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沙 ⊙ 落荒而逃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雨,一滴滴下过来

◎沙沙



<雨,一滴滴下过来>
——致我的诗歌朋友

酒至半酣,一群人起身离座
英俊的门童,为大家拉开玻璃门
你被你满身的酒气、泥土的
味道,撞得低下头去。六月炎热
和你此时的面容多么相似——

红润、光滑、热烈,人群
蜂拥而出,没有人能分辨
你、我、还有他,骨血里的
异质,有些话语不需要
说出。你选择叛逃
走另一条路,你带着
我们,跑遍了小城的
街道——燥热的人流、焦灼的
灯影,渐渐离我们远了——

从云龙山山麓一路下滑,再低一些
就滑进晶莹的水域里,仿佛
一棵棵轻柔的水草,小心地说起
我们的诗歌,说到浩远无边的
精神领域,说到风从一轮圆月上
轻轻吹过,雨一滴滴下过来
这一刻我们真的醉了,这场雨
淅淅沥沥的,就要淋湿
我们的一生——

2007/6/30/


《黑夜到临》

渐次走远的,是那些临近的
灯火——是暮晚时分
一次艰难的分手,阳光中
我和你共享的一把红伞下的浓荫
是晨风里,我轻轻晃动的
儿子,襁褓中的哭声

这漆黑的夜里,如果我愿意
拂去老榆树繁密、僵直的叶片
能看见,我迎着朝阳,一路
奔跑的身影,鼓涨的书包,像我
渴望生长的身体、飘满云朵的
天空。再早一些,还能看到

露水垂落在我晶莹的睫毛上
看到妈妈阵痛后,满足的笑容
爸爸扎实的亲吻,奶奶缠裹后的
小脚支撑着,颤巍巍的黑布长衫
挽起的发髻,漆黑、浓密,是
众多亲人的眼睛,渐渐稀疏的

信笺,看着我爬坡、转弯
被荆棘绊倒......我已经
离开的那么久,几乎忽略了
铁栅一般的窗格子外面
透射过来的深深浅浅的月光
在黑夜到临后——

2007/6/25/


《风吹过草叶......》

风吹过草叶,吹过树梢
吹过麦田里待收的谷穗和杂草
吹过我的发稍、裙裾、脚踝,也
吹过了我正在低吟着的歌曲、眼眶里
饱含的感恩和泪滴。这时候

我多像一片飘荡于虚空中的雪花,洁净
雅致,有着纯诗的颜色,风吹过
才显露我粗糙的手指,孱弱的
身躯,我那不食人间烟火的头颅
是黑夜中亮光闪闪的星星,被风

吹过.它低垂、叹息,理想和现实
只是劲风吹过,恍惚中
忽左忽右的摇摆,我为我
褴褛的衣衫俯下腰身,才
亲吻到了我的泥土——

黝黑、咸腥,类似汩汩的
血液浸染着茉莉花的清香
风吹过,仿佛吹弯
我——一丛青绿色的
草本植物的根茎

2007/6/21/


《夜晚的声音无所不在》

夜晚的声音无所不在,黑暗中
滑过透明的玻璃幕墙,她听到
皱纹生长的声音,结霜的发丝
一根根地掉落下来,仿佛苹果树下
一地星星的碎片。猎隼收拢翅膀
两片树叶凌空舞蹈,交换眼神、慰籍
这时候,她抱住了孤独的肩膀和听力

渐渐强劲的风声里,有人唤出她的乳名
有彻夜不息的咳、弯曲的背脊
有一双冰冷的小手,感受
经久不褪的温暖。有骨头敲打骨头的
声音.簌簌的,一场雪下了二十年
都没有掩住爸爸坟头上的草。月光铺满
山路、麦田以及隔壁房间里
儿子梦呓中的酣眠。无所不在的
静谧中,她牵住了,用爱缝缀的
时光的黑色衣角——

2007、6、17、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