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来 ⊙ 树叶的叶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同一首诗。小初之诗

◎叶来



《同一首诗070906》

你是我所知的狐仙,温情,饱含洁净
青衣长衾
如轻轻掀起的雾气
在路上升腾
慢不下来
从山上到山下,像这个句子
有车灯把它延伸

秋鸣山上
雨一直下
我们在寂静中,看尽了山峦,看人生
像它们一样起伏,略有忧伤
小初,你说
你一个人会来这里走走
我可以想象
你轻缓的步子
就像那些山峦
静默着,没有飞鸟,它们已有归宿,而我们却放不下漫漫的长夜。

雨还在下,秋日让人怀想
狐仙出没,美目盼顾。

下山的时候
相思树依旧宁静
灯火眷恋天空,雨水深重,今夜落叶他年成冢。
走出树林,
那人回过头去,一时很难平静下来。

2007.9.6


《同一首诗070908》

小初,你回来了
人群中
那个着青衣的女子,步子轻盈
像极了春梦
做他人的娘子
双手向下一压
说,久违了

五月,不再有桃花吧
凤凰花木
一直摆着你的消息
雨水一直下
使那人听了整夜的雨滴声
想整夜的明朝事

记得醉了就醉了,而再杂吵的声音
又奈何了什么
唉,再打些酒来
让头颅飞遍天空

2007.9.8


《同一首诗070910》

在角美,给你发条短信:去年夏天,凤凰花木
才发现手机没电了。
那人隐于暮色,独自喟叹
猪肝的脸
没有泥巴的干净。

记得去年,三两大排挡,
美人看了三千遍。
而小初,你静如夏花,举杯若水
像极了江南丝绸
其实,这个比喻不很恰当
认为纯棉才是你的本色。

你醉饮三千,凤凰花影,仿若醉蝶
压了压翅膀,说,来,喝一杯。
树叶晃了一晃,竟两年
那人一直唠念着:去年夏天,凤凰花木
短信始终没有发出去。

2007.9.10

《同一首诗070910(2)》

一个人在寂静里
点一支烟,
在午后,用烟圈渲染旧日的灯火,
像和时间的耐力奔跑。
唉,缓慢啊。

那场小雨轻轻地下,
山林,石径,相思之树都有难言的寂静。
是啊,我吃了毒药,
仿佛让自己轻松,
其实,我害怕遇到狐仙。
所以我说笑,
却不敢大声。

真的,小初,我又删了你的短信。
我无法像清风一样坦荡,
我只想像相思树叶一样,
细小地想念,
并且回到小城去生活,
还有,艾草、菖蒲都买好了,
带回去用生火微制,
这样香味会不散。

2007.9.10

《同一首诗070911》

小初几年前出现过一次
在闽西北的一座小城,那里有一条安静的河
我们在河边散步
偶尔弯下腰
拾不知名的小花瓣
撒进水中
或看水西的列车
咣当咣当地开过,我们轻声交谈
没有船经过
水好像是静止的

我就抽一支烟
想想河水什么时候会暴涨
相信那样
会带走很多东西
那时,她说她又要走了
那时,心真的好乱
一首歌又开绐唱到,走,一个人走
走了累了,心却碎了

紫荆花一年要开三次
盛大,整个小城市都红了
偶尔看到的几株法国梧桐树
却沾满了飞尘
真的,一个人的城市
会有些孤单
小初理了理头发,说。
我还是抽烟
河面上有只飞鸟,却没有风

她直接谈到,有座城市长满了凤凰树
别名又叫:红花楹
开出的小花
更加盛大绚烂
“叶如飞凰之羽,花若丹凤之冠”
我说,好美的名字
一片云飘了过来
天色渐渐暗了下去

我说,我们回去吧,我们还没有吃饭呢
2004年夏天
河水依旧安静
天空薄得像流水
树叶一片一片向上卷着
我们俩,站在亲水台上,眺望一列火车转过一个山道,向南驶去

2007.9.11




《同一首诗070912》

小初,举起这杯酒,我发现,我开始慌乱了
就像那1978年的保温瓶,
我们俗称水瓶
一不小心就碰伤了茶几。
其实还想说一句
多余的话,茶几用玻璃做,太脆弱了。

窗外阳光很好,没有雨,各人怀着各人的心事
看那人的脸还在鸽子上

还记得吗
上秋鸣山。
我们的头发,都是湿漉漉的雨水
秋日之水,起舞之时啊。
辛十四娘,水袖三千。
暮色黛绿,似夜雨叩门,木门发出轻微的碰撞声,
像刚出生的岩鹰,哺哺待育。

我理了理头发
它们不再乌黑,漆黑的是树林。
便转过头去,
繁华尽在眼里。关于那是一部旧电影
镜头慢慢拉开两人。

小初,你在笑
我远远地看你。
我听说,狐仙一笑,眼睁不但迷人。
会死人的。
我更听说,许多书生因为这样,不要命地往树林里走。


2007.9.12

《同一首诗070913》

去年夏天
我来去这个城市,在一个很偏的地方
租了块地,很像夜行动物一样
工作,看对面黑洞洞的工地
喝大量的酒。
来这里看我的人,渐渐多起来
印像中
你是第一个,
穿淡淡的小碎花连衣裙
我们进行短暂的谈话。
其实,小初,你来过这里三次
其中两次印像深
一次模糊。
这里到处是工地,尘土飞扬,很不合适你的到来。

风很大
像我的头发
我曾写过:它们更像县后这块土地
有着尘世的慌乱。

还有一次
冬天来的,那次是你唯一的一次独自过来
带着一张请柬,大红的,烫金的
似乎是穿着略带红色的冬衣
真的很模糊了。
我计算了下时间
然后把它压在抽屉底下。

那阵子,工作很单调,喝少量的酒,看对面的工地,
楼层一层层地加高。
天空在它们的顶上,偶尔看见一架飞机飞过。

2007.09.13

《同一首诗070913(2)》

加班回来,写诗抽烟喝酒,咳嗽,不停地咳
小三说,他是个酒量很差的酒鬼,
成本低,
而我是个德行很烂的酒鬼,
成本较高,喝三千排挡。

逢酒必醉
逢狐仙必被所迷

某日,一书生进树林
见小初微笑
提酒相迎
众多男女
畅饮,书生大喜欢,酒肉三千,不知怀伤,大醉归。

次日酒醒
查手机短信:整晚整晚都梦见你喝醉的样子。
小初,你下的药太重了。
你持酒的样子,
我记得,
这杯酒下了草,就算是毒草,
我都已喝下了。

我还是咳
知道昨晚又下了场雨,我仅仅是提着灯笼
到林子里走了一圈,
相思之树刻着:某某人到此一游。

2007.9.13


《同一首诗070915》

今晚把车停在街边
看两边的路灯
想你发来的短信,就如街灯,一直刺着我的双眼
小初,你生气了
是吗

台湾街上
商品众多,妹妹何止几千
那人摸把鼻血
+用矿泉水
洗了把脸
泪已满面,想两日前的辗转不眠
不是莲花给的
不是。还好暮色加重了
那人的脸,在云层上
压着灯火的城市
记得去年,到乡下
去了一间寺庙
是道教之地,无狐仙出没,而我不得不小心
双手合什
菩萨保佑
我酒量不好,因贪杯,曾遇狐仙

请原谅我,一年多来
酒肉何止三千,毒酒小生已饮三百杯,只为再见狐仙。

2007.9.15


《同一首诗070915(2)》

小初,你走路的姿式好美
轻盈地来
时而加快步子
不要
你还是慢点吧
不要像秋日的凤凰树叶,被风一吹,落得迅疾。

秋风你慢点吧
像小初抽烟的样子

小初,第一次看你抽烟,让我惊讶
好美,真的
一路排挡,
千人宠爱。
记得那次,
尘土喧闹,你饮酒三千,凤凰花落尽了整条街
从此那里,人间烟火,异常安静

好久都不曾去过那边
我想有一天,我还是会过去看看
去喝场酒,叫上众多朋友
就不知道
你去不去了
是秋天呢,还是夏天。
不知道,有雨的时候
你喜欢不喜欢去。

我想,两个季节都合适,就像我们两个人去一样。
我想,还是抽支烟吧,
想一想,你抽烟的样子。
用大拇指和食指持烟,吸上一小口
轻缓地吐出。

2007.9.15


《同一首诗070918》

下半夜了,喝酒才回来
小初会说,
你这德行,我也受不了
唉,抽支烟吧,我想说,但不敢打电话给你。

莲花还是一片灯火
美人们还在欢唱
在屋里
翻阅你的短信
用尼泊尔火柴点烟
想去年夏天
对你说,偶尔私奔一下感情
偶尔开小差
但我不敢说,
我喜欢
在酒桌上看你恬静的脸和笑,听你说话。

喝大量的矿泉水
在阳台
看天空云和灯光一样悲伤
小初,我想
我该走了
离开这个城市
可能会去云贵高原,
那里的山
有成年的积雪
就像你,温润,月光一样。
会去最偏最偏的地方,看孩子们泥巴的脸,
教他们读书识字,
或者,找个不知名的小县城呆着
开出租车什么的。
小初,你要好好保重
我可能停不下来了
那里应该有我的南北,
但我还是会写信给你。

记得小三的诗句:人生无南北,身体无东西。
我想我还是个俗人
没有这种境界。
我会给你发条短信:
凤凰花木,身体并非无东西。

2007.9.18

   继续完文艺小初的写作后,又要继续俺的县后系列了。各位看官,这里要说一下,小初这个人物意象,是在2004年的冬季构思出来的,当时俺是菜鸟,写不出好作品。

一转眼到了2007年,当这组诗创作出来后,有两个如果要说一下。一、如果此诗对您构成了尺度;二、如果此诗您对号入座了。那么,这组诗也许有希望构成"好诗"的文本的基本条件之一。

这里提一下葵这种植物,据某一种古老的说法,葵科植物是一种能将心灵自罪恶的激情中解放出来的神圣植物,其妙诀就在于它们那种朴实浓郁的香气。我反而认为,这种香气会不会是我们人性中最为脆弱、迷惑、柔软的一面呢。其实在这个人物意象中,始终认为,它是仙女和魔鬼双重性格的结合体,鉴于某些外部因素的干扰,我暂时无法完成对这个意象持续写作和进一步的"放开"。

谢谢大家,我无法把她写得完美充分,但希望小初是你们最初和最终的所爱。

另附,俺2004年冬文艺小初的菜鸟作品:


《河水》

小初来到南方,
十年前,
河水涨过两遍,
还有一些树还来不及长高
在水中,摇摆不定。

她指着水面,说:
喏,那棵肯定是我了。
说完,慢慢走开。
记得那时,很多人的心都十分潮湿。

后来,小初到了更远的南方
春天更潮湿了,
这么一呆,
已是多年。
去年回来,
这里的河水已经安静许多。

2004/10/22


《街凉》

我不怕冷,
喝冰镇酒。
在东安路,街凉,路人寥寥。
这里少数的人,
敢于深夜回家。

这条街道,被树冠遮得严实
趁着夜色,阴沉着脸。
我想对它喊一声,
然而,树叶哗哗地响
惊起露水,
在脚的两边。

小初说,走吧,
我们回家。
2004年10月21日,我的酒意突然醒了。

2004.10.22



《电影》

小初独自一个人吸烟,
在这个并不明媚的冬天。
大片的落地窗
让她心情十分透明。

马路上,粉碎机敲打着地面,
巨大的撞击声
沉闷地传来,
从夏天一直延续到现在。
而路边的香樟树叶
就缓缓地落了。

她说,我好想重重地抱你一下。
看着她脖子上
洁净的肌肤,我无法言喻。
还有她吸烟的样子,自由自在
多像一部电影,
独自放映。

2004.11.1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