭到洗劫的
商亭所剩的商品,
像鸽蛋一样大小的葡萄粒,卷形的公羊角,
尚未玷污拜占庭的鹰隼,竖起了羽毛,
张开一对鸱枭的翅膀。

9
雪地的玫瑰十分寒冷:
      塞凡 的积雪有三尺深……
      山地渔民拖着彩绘的蓝色雪橇,
      肥胖鲑鱼有须的嘴脸
      在石灰的湖底
      执行警察的任务。

在埃利瓦尼笔下和在埃奇米阿津 城中,
      巨大的山峰吞噬了全部的空气,
      为了让雪花在口中溶化,用陶笛
来迷惑她,或者用木笛驯服她。

画纸上的积雪,积雪,积雪,
      山峰向嘴唇漂浮,
      我觉得寒冷。我愿意……

10
在贫穷的村庄,泉水
鬃毛似的音乐多么华美!
这是什么?纱线?声音?预警?
回避,回避!让我远离灾祸!

在湿润的长调之迷宫中,
那样窒闷的雾团不停唠叨,
仿佛水中的少女降临,
来到地下钟表匠家做客。

11
哦,斑岩花岗石发出咣噹声,
农夫的马匹磕磕绊绊地行走,
潜入国家响亮的石头
那光秃的底座。
而随后是一小块奶酪,
稍微调整一下精神,库尔德人在奔跑,
使恶魔和上帝和平相处,
每人获得一半奖励。

12
蓝天与粘土,粘土与蓝天。
你还想干什么?赶紧眯起眼睛,
就像绿松石戒指上近视的国王,——
在响亮的陶制书籍上空,在书籍的大地上空,
在化脓的书籍上空,在令我们痛苦的
珍贵的陶土上空,这陶土就像音乐和词语一样。

13
我永远不再会看见你,
近视的亚美尼亚的天空,
我再不会眯起眼睛看一眼,
去看亚拉腊路边的帐篷,
在陶版作者的图书馆里,
我再也不会翻开
美丽大地空心的书籍,
尽管它是初民们学习的依据。
1930.10.16-11.5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