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来 ⊙ 树叶的叶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写首诗给你吧》外二首

◎叶来



《写首诗给你吧》

——致YL

想了一整天了,
还是写首诗给你吧。
凤凰花开
绚烂,在海山路
你小小的动作,
让我感动得一塌糊涂。
"天会下雨的"
你给我夹菜的细小动作
让我有些慌乱。

这么多年来
温暖的手似乎太少了
而你是特别的一个,
像凤凰木细腻的叶脉
清晰得如夏日的雨水,
一碰,便知道
你是个多么善良的女人。
你忧郁的脸
像伤口一样疼痛的文字
不如你今日的动作,
宁静,缓慢
湖水的表情。

真的,我无从感恩
还是写首诗给你吧。
知道你
在这个城市,
曾隅于某小区,出租屋内
写着你有关爱和痛的文字,
它们打动了许多人。
而此,你曾病了
你想歇会儿。
我想,歇吧。
"飞扬的会落下……"
慢下来,
就像你喜欢的秋天。

事物啊,
它们一闪一闪,
在你的眼中,城市的表情
被你消化得多好。
因此你来来去去,
平静得如一片落叶
温良,轻柔
内心的绽放,除了眼泪
还有你,想要的平安生活。
是的,万物啊
它们是我们的恩海
它们会祝福你。
让生如夏花的刺桐
在你的右手绽放。


2007.7.2


《幽香》

我想写一首伟大的诗歌
它的题目便是《幽香》
你们进入过吗
那里水草不安,寂寞啊,忧伤啊
烦燥,没有归宿
一封封的邮件
漂在水上,没人去理会
他独自翻阅,关于爱,关于流浪,人民像一所好大的屋。

正像今晚树梢上的月亮
教育着我
热衷于窥探。

啊,幽香
人们在欢唱。达官贵人,贩夫走卒
几片砖瓦便建设了一座大厦
他们邮啊,邮啊
坚挺,伟大。这并不是庸见
是一所尚好的容器
像这座城市,良好的建筑,奋力建设的道路
挤满了尘土。泥巴还好,安静。
阳光扶着所有的目光
便一针见血,指向县后,一块弹丸之地
象征幽香中很小的部分
工地,尘埃,打工的人们。

然而许多人都博了
却忽略了幽香。
正如我,少了赞美,在这城市广场
荒凉得像只路灯,没有了月亮的清晖。
它的投影,像冬日的霜
绕过坟地,有人经过,留下怨气。

你幽香了吗
你经过了吗
妹妹蹲在路边,尘埃,菌类,大肠杆菌
陪你在落日下流浪,
仿佛无谓生命。
我静静地站了一会儿,
时间缓慢,一切在她们的脸上滚烫着
而我在幽香里看到了凛冽
或许她们有人终将
成为香水姑娘,
不是香奈儿的那种。
像我有一次
经过金尚小区,小姑娘问:
先生,你按摩吗?

我们走吧
幽香里渐渐回响
巨大的悲凉,如压抑许久的声音
人们如莲花夜摊
胶着着烧烤,情绪澎湃。
你薄衫少女。
你私家车主。
你夜摊老板。
你贵州未成年少年。
你弱怯地活着,烤漆的脸没有泥巴的干净了。

众生啊!
明朝的帽子,光明的顶。
它们在幽香里如此喧闹,
可还有许多人民
在铁皮屋里,赤条条地爱着。他们制造着生命
却带来了人世的苦难。
是啊!幽香啊
别太拥挤了
我的笔墨会淡得像落日,
涂在县后每一块工地的上空
太像我们内心的伤疤,疲惫不堪。

2007.7.19

《在高处,想到我在海水里撒了一泡尿》

你们浪了,你们挤满了整个海岸线
让海水拍打你们的肉体
你们欢笑了
你们哇地大叫
而在高处的静,就像我
轻薄着
抽一支烟
落日暖人
我在烟圈里坐了一个下午,看出众的人们,有些感伤。
真的我不知道我罪在哪了
我甚至想纵身一跃
来到你们中间
你们的欢笑我试过
在海水中
我曾经撒了一泡尿
其实,那是我坦荡不起来的一个小动作啊。

2007.8.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